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阴阳师
    正当郑景仁尴尬的吃着拉面时,外面忽然传来二乐芽衣惊慌的叫声,以及男子调笑的声音。

    老板听到女儿的叫声,连忙转身掀开帘帕出去,郑景仁也端着剩下的半碗拉面走出。

    二乐芽衣旁边有两个穿着狩衣的阴阳师,不过他们的狩衣颜色是青衣黑裤,跟玩家有点区别。

    其中一个较胖的阴阳师抓着芽衣白皙的手臂,脸上露出淫笑:“芽衣妹妹,来吧,我们请你吃好吃的。”

    另一个比较矮小的阴阳师也拉着芽衣,一个劲的扯她的围裙:“走吧走吧,我们那有生鱼片大餐。”

    老板惊怒中带着害怕的神色走过来,双手揽住芽衣的肩膀,对两个阴阳师苦笑:“两位大人,芽衣还小,还不能喝酒,你们就放过她吧。”

    “二乐恒猿,你以为你能在这摆摊是谁给的权利,信不信我马上去让府衙把你这铺子拆咯?”矮小的阴阳师拉着脸,语含威胁的盯着老板。

    “大人你这···”老板想说什么,却被那较胖的阴阳师打断,他手里多了一把扇子,声色俱厉的喊道:“松手,一会伤了你可别叫唤。”????芽衣害怕的缩在老板怀里,白嫩的手臂都被那较胖的阴阳师抓红了,眼里泪花闪烁。

    “啪!”

    “啊呀~”

    一个大碗带着浓汤砸在较胖阴阳师的脸上,他惨叫一声,大碗被砸成粉碎,碗里的浓汤全糊在他脸上。

    他直挺挺的朝后倒下,双眼上翻被砸晕过去。

    那矮小的阴阳师扭头看向郑景仁,松开拉着芽衣的围裙的手,愤怒的大喊:“你找死吗?区区一个浪人武士,敢管我们阴阳师的事?”

    他手中多了一把蝙蝠扇,抬手扔出一张符纸,符纸迎风便燃,一个头生独脚的牛头怪人出现在他旁边,牛头怪人低吼一声,郑景仁冲来。

    他手上的蝙蝠扇在空气中划动,勾勒出赤红色的痕迹,周围的热量不断被吸收过去,形成一个奇异的赤红符文。

    老板识得这些阴阳师的厉害手段,护着芽衣退到一旁,面上惊恐不敢出声。

    他怀里的芽衣虽然也害怕,不过善良的她还是出声提醒郑景仁:“哥哥小心!”

    郑景仁好整以暇的看着牛头人冲到近前,这么近的距离,他其实只要抬手射出狼牙诛心弩,那矮小阴阳师甚至连牛头怪人都召唤不出来,就会被射成筛子。

    不过他想看看这些高级的阴阳师有没有其他手段,所以才故意让那矮小阴阳师出手。

    抬脚对冲来的牛头怪人踹出一脚探云腿,暗紫的紫色腿影踹在牛头怪人肚子上,他惨叫一声直接被踹成了碎纸片。

    那矮小阴阳师脸上一惊,不敢再蓄力,直接推动面前的赤红符文,嘴里大声喝道:“阴阳道之七,赤火红蛇。”

    那赤红符文上红光大亮,手臂粗细的火蛇从中窜出,快若流光的冲向郑景仁胸口。

    郑景仁覆满伪真气的手掌拍在火蛇上,直接将火蛇拍成四散的火苗。

    梅川内库,50级,精英

    这个瘦小阴阳师的名字弹出来,看得郑景仁大笑出声。

    梅川内库见火蛇被一掌拍灭,立刻转身就跑,他看出来了,这个着装奇怪的浪人绝对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见他逃跑,郑景仁掏出狼牙诛心弩,一箭射在梅川内库的腿上。

    梅川内库惨嚎一声摔倒在地,抱着大腿色厉内荏的对郑景仁尖色大叫:“你死定了,你个贱民竟然敢伤我,你死定了!”

    一个大男人叫得这么难听,郑景仁皱眉上前,一脚将他踢晕过去。

    精英级别的阴阳师,还是太弱了点。

    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摸出两个小锦囊,转身对老板道:“老板,再来一碗拉面。”

    老板看向郑景仁的目光带着几分敬佩,解恨的瞪了眼这两个昏过去的人渣,应了一声回去下面。

    这两个人渣三番几次来吃霸王餐就算了,还骚扰芽衣强收保护费,此刻看到他们被打,他有种浑身畅快的感觉。

    芽衣捂着手臂对郑景仁说了声“谢谢哥哥”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崇拜的光芒。

    郑景仁洒然一笑,转身进了店里。小迷妹+1。

    老板快速下好面,多加了几两牛肉,看了看觉得表达不了他的谢意,又加了几两···

    端着一碗牛肉到郑景仁面前,老板感激的看着他:“客人请吧。”

    郑景仁看着这碗牛肉堆成小山的拉面,沉默了一会:“谢谢。”

    小爷是想吃拉面啊!整一碗牛肉算什么事?

    芽衣站在郑景仁旁边,闻着郑景仁身上的兰花香,暗道这个大哥哥真香啊。

    郑景仁端着牛肉郑一顿猛吃,忽然眨了眨眼,在梅川内库他们的小锦囊里拿出一些金银放在桌上,转身走出了拉面摊位:“谢谢招待。”

    老板看到桌上的金银,连忙招呼芽衣:“快把钱拿去还给恩人。”

    芽衣应了声,抓起桌上的金银跑出去,但街道上哪里还有郑景仁的身影。

    摆夜市的摊主们点起烛火,照得整条街黄光点点,昏倒在地上的那两个阴阳师也不见了。

    郑景仁展开随风化影,如鬼似魅悄无声息的穿梭在入夜的街巷中。

    除了那条夜市街,奈良城其他地方都是漆黑一片,只有经过房屋的时候才会透出一些光亮。

    在他前面不远,梅川内库和另一个阴阳师趴在两个头生独角的青面鬼背上,快速朝奈良城的城北跑去。

    这两人刚才醒过来之后,直接召唤这两个式神青面鬼逃跑,嘴上还嘀嘀咕咕的说着要报复什么的。

    郑景仁耳力超绝,听到这种话怎么会放过他们,只是当街杀了这两人,会影响到芽衣他们父女,到时候自己一走了之,受牵连的肯定是他们父女。

    跟着他们两个跑了大半个奈良城,来到一座神社前,神社阶梯上立满了像红色门框一样的鸟居,上面挂着数条白色的注连绳,一丝丝奇异的力量笼罩在神社上。

    阴阳师的结界?

    郑景仁眼眯了眯,抬手狼牙诛心弩射出两根短弩,分别射向梅川内库和另一个阴阳师的的后心。

    “呲呲!”

    在他们进入神社范围前,弩箭没入他们二人的后心,他们惨叫一声,从青面鬼身上掉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