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百鬼夜行(二)
    温和的阳光照在城里,之前的不详和死寂仿佛烟消云散。

    空气中带着些许湿润,地面和屋檐上有水迹存留,这里的时空像是春雨刚下过不久。

    走过的人们脸上带着和熙的笑容,相互间时不时打两声招呼,对郑景仁这个陌生来人客气的点点头,一副乐世祥和的样子。

    郑景仁浑身绷紧,手压在炎风刀的刀柄上缓步前行。

    耳边尽是摆摊的摊主们吆喝声,孩童玩耍的欢笑声,剑馆里武士剑客挥剑练习的呼喝声,神社里阴阳师祷告的念诵声。

    像一个普通的城镇,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这城里还有座庞大的宫殿。

    宫殿紧闭的大门门口站着两个武士,神色肃穆的严守岗位。

    里面传来奏乐和鸣的声音,氤氲清光缭绕升腾,仿佛里面是人间仙境一般。

    在这样的景象中,却有一股深沉的悲伤弥漫在四周,奏乐和鸣中若隐若现的飘荡着哭咽。

    但不管是守在门口的武士,还是从宫殿旁边经过的人,仿佛都没有听见哭咽,神色安宁无忧。

    郑景仁眉头紧锁,绕过这座庞大的宫殿,走向北城门。

    如果这座诡异的城镇不为难他,那他也不会多生事端走进去。

    绕过宫殿后,哭咽声消失,城北大门在望,郑景仁加快脚步,同时更加警惕的望向周围。

    一路平安无事,周围的人流对他这个陌生的来人没有过多理会,任由他走出城门。

    同样是一座木桥,两岸大树排列,枝叶繁茂,不过这条木桥看起来没有南城门的那条破旧,上面木油崭新,仿佛刚刷上去不久。

    回头看了眼,城里面仍旧是繁荣热闹,炊烟渺渺,各种嘈杂的音浪混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若不是之前那副景象太过渗人恐怖,郑景仁甚至都要怀疑自己之前看到了幻觉。

    不过这座城既然仍由他走出来,应该不会再为难他,迈开脚步,走上这座通向外面的木桥。

    “嗒···轰!”

    就在他一脚踏上木桥的瞬间,这座看起来崭新的木桥直接坍塌掉落河中,转眼被腐蚀消融,若不是他轻功够好,他此刻也已经掉下去化成一滩血水了。

    河面卷起密密麻麻的漩涡,一个个幽暗的身影在漩涡中若隐若现,整条河上死气弥漫。

    岸边排列的大树快速枯萎,上面的枝叶掉落,片刻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

    世界的色彩在消退,黑白成为主题,只剩卷动漩涡的河流变成了血红色,郑景仁回头朝城里看去,空无人烟,死寂无声。

    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孤寂感再次袭来,丝丝缕缕的轻烟从地上升起。

    天空上的太阳像是被盖上一层帷幕,日光变得像白炽灯的灯光一样清冷寂白,似有似无的哭咽声在城中飘荡。

    真尼玛会玩。

    郑景仁顿时就气乐了,他这会没这么怕了,这幅场面一开始他见过,心里有准备。

    而且这座鬼城到最后一步才拦下他,让他有种被耍的感觉。

    随手从锦囊里拿出一杆短矛扔向河对岸,不出意料的被血红色河水腾起覆盖,消融得丝毫不剩。

    兰花宝典快速运转,魔君法相在身后凝现,抬脚再次走进这座鬼城。

    白雾轻烟笼罩在地面30厘米上下,看起来十分诡异,街道两边的房屋上有发黑的血迹留存,密集的巴掌印在上面触目惊心。

    死寂的城中他的脚步声在回荡,哭咽的声音若隐若现,仿佛很远,又仿佛很近。

    他身上的伪真气运转到极致,心里紧张和惊惧并存,说不怕是放屁,真走进这种黑白的寂静鬼蜮里,心里不发怵是不可能的。

    “哇!”

    凄吼在耳边响起,惊得郑景仁立刻扭头朝左边看去,一个胸口被砍了无数道伤痕,脸上干枯布满黑色血迹的剑客手持一把断剑扑来。

    凄吼声在这寂静的城里传得很远,郑景仁吓得反手就是一刀。

    魔君法相手里的的唐刀虚影斩落,那剑客直接被劈成了两半,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郑景仁连吐两口气,平复被吓得砰砰直跳的心脏,上前查看这个死得不能再死的尸体。

    他身上穿着的衣着已经快要风化,胸口处全是发黑的血污,手里的断剑证明他死前经历过大战。

    抬起头左右看了看,一道黑影在街角一闪而过,似乎在窥视着他。

    郑景仁眼睛眯了眯没有追过去,而是低下头用炎风刀在这两半黑白尸体上拨了拨,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才继续前进。

    走过华贵的房屋区域,来到那宫殿前,原本高筑的围墙已经倒塌过半,堂皇大气的红漆大门倒在地上,上面有刀劈斧砍的痕迹。

    凄哀的哭咽声变大,证明这座城的主人正在里面。

    郑景仁正想走进去,一个淡蓝色的鬼魂凝聚在门前,他身体有些透明,面容苍老,双眼有神,身上穿着一身浪人武士服,腰间配着一把虚幻太刀。

    这个挡住他去路的老鬼魂也在上下打量着他,目光多是在他身后的魔君法相上流转。

    郑景仁没有急着出手,这个老鬼魂没有攻击他,而且看起来智商还在线,从他嘴里或许能知道点什么,而且在这黑白色的城里能看个有颜色的‘活物’,他感觉有点亲切。

    这老鬼魂看了郑景仁半响后开口了:“外乡人,你怎么会来这里?”

    “误入。”郑景仁有点无奈,去别的服务器不了解当地信息的坏处,就是容易撞鬼。

    那老鬼魂飘浮的身躯看向宫殿内荒凉的景象,脸上唏嘘之色一闪而过:“你进去会死的。”

    郑景仁看了眼内中景象,黑白的残垣破壁,浓郁的阴雾滚滚缭绕,跟之前看到的氤氲清光仙境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前辈可有教我?”郑景仁转头看向这个虚幻的老鬼魂。

    那老鬼魂沉默了一会,身形消散在原地,他的声音回荡在周围:“别主动攻击城里的游魂,别出城门,若七天后你未死,我教你如何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