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百鬼夜行(三)
    看着老鬼魂消失,郑景仁忍住了爆粗口的冲动,万一这老货没走远,就盘绕在周围就不是很好了。

    凭郑景仁玩过诸多游戏的经验来看,那老货的意思是在城里活上七天,就可以在他这里开启一个剧情任务,完成任务后才可以离开此城。

    心里mmp不断的郑景仁转身离开宫殿范围,这里的哭声最大,听起来渗得慌不说,危险性也大。

    在这鬼蜮中走了一会,被人窥视的感觉总是缭绕在心头,但回头看去却一直没发现任何人影。

    是刚才那老鬼魂,还是之前在城门口街角看见的黑影?

    摸了摸下巴,郑景仁扭头看了看周围的建筑,凭着之前谨慎行走时的记忆,朝城中剑馆的方向走去。

    老鬼魂腰配长刀,肯定是个剑客无疑,到这城里最大的剑馆去,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太阳还在天上挂着这些鬼怪就敢出来游离,到了夜晚会是什么样,想想都觉得刺激。

    神行百变展开,他的身影这次真像个紫色鬼影一样,在鬼城中快速掠过。

    来到剑馆前,郑景仁停下脚步,原本古朴宽敞的剑馆已经是一片废墟,剑客们练习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缭绕。

    抬脚走进这片废墟中,没有再使用轻功,目光在废墟上扫视。

    黑色的血迹铺盖了整个剑馆,每走几步就能看见一具干枯的尸体,有的被倒塌的房屋压着,有的就这样躺在地上。

    干枯发黑的脸皱成一团,仿佛死前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这座城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过前面倒塌的房屋,来到后面露天的练习场地,这里也被漆黑的血液铺就,在东北角有口石井。

    只是这口井现在已经被尸体填满,周围死气浓郁,黑白色的画风看起来十分渗人。

    “嗖!”

    正当郑景仁认真观察时,一道冰晶箭矢从他身后射来,带起一阵阴风。

    他回身一斩,将那冰晶箭矢斩成碎末,抬眼看向废墟门口。

    一个戴着鬼脸面具,身着白色狩衣的阴阳师一闪而过。

    炎风刀一紧,脚下连点掠向门口,但门外早已没有那阴阳师的踪影。

    射一箭就跑,看起来也是个智商在线的活物,不过在这鬼城里八成也是个鬼。

    皱眉想了一会,回到露天练习场地中,用炎风刀小心翼翼的拨弄地上的尸体。

    找了半天,仍旧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眼角抽搐的看向那被尸体填满的石井。

    深吸了几口气后,压下那股发怵的感觉,身后魔君法相伸出大手,将石井的尸体清理干净。

    狂暴凶厉的气势冲天而起,在这股气势中夹杂着浓郁的死气。

    他用手遮住脸,透过指缝朝井下看去。

    一把太刀将一块阴阳牌斜插在井底,眯着眼看了一眼,身后的魔君法相挥手将尸体再次填入石井中,掩盖掉这股凶厉的死气。

    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他已经判断出凶厉的气息是太刀发出来的,死气则是那块阴阳牌涌出,不过太刀镇压阴阳牌太久,相互间沾染了对方的气息,早已不分彼此了。

    而且那把太刀,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老鬼魂腰间佩的那把。

    抬头看了看天色,搜寻的时间花费得有点久,此刻正午已过,白炽的日光变得薄弱,让这座孤寂的黑白鬼城显得更加渗人。

    抬脚走出废墟,走向神社所在。

    这里虽然已经成了鬼城,但街道上却没有一具尸体,而且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只有宫殿和剑馆的损坏程度比较严重,其他的居民房损坏的程度不大。

    或许当初这两个地方的反抗程度比较大,打斗太过激烈,所以才会损坏得如此严重。

    郑景仁暗自猜想着答案,抬眼看向前方不远的神社。

    神社前长长的石阶上,鸟居已经被推平,脚步加快,几个起跃跳上石阶顶部,眼前只有一片废墟。

    废墟前一个类似狮子的石像头断裂在地,漆黑的血迹铺盖在空地前,一具具残破的尸体倒在地上,有的被火烧过,有的似乎被野兽撕碎,不一而足。

    在这片神社的废墟里翻找了一圈,正当他准备放弃时,眼角忽然看到一丝不一样的色彩。

    转头看去,在那断裂的石狮子头里,有一角青色的物事透出来。

    若不是这个世界是黑白色的,其他颜色的东西在这里十分显眼,他还发现不了。

    伪真气覆盖在拳上,上前一拳砸开,露出一块青色的护符。

    阴阳青符(珍品):灵魂防御+10

    要求等级:50

    东瀛某朝代xx神社之物,持之可静心凝神,抵御灵魂攻击。

    (当你拿到它时,你才有可能在此处活下去)

    很稀有的饰品装备,而且后面的那句注释,也间接证明了这个阴阳青符是在这座鬼蜮里活下去的必要物品。

    将阴阳青符贴身放在怀里,没感觉到体内有什么变化,不过周围那股阴冷的感觉退散不少。

    他接连搜寻两片废墟,天色已近傍晚,回头看了眼废墟东边,那戴着鬼脸面具的阴阳师无声无息的站在废土瓦砾上,面具后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郑景仁。

    拍了拍胸口的阴阳青符,哈哈一笑跃出神社废墟。

    城里的宫殿、剑馆、神社毁坏最严重,死的人最多,所以夜里如果说哪里最危险的话,肯定是这三个地方莫属。

    特别是宫殿,这个小世界的**oss估计就在里面,城门的话,因为那条诡异护城河的原因,郑景仁也不打算靠太近。

    神行百变展开,赶向那片看起来比较破旧的房屋区域,这里和宫殿、剑阁、神社,以及两边城门都有一段距离。

    选了一家看起来血迹没那么多的推门而入,里面有三具干枯的尸体躺在墙角。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郑景仁双手合十朝那三具尸体低声念叨,魔君法相的大手将他们拿起放到门外,关紧门后靠在破烂的窗户前看向窗外。

    魔君法相散去,全力恢复伪真气,手上多了两个牛肉包一口一个恢复体力。

    最后一缕日光消失在地平线上,世界瞬间变得漆黑下来,一直盘凝在地面30厘米高的阴雾升腾而起,难听的乌鸦叫声盘旋在上空。

    阴雾缭绕的街道上,影影绰绰的出现道道白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