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百鬼夜行(四)
    两个牛肉包下肚,郑景仁体力恢复到62,刚才被他放到门外的三具尸体上飘出三道白色的影子。

    这三道白色影子飘到街道上,和街道上影影绰绰的白影汇集在一起。

    他们按着奇异的脚步在街上缓慢前进,像是在跳祭祀舞,又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

    脸色惨白的他们目光呆泄,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跳动的舞步整齐而统一,身上的阴气缭绕升腾,变得更加浓厚。

    戴着鬼脸面具的阴阳师踩在一张黑白色的叶子上,漂浮在鬼城上空,面具后那双眼睛在城中来回巡视。

    城中那悲戚的哭咽声变得清晰,而且逐渐变得越来越响亮,悲伤弥漫了整座鬼城,街道上跳动前进的白影们开始发出低声哭咽。

    他们缓慢的前进,哭声不大但却很渗人,郑景仁紧贴着屋子的墙壁听着外面的‘鬼哭’。

    哭声越来越大,外面鬼影跳动着的舞步也越来越快,在这黑白色调的城里,快得像是在街道上飘起来掠过一般。????到最后,整条街都只能看到一道道白影快速掠过,他们身上的阴气浩浩荡荡汇聚向宫殿。

    宫殿里那道悲戚的哭咽声变得更大,大到就像在郑景仁脑海中响起一样。

    受到阴鬼哭唱灵魂攻击,属性下降10,每秒持续受到30点伤害

    一条系统提示跳出来,他身上那块阴阳青符透过衣服发出淡淡的青光,吓得他赶紧用手捂住光芒,原本每秒30点的伤害,变成了每秒20。

    怪不得说有了这个阴阳青符才能在这里活下去,没有这东西,到了晚上两个小时都熬不过去就要掉血致死。

    抬眼看了眼外面快速掠过的鬼影,被及时掩盖住的青光没有引起这些鬼影的注意。

    听着那悲戚的哭咽,郑景仁坐在墙角下,一手捂着胸口发光的阴阳青符,一手拿出一个肉包放进嘴里。

    吃着肉包捂着胸口的青光,兰花宝典运行加快血量恢复速度,血量虽然还是在掉,不过掉得很慢,8分钟左右才掉1,按照这个掉血速度,撑到天亮应该没问题。

    他不知道这个‘阴鬼哭唱’的效果会不会加强,单凭现在这个掉血量,他要是不吃东西恢复血量,还没到天亮,他就会被直接哭死。

    一个小时后,阴冷的气息将整座城染上一层白霜。

    郑景仁更是冷得缩成一团,那种阴寒不像普通的冰冷,而是深入骨髓的寒意。

    一条提示声再次响起受到阴气侵袭,伪真气运转速度下降10

    等了一会,再没有下文,郑景仁松了口气,要是再来个持续掉血的buff,那他不管怎样也要冲出去。

    与其活活掉血死,不如趁着血量还多的时候冲出去搏一搏。

    8个小时后,外面飞速掠过的鬼影速度开始变慢,那道哭咽声也在逐渐减轻,郑景仁头上掉的20消失,他的血量此刻刚好掉到40,锦囊里的肉包、粽子、糕点都已经吃光了。

    连续吃了9个小时的东西,幸好在游戏里面没有撑死这一说,不然郑景仁早就被撑死了。

    心虚的看了眼外面,从锦囊里拿出一块大饼,浓郁的葱香味四散而开,郑景仁连忙塞进嘴里,眼睛一直盯着外面。

    他买的全是葱油饼,味道极重,之前一直担心会引起外面鬼影的注意,没敢拿出来吃,到现在他锦囊里就只剩下一些味道香郁的食物,不吃也不行了。

    不过幸好,这股葱香味虽然很浓,但外貌飘荡的鬼影似乎没有嗅觉,并没有发现郑景仁这个异数。

    他们依旧在街上走动,不过速度越来越慢,已经跟刚开始行走的速度相近。

    在鬼城上盘旋了一夜的鬼脸阴阳师落下来,不知道消失在何处。

    当东边开始出现白光,街上白色的鬼影逐渐减少,哭咽声变得似有似无,三道白影直奔此处房屋,融入房屋门口的那三具干尸中。

    很快,城里的鬼影全部消失,街道再次回到那副空寂的模样,只剩下白色的阴气死气在缭绕消散。

    郑景仁此刻血量已经恢复,坐在角落里看着多了一个‘大胃王’称号的面板属性,他有点蛋疼。

    大胃王体力上限+1

    某种意义上来说,体力上限+1的他,已经不算是正常人了吧?

    自嘲的吐槽一句,郑景仁打开门走出去,魔君法相浮现,将那三具干尸再次放回屋里,转身看向东方。

    第一缕阳光洒落在地平线上,整个世界开始出现彩色,空气变得湿润清新,仿佛刚刚下过雨。

    街道上开始有人走动,一切都像是一个全新的早晨,开始了又一轮的轮回。

    “不管看多少次,一座鬼城在短时间里变成桃花源般的安乐人间,都觉得很震撼。”

    郑景仁提了提炎风刀轻声念叨。

    他身后的门口打开,一个穿着粉色和服,脚上踩着木屐的身影跑出来,一头撞在郑景仁背上。

    “哎哟,你谁啊?一大早站人家门口干嘛?”

    清脆的声音响起,郑景仁回头看去。

    她一头青丝盘在后面,用两根簪子插紧,好看的大眼睛里带着些许嗔怒的瞪着他。

    嘴唇轻薄,秀鼻挺而不凸,白嫩的肌肤里带着一点不健康的苍白。

    修长的玉颈下那精致的锁骨看起来十分性感,透过和服的领口,隐约可以看到她胸前一抹深沟。

    腰间卷着厚厚的束腰,将腰肢勒得柔弱无骨一般,葱葱玉指的手里握着一把木剑。

    古河汐紧了紧和服的领口,脚下往后退了退,面前这个奇怪浪人的不加掩饰的色眯眯目光,让她很不自在。

    郑景仁欣赏完,脸上露出自认最阳光帅气的笑容侧过身“不好意思。”

    古河汐‘哼’了一声,没管这个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门口,提着木刀小跑着跑向街道,转眼消失在街角。

    真好看,可惜是个女鬼。

    郑景仁心中惋惜,抬脚走向剑馆。

    他想看看那个老剑客的鬼魂,在这人间祥和的轮回世间里,是扮演什么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