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七日(二)
    ..,

    郑景仁轻笑间扬了扬手中的炎风刀:“我可以让你变强。”

    古河渚狐疑的打量着郑景仁,想起来他能让武藏老师亲自去接,然后平起平坐,或许真的很强也说不定,如果得到单对单的指点,自己的实力一定能快速增涨。

    想是这样想,不过古河渚也不傻,她好看的大眼睛眨了眨:“你很厉害?”

    “超强的哟。”郑景仁笑眯眯的开口,小女生就是好骗。

    “嘁,哪个厉害的人会说自己很强啊,武藏老师就没说过他自己很厉害,你一定是在吹牛。”古河渚一脸鄙夷的看着郑景仁。

    没等郑景仁如何用嘴炮证明自己,武藏老剑客出现在剑馆门口:“古河,他确实很厉害,休息时间你就跟他学习吧。”

    古河渚双手横握木刀对着武藏老剑客鞠躬,恭敬的应了声“是。”

    好助攻!

    郑景仁心里给武藏点了个赞,笑眯眯的看向古河渚:“你叫古河对吗?来吧,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你看看我有多强。”

    古河渚虽然不理解为什么要找没人的地方,但有武藏老师的保证后,她心里的警惕性放松不少,带着郑景仁走向城西方向。

    二人一路走到城西的一处空地,此处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孩童在这里玩耍。

    古河渚停下脚步看向郑景仁:“来吧,你说能让我变强,怎么变强?”

    郑景仁听到她的问题后不答反问:“在这之前,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想要变强?”

    古河渚怔了怔,她沉默的思索一会:“因为我打小身体不好,经常被人欺负,所以我要变强打回去。”

    要是换做正常的武道老师,这个时候一定会对古河渚大摇其头,然后说教一番武人要有武德之类的话。

    但郑景仁不会,他一脸正经的点点头:“好志气!来,你对我全力出手,我看看你水平如何。”

    古河渚听到郑景仁认同,有点兴奋的开口:“是吗?我之前这样说的时候,武藏老师说这样不好。”

    她眼神坚定的看着郑景仁,她决定要给这个认可她观念的老师,展现自己的全部实力。

    双手握着木刀高举过顶,气势凶猛大喊:“哈~”

    郑景仁抬手挥出一道伪真气,她“啊呀~”一声被拍倒在地,引得旁边的孩童一阵哄笑。

    她心里气急又委屈,这什么破老师,人家还没出手就把人打翻了,简直是欺负人。

    郑景仁尴尬的笑了笑,上前扶起她:“你的实力我大概知道了,接下来我教你一招厉害的刀法。”

    不等古河渚回话,他拿过古河渚手里的木刀,走到空地上施展追魂三式的第一式,神鬼莫测。

    郑景仁没有使用伪真气,并且有意减慢自己出刀的速度,但在古河渚眼里,郑景仁手里的木刀像是活过来一样,有了自身的灵智。

    每一刀的出现都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根本让人无法揣测他下一刀要斩向哪里。

    一式神鬼莫测施展完,郑景仁转身看向古河渚:“怎么样?”

    古河渚愣愣的点点头,如果她真的学会这个招式,或许她很快就能去教训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了。

    “你来试试。”郑景仁把木刀扔向古河渚,脸上露出一丝和善的微笑。

    古河渚接过木刀后,凭着记忆来施展神鬼莫测,只是她习惯了双手握刀,忽然要使用单手握刀的刀法,挥刀间有点飘忽不定,很是别扭。

    郑景仁脚下轻点来到她身后,右手握着她的手腕,微笑的开口:“来,我教你。”

    古河渚羞得不行,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扭头看到郑景仁那和善的微笑,她心里如小鹿乱撞,手上竟然使不出力气,只能小声的抗议:“我自己来。”

    郑景仁引着她挥动木刀,心里一阵暗笑,她虽然没了嗅觉,闻不到能让女性动情的兰花香,但她身体还在,贴身十八摸的效果还是有用的。

    他捏着古河渚手腕的地方,是贴身十八摸里的一个特殊窍穴。

    古河渚还只是个练习基本功的学生,连内力都没有,根本挡不住郑景仁贴身十八摸的侵袭,只能被动被郑景仁拉着挥舞木刀。

    她身体有些发软,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暖和手腕上火热的手掌,她脑海的思绪很乱。

    这个浪人老师叫什么?他从哪里来?为什么他一碰到我,我就没力气了呢?

    “凝神,好好学。”郑景仁一本正经的开口,右手贴身十八摸的伪真气加大,变得更加火热,仗着比古河渚高的身高,居高临下的朝和服领口看去。

    细嫩雪白的肌肤在和服的遮掩下,那条雪白o沟真·深不可测,看得他喉咙有点干。

    俗话说的好,少女有三好,身正体软会轻喘。古河渚就是这种完美少女。

    古河渚贝齿咬着嫩唇,借着痛楚驱赶了心头杂乱的思绪,认真感受郑景仁带她挥刀的轨迹。

    一式神鬼莫测下来,古河渚浑身出了一层细汗,神鬼莫测有好几个动作比较大,郑景仁的身子可以说是紧贴着她的后背摩擦,让她浑身像是受到电流刺激一样。

    一饱眼福的郑景仁笑眯眯的松开她:“你继续,我看看你记下多少。”

    古河渚气喘吁吁的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按照刚才记下的轨迹挥动木刀,除了速度比较慢,挥刀上倒是有模有样了。

    这妹子还是个天才啊。

    郑景仁心中有点可惜的叹了口气,古河渚这么天才,他就没借口继续抱着她感受柔软的娇躯了。

    走到旁边的石头上坐下:“不错,接下来你加快出刀速度,我会监督你的。”

    古河渚听到郑景仁的夸奖,心里一阵雀跃,加快了出刀速度···

    时过正午,郑景仁招呼古河渚过来休息,拿出一个荷叶鸡撕了一半给她。

    古河渚虽然奇怪郑景仁哪里拿出来的烧鸡,不过肚子早已饿得不行的她,接过半只鸡后撕下一个鸡腿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嘴里嘟嘟囔囔:“老师你叫什么?”

    郑景仁看着她绝美的脸蛋笑了笑:“我跟你年纪相差不大,不用叫我老师,叫我郑景仁吧。”

    古河渚摇摇头,一脸认真的道:“不行,你教我本事,当然要叫你老师了。”

    郑景仁咬了一口鸡腿肉,决定不跟她纠缠这个问题,转而开口:“古河,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不是本地人,想问问你们这座城叫什么?宫殿里的是谁?”,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