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七日(三)
    ..,

    “你不知道吗?我们这是小津城,宫殿里住着昭仁大名和美丽的清仁殿下。”古河渚的语气听起来像在赞美。

    夜间的哭咽声是个女的,应该就是这所谓的清仁殿下。

    郑景仁咬得满嘴油继续问:“那你能给我讲讲你们这座小津城和清仁殿下吗?”

    古河渚吃着鸡肉无所谓的点点头,开始给郑景仁讲述这座小津城的历史。

    这座城的历史不知源自什么时代,它一直是昭仁大名统治的城都中心,方圆五百里全归昭仁大名管辖。

    城中有著名的剑客武藏流光开设的剑馆,阴阳师贺茂明先所修持的天岳神社,是东瀛闻名的都城。

    郑景仁听着古河渚讲述,看她脸上自豪的神色,心里生出一种可惜的感觉。

    曾经的风光无限名传千里,到头来成了一座鬼城。

    古河渚讲完小津城,开始介绍这位清仁殿下。

    清仁殿下天赋异禀,自小就体现出过人的阴阳师天赋,五岁时拜入贺茂明先门下。

    八岁时偶然得见武藏流光,惊为天人将她收入门下,同修武藏流光和贺茂明先的本领。

    而且她不仅天赋好,还生得美若天人,貌美之名传遍东瀛各地,被誉传为东瀛之花。

    古河渚讲完,从石头上跳下,把没吃完的荷叶鸡还给郑景仁:“郑老师,剑馆的下午练习要开始了,我先过去了,非常谢谢你的指导。”

    说到后面,她脸色有点红,对郑景仁鞠了个躬后转身小跑着离开。

    郑景仁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目光逐渐看向城中央的宫殿方向。

    “可惜没有主角的命。”郑景仁轻念一声,吃掉手里的荷叶鸡,起身走向那几个孩童。

    贺茂明先说过哪个游魂都有机会拿到最后一个护符,这些孩童心智不比成年人,让他们打开心扉的可能性也比成年人要大。

    陪着这些孩童玩了一下午,天色近傍晚的时候,这些孩童的家长来叫他们回去,郑景仁也起身缓步前往古河渚的家。

    来到她家门前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半边脸,街上再看见不到任何人,整个城里都变得空落落,死寂的感觉再次缭绕在周围。

    郑景仁推开门古河渚的家门。墙角处,三具干尸安静的躺着。

    看着那具穿着破烂粉色和服的干尸,郑景仁心里生出一种很微妙的情绪,不再使用魔君法相,上前将这三具干尸抱到了门外,关紧门后坐在窗户边的墙角,伸手握住怀里的两个护符,静静的等待黑夜降临。

    天色越发黯淡,世界开始失去色彩,郑景仁的脑海中浮现出古河渚的模样。

    一大早因为有人挡在家门口嗔怒的样子,在剑馆和同学吵嘴不忿的样子,被自己抱着挣脱不得羞赫的样子,以及那软软的身躯,和服领口下那雪白的o沟,练刀时那丰满的饱满抖动···

    咳咳,扯远了扯远了,后面这些都不是郑景仁的真实想法,他只是单纯的为古河渚小姑娘可惜而已。

    若隐如现的哭咽声响起,他抬头看了眼窗外,世界已经完全变成了黑白色,窗口上能看到三道白影漂浮向街道。

    天空上贺茂明先脚踩黑白树叶,巡视着整座城市。

    郑景仁听着耳边渐大的哭咽声,没来由的有点烦躁。

    当这条信息再次响起时,他怀里的两个护符发出光芒,不过却被他用手掩住了。

    原本应该每秒掉30点血的他,现在每秒只掉5点血,单用兰花宝典运行都能恢复得差不多。

    后面阴气侵袭时,不知不觉间他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梦中,他像是化身成了魔君法相,身体变成了紫色的虚影,身上穿着战袍,背后披着血红披风,在悲戚的哭咽声中飘向城中的宫殿。

    宫殿里阴云密布,可见度不过十米范围,只有那经耳不绝的哭咽声在指引方向。

    当哭声越来越近的时候,郑景仁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裙的身影坐在废墟上,在这个白裙身影旁边,武藏流光的淡蓝鬼魂漂浮不定。

    武藏流光的嘴唇上下翻飞,似乎在说什么,但郑景仁听不见,而这两人似乎也看不到郑景仁。

    这算什么,鬼魂看不见灵魂出窍?

    郑景仁下意识的吐槽一句,飘到这白裙身影的前面,满怀期待的探头看向这个所谓的东瀛之花。

    惨白似雪的面容,两辩紫色泛黑的嘴唇,一双带着无边怨毒和恨意的熏黑眼睛,似笑非笑的和郑景仁的对视。

    我去你嘛耶~

    郑景仁吓得猛地一震,从睡梦中醒来,他的血量已经掉到28%。

    抬头看了眼窗外,外面的鬼影正在回往各处,哭咽声在逐渐减轻,他头上也不再跳血。

    昨晚的哭咽声到后面应该是加强了威力,否则就算他不运行兰花宝典,每秒掉5点血他也掉不到28%。

    东方的天际已经开始出现白光,郑景仁起身开门,把那三具尸体抱回房里,关好门后在门外等着古河渚。

    阳光洒落,世界再次出现色彩,街道上陆陆续续出现人影,古河渚也一如既往的打开门走出。

    看到郑景仁的时候她脸上有些吃惊:“郑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对了你昨天也在这里,你在这干嘛啊?”

    郑景仁看着古河渚好看的脸蛋,想起昨晚那个所谓的东瀛之花,对比起来古河渚简直就是东瀛神花了,转身走向剑馆:“在等你啊,记得今天练习完,再到空地那找我。”

    说完,他施展神行百变,脚下连点,几个起落间消失在街角。

    他想去问问武藏流光,昨晚他跟那个清仁殿下在聊什么。

    古河渚看着郑景仁潇洒离去的背影,一脸羡慕的呢喃:“郑老师好厉害啊。”

    郑景仁速度极快,片刻功夫到了剑馆前,武藏流光站在门口,似乎正准备出门,看到郑景仁过来便开口问道:“有事?”

    郑景仁点点头:“我昨晚见到你和那位了。”

    武藏流光奇异的看了眼郑景仁,穿上木屐走向神社方向:“一起去贺茂那里聊聊吧。”,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