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正经人的担保
    二月二十三,早春的江户城夜间还有几分寒意。

    这里的夜间很热闹,颜色各异的灯笼高挂,街边各色小吃,歌舞伎町,相扑比试,密集的玩家和npc来往不断。

    郑景仁换了一身青衫,头上没有没再包着头巾,面容变成任正经的模样,走在江户城的街上。

    积郁的心情在一天半的赶路下逐渐放开,抽奖出了一把稀世珍品的月影剑,直接扔到了锦囊里。

    他在城里看似优哉游哉的闲逛,一会吃吃街边零食,一会调戏歌妓,实则路线一直绕着阴阳宫来回转悠。

    手里握着那小小的阴阳图,这个号称只要靠近,就可以自动收回衍天门秘宝的阴阳图,到现在半点反应都没有。

    再次从阴阳宫的后院围墙走过,他略感蛋疼的看向阴阳宫墙院。

    难不成还要进去走一遭?

    院墙上贴着的一道道符纸,上面传来丝丝缕缕的压迫感,郑景仁能肯定这里面有结界,而且威力还不小。

    不死心的来回走了走,忽然看到一个眼熟的人——贺茂雪乃脸色苍白,穿着一身白色素衣从阴阳宫门口走出。

    当晚败给郑景仁后,她醒来时觉得自己身体似乎有点变化,浑身稀软而且狩衣裤子还湿了。

    她肯定打湿裤子的不是伤口流出来的鲜血,而是某种不可描述的液体,她不知道郑景仁在把她踹晕后对她做了什么,但她又确切的知道自己还是处子之身。

    心绪杂乱的她在早元神社修养好身体后,便来到江户阴阳宫,申告卸下修持之位,准备回到贺茂本家去,潜心苦修。

    走在回往贺茂本家的路上,看到以往她很喜欢吃的零食,她如今只觉了然无趣。

    “啪!”

    一个巴掌忽然拍在她的臀部,拍得她双眼睁大,紧咬下唇“唔~”的一声,差点没叫出来。

    那股急剧的震颤,让她大腿到腰肢那一段全部麻完,她甚至不敢再迈开脚走动,生怕站不稳跪坐在地。

    是谁?!

    竟敢非礼到她头上来?

    她苍白的脸颊映上两抹绯红,清冷的神色变得又羞又怒。

    但人来人往的街道中,除了因为她长得太过漂亮,多看了她几眼的玩家外,其他人都在各行其事。

    看谁都像,但又看谁都不像。

    她咬着下唇看了周围片刻,缓过那股急剧的震颤后,抬脚再次往前走去,不过这次她不敢再走神,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人。

    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人流杂多,“啪”的一声再次响起。

    贺茂雪乃咬着下唇“唔”的一声跪坐在地,双眼像是能滴出水来,脸上的羞红蔓延到耳根,丰满的雄伟快速起伏。

    周围的人看到她忽然跪坐下去,先是吓了一跳,而后又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议论,有的玩家伸出手来扶她。

    背生双翅的恶鬼式神出现在她面前,挡住围上来的玩家。

    她能感觉到,连续被拍了两下的她,不止是站不稳,体内也在产生一种令她羞恼的变化。

    就像,当晚醒过来后的那种感觉,舒服得整个身体都瘫软。

    郑景仁!

    她反应过来,这种手段,除了郑景仁还能有谁?

    她一手搭在恶鬼式神的背上,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人,像个被恶狼盯上的小绵羊。

    郑景仁在街口买了串烤肉丸,闻了闻尤有余香的右手手掌,轻笑着咬了口肉丸:“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原来的q弹。”

    城中认得贺茂雪乃的npc不少,一个生得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的男子阴阳师挤进人群,把贺茂雪乃扶起来。

    他是春山秋广,春山家族年青一代的最强者,追求贺茂雪乃已久。

    他扶起贺茂雪乃后,主动请缨护送她回贺茂本家,贺茂雪乃脸色绯红,心中仍有惊意的看向四周,对春山秋广的提议没什么意见。

    春山秋广心中大喜过望,那欺负雪乃的狂徒不来则好,来的话定要在雪乃面前好好表现。

    二人一同走向城北方向,郑景仁吃着烤肉丸跟在后面。

    贺茂家族在东瀛是贵族中的贵族,在江户的本家占地极广,所在位置靠城北,没有那么繁华,不过相对安静。

    郑景仁这样不加掩饰的跟在他们后面,让春山秋广心中大笑。

    如此蠢笨的蟊贼,借此机会一定要让雪乃知道他的本事,树立强者的形象,然后一举确定交往关系。

    来到无人的街道后,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右手多了蝙蝠扇,一个红色的恶鬼式神出现在他身前。

    夜色中一圈无形的波纹抖过,春山秋广身前的恶鬼式神被无声无息的洞穿,而后在他额头上开了一个大洞。

    他身上腾起一道清光,里面是个式神小纸人,一出来立刻就要飞走。

    但三道弩箭射来将它射穿,它身上的清光消散,逐渐化成碎纸。

    远处传来“轰”的炸响,贺茂雪乃面带惊容的看着左手拿短弩,右手又多了一根短矛的郑景仁。

    郑景仁掂了掂手里的短矛,脸上一副懒散的模样:“别动,否则下一矛死的就是你。”

    他用完游龙之掷后,其实伪真气已经不多,短时间不可能再发出第二次,不过这一点贺茂雪乃不知道。

    她尝过这一矛的威力,而且也看到了春山秋广的下场,所以她没敢动,不过还是强自开口:“在江户杀了阴阳师,你以为你走得掉吗?”

    ···

    一分钟后,听到游龙之掷造成炸响的阴阳师和忍者赶到,不过此处已经没了人影。

    江户城的城外,郑景仁站在河边,看着贺茂雪乃洗狩衣。

    贺茂雪乃银牙都要咬碎了,她出生高贵,自小如清幽白兰,什么时候做过洗衣这种事?谁又舍得让她做这种事?

    洗好后,她用阴阳术升起一道火蛇,将狩衣烘干,然后才递给郑景仁。

    郑景仁赞了句“乖”,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她:“吃下去。”

    贺茂雪乃脸上露出凶狠之色,胸前的伟岸饱满因为情绪激动而快速起伏:“你别逼我!我贺茂家的追灵术你拦不下。”

    “放心吧,我不杀你,如果想杀你的话,那天晚上你就死了,只是让你帮我个小忙。”郑景仁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看她起伏的伟岸,暗骂自己当晚怎么没有摸两手。

    “什么忙?”贺茂雪乃脸上凶狠之色褪去不少,警惕的问了句。

    “我想让你带我进你们阴阳宫逛一圈,我以我正经人的名头担保,绝对只是走一圈,什么也不做,就像那天晚上我也没对你做什么一样。”,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