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得手(求推荐)
    阴阳宫门口,郑景仁变成春山秋广的模样,穿着他的狩衣,上面的血迹已经让贺茂雪乃洗干净。

    进入阴阳宫时像是穿过一层看不见的薄幕,沉重的压力落在郑景仁身上,贺茂雪乃给他施加在手上的印记微微一闪,压力消失不见。

    整座阴阳宫和一座神社相差不大,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有执事堂、委派阁和会议厅。

    贺茂雪乃按照约定带着郑景仁在阴阳宫走了一圈,连几个核心的地方也去了,但郑景仁手上的阴阳图却没有任何反应。

    不在这里吗?那只能去第二个可能出现的地方,每代家主都很强的土御门看看了。

    郑景仁皱眉拍了拍贺茂雪乃的肩膀,等她回过头来的时候,朝门口偏了偏头。

    贺茂雪乃会意,转身朝门口走去,她巴不得快点结束,如果郑景仁被发现,就算她是贺茂家族的人也难逃罪责。

    二人走出阴阳宫门口,她脸上明显松了口气,朝郑景仁伸出素手:“解药给我!”

    郑景仁摆了摆手:“别急,我对你们东瀛的阴阳道术很感兴趣,再带我去土御门家族转一圈。”

    贺茂雪乃差点控制不自己的情绪,低骂道:“你疯了?土御门家族势力不弱于我贺茂家,他们家族的族人印记我怎么知道是什么,要看阴阳道术找个没人的地方我给你看个够。”

    不怪贺茂雪乃如此激动,她祖父一直感慨土御门家主的阴阳道术有多强,她耳熏目染之下,对这位名传东瀛的高手也是充满了敬畏之心。

    “哟!雪乃姐姐,春山君,你们在这里干嘛?”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吓得二人身体震了震。

    贺茂雪乃回过身,脸上恢复那副清质白兰的样子:“土御门木子,今天你当值,刚换岗吗?”

    郑景仁眨了眨眼,知道贺茂雪乃叫全称是故意叫给他听的,脸上挂着笑容回身看去。

    一个身材娇小,看起来只有一米五左右的女孩站在他们身后。

    她穿着定制的狩衣,看起来很有大人气,脸颊左边有个浅梨酒窝,肌理柔润粉嫩似樱桃,双目含笑的看着他们。

    还真有萝莉阴阳师?

    郑景仁错愕了一下笑呵呵的开口:“木子妹妹,好巧啊···”

    十分钟后,郑景仁和土御门木子趁着漆黑夜色走进一条小巷弄里,贺茂雪乃站在巷弄外面咬着牙替他们望风。

    土御门木子一手拿着章鱼烧,一手拿着烤鱼,好奇的看着郑景仁:“春山君,你说有好东西给我看,是什么?”

    郑景仁扬起虚握的拳头,一脸神秘的道:“在这里。”

    土御门木子好奇的探过身来,然后娇小的身子就被一阵疾点乱拍,舒适的快感和羞赫让她抓不住手里的吃食,惊慌失措的推着郑景仁的手:“春山君你要干嘛?不要这样!”

    郑景仁不管不顾,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不断在土御门木子身上各处敏感窍穴游走,点得她娇喘吁吁,脸颊发红的发出一阵轻微的叫声。

    她只觉得春山君的双手像是有魔力一样,每次落下都会让她处在酥酥麻麻的海浪中,热流不断游走在体内,心房被这些酥麻的海浪淹没。

    她眼睛微微眯起,脸上坨红难耐,双手不再推郑景仁的手,而是无意识的抓着自己狩衣的衣角,一股股温热的湿流似乎正在朝着身体某处汇聚,嘴里的娇喘变得越发急促。

    站在巷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