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雁落山上
    张鸦九正在铁毡前敲敲打打,对郑景仁和乾算子的进入不加理会。

    乾算子似乎和张鸦九是熟人,进来后带着郑景仁直接走进屋内后门,里面是个小院子,院子里搭着个凉棚,上面缠绕攀爬着一株红色藤蔓。

    坐在凉棚下的石桌前,乾算子给二人倒了杯茶:“如今两边除了争夺民心宣广各自理念外,你身上的黄龙气运,是他们最想得到的。”

    郑景仁喝了口茶,对这点并无太大意外,食指敲了敲桌子沉吟道:“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新朝是只要有真龙血,谁都可以建吗?”

    乾算子摇摇头:“若当初她有你的黄龙气运相助降得真龙,那她自己就可以建起新朝,但如今没有,她只能选择和白莲教合作,借那条蜃龙和白莲教的教众民心。”

    原来是这样。那白莲教图什么?经营这么多年的教徒,平白给魔主做嫁衣?

    郑景仁脑海中想着这个问题,不可避免的想到陈沁儿会不会也被魔主收入了后宫。

    乾算子轻轻抿了口茶:“此次本门秘宝得归,我提前拜托张神匠给你打造了一物。”

    郑景仁闻言打起精神:“什么东西?”

    “你看便知。”乾算子看向门口,张鸦九浑身通红大汗淋漓的从门口走进院子,手里拿着一杆精致的短矛。

    短矛长度和成人手臂相似,矛尖闪着寒光,通体银色,繁密的幽蓝星点缠绕矛身,看起来十分炫目。

    将短矛递给郑景仁,张鸦九面带得色的开口:“郑兄弟,这矛是乾大师特意让我给你打造的,夹杂了一点西方材料,还不错。”

    银月矛(绝世珍品):攻击力+50,穿透+35

    等级要求:50

    脱手8秒后自动回到手中

    绑定后不可掉落,不可偷窃(未绑定)

    张鸦九以神秘的空间秘银为主体,糅合海蓝沙、地心岩等神物打造而成,锋锐可怖。

    (刀为王,剑为皇,枪为百兵胆,一矛可穿天下物。)

    郑景仁满心欢喜的跟乾算子和张鸦九道了声谢,此去东瀛虽然折腾不少,但有这短矛就值回票价了。

    别看攻击力只有炎风刀一半,但穿透属性加得多,而且‘脱手8秒后自动回到手中’这条属性,简直是bug一样的存在,看起来和骑士大陆装备的属性相似。

    有了这根银月矛,以后不用在锦囊里备一捆短矛,而且游龙之掷的威力也能大大提升。

    放血,绑定装备。

    乾算子见郑景仁对银月矛满意,将杯里的茶水喝完后起身:“此番事了,我先回山门,你和张神匠叙叙旧吧。”说完,他飘身跃上墙头,脚步轻盈的飘身离去。

    说走就走,真洒脱。郑景仁目送他远去,转头看向张鸦九:“张神匠,近来生意如何?”

    张鸦九坐下倒了杯茶:“不行了,新朝一起,两边势力过来威逼利诱,逼迫着我这打铁佬加入他们,我准备收拾收拾,去西方走一走。”

    “西方?骑士大陆吗?”郑景仁倒是没想到张鸦九两边都不愿意加入,毕竟对他这种顶尖的手艺人来说,无论去哪边都是极好的待遇。

    “不错,我听说骑士大陆百族林立,有几个巧匠种族制造的器具很厉害,想过去见识一下。”张鸦九喝茶润了润嗓子,脸上有几分向往之色。

    “那就提前祝张神匠你一路顺风···”

    和张鸦九闲聊片刻,他自去休息,打造银月矛耗费他几天心血,早已疲累不堪。

    郑景仁也没再耽搁,出了铁匠铺北上兖州,目标直指雁落山。

    不知道青衣怎么样了,樊叔看到老情人的情书又是什么表情。

    一路上翻山越水,紧赶慢赶来到雁落山山脚木雨县,已是三月十五。

    暖春绿野万物复苏,郑景仁的心情变得舒朗,对即将见到樊青衣更是满怀期待。

    在木雨县里提了两壶好酒,一袭劲衫的他脚步轻快,连点草木枝叶,矫若游龙穿行上山,脸上已经变回他自己的容貌。

    行至半山腰,地势变得开阔,一面湖水映入眼帘,澄净的湖水如明镜,倒映着蓝天白云,周围青草茵茵,繁花点缀。

    离湖水二十丈外,一座小坟前摆了各色野花,看起来十分醒目。

    樊离盘腿坐在坟前安静无言,他肩上和身前有几只小鸟,像是与周遭一切融为一体。

    郑景仁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樊青衣身影,只看到山林前有座小木屋。

    “你来了。”樊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郑景仁提着酒走到樊离旁边,对着小坟微微躬身,然后坐在樊离旁边递过去一壶酒。

    樊离接过后抿了一口:“青衣在山顶练功,你自去寻她。”

    郑景仁从锦囊里拿出那张折好的白纸:“前辈,这次我去东瀛遇到一位阴阳师,这是她让我带给你的。”

    樊离随手接过打开,郑景仁斜眼看去,只看到白光一片,什么内容都看不见。

    防范措施做的这么好!

    咬了咬牙,郑景仁直接看樊离表情,但樊离脸上忧郁神色一直没变化,似乎对信中的内容没什么反应。

    片刻后,他看完信再次折好,转头看向郑景仁:“还有事吗?”

    “···没有了。”郑景仁眨了眨眼,转身朝山顶走去。

    虽然很敬佩樊叔对青衣她娘的一往情深,但没能看到樊叔的表情变化,郑景仁心里还是很有几分失望。

    上到山顶,看到穿着白衫的樊青衣。

    她手持相思刀站在雁落山之巅,背对着郑景仁,山风吹动她满头青丝和衣摆,一个法相虚影在她身后若隐若现。

    感应到郑景仁靠近,她回身看来,灵动的双眼透着一股英武之气。

    郑景仁笑了笑,她还是她,明媚动人,好胜不输任何人。

    齐肩走在山林小道上,绿草芳茵,佳人幽香,之前的期待化成一腔暖流,慢慢讲述着和她分别后的日子。

    樊青衣双手负于身后,嘴角微勾,时不时的接上一两句,气氛融洽而沁心。

    一路缓行至半山腰,走向湖边,樊离的身影已不在。

    “轰!”

    晴天霹雳般的炸响传彻雁落山,天空像是被一条蓝白光线劈成两半,裂开一条漆黑的空间裂缝,两股庞大的威压四散降临。

    “樊离,你能保他一辈子?”清朗的男音在天空上回荡。

    “离开雁落山。”樊离平淡的声音中似有怒意,天边探落一把把蔚蓝色的刀尖,像是天刀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