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小坟边上孤人存
    樊离持刀于半空,冲天刀意与天上倒悬探落的刀尖遥相呼应,恍若灭世刀皇。

    与这股磅礴气势相抗衡的,是一个穿着方领白衫,手持三尺青锋剑的俊秀男子。

    他身材修长,面白无须,一头长发用金丝锦绳缚于身后,活像个俊俏秀才郎。

    但在他身后,千万把淡青虚影长剑旋转分散,形成巨大的青莲剑影,锋芒凌厉直透天际。

    青莲剑仙,李随风。

    人道金火闪烁,形成一个身穿帝袍的虚影,他面露威严,手持九州印玺,万民朝拜的虚影在他周围显现:“樊离,回来助吾,亦或将郑景仁交给吾。”

    当代人皇。

    白莲浮现,戴着面具的黄媚韵出现在白莲中心,她周身黑幽芒光澎湃,又有朵朵白莲幻落,每一片中都有无数教众在供奉朝拜的影像,霸道狂猛的气息横扫天际:“郑景仁是吾的!”

    魔主黄媚韵,新朝之君。

    四道磅礴气息肆虐扩散,激起无边飓风,雁落山上林木摇摆,湖水倒倾,飞禽走兽惊惶奔飞。

    山脚下的木雨县玩家,没到伪真境的都被压得动弹不得,抬头看向雁落山上。

    狂风呼啸中,蔚蓝刀光,人道灯火,青莲剑影,幽暗白莲占据了天边所有的色彩。

    “这他娘是神仙打架吗?”一个玩家打开录像功能,设置直播和收费后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的变化。

    人皇冷哼一声,亿万灯火从遥望的天边聚集而来,覆盖雁落山方圆三十里天空,如天覆流火般涌向黄媚韵。

    黄媚韵抬手虚抓,撕裂空间的漆黑魔爪伴随着教民唱诵的白莲抓向人皇。

    “咔···”

    奇异的声音响起,出手的人皇和黄媚韵顿了顿,满天流火停下,撕裂空间的魔爪止住,一旁的李随风脸上露出惊容,身后的青莲剑影溃散消失。

    樊离身后浮现出一尊蔚蓝法相,自他夫人死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法相。

    就连当初诛伐逆人,遭万民反噬时,他也没有使用过的刀皇法相。

    这尊法相面容和他一模一样,只是表情状若疯癫,身上缠绕束缚着重重锁链,似乎一直在自封。

    法相上的锁链断裂,至癫至狂的凶霸刀意席卷九州。

    刀意冲霄九州惧。

    在这一刻,九州的天空就只允许有这股刀意的存在,什么人道灯火,幽暗魔爪,青莲剑影,瞬间被推平。

    远在大漠欢喜佛宗里,端坐在主位上的怜花忽然睁开眼,脸上露出惊异:“不知不觉间他竟到了这一步···”

    樊离双眼亮起两抹红光,像两粒嗜血神珠,他英俊脸上忧郁的神色不在,变成疯戾凶狂,平举手中的长刀。

    没有攻击,但恐怖的刀意肆虐扫荡,李随风身上衣衫开裂,脸上皮肤出现道道血痕,人皇和魔主依靠权柄凝聚的身影被洞穿。

    “离开雁落山。”他说。

    寂静无声,李随风御剑而去,人皇化作灯火消散,黄媚韵的白莲黯淡。

    漂浮在半空的樊离低头看向那座小坟,断裂的锁链再次缠绕在法相上,眼中红光凶戾渐黯,变得温柔似水,神色变得忧郁。

    飘落在小坟前,他安静坐下,对郑景仁和樊青衣视而不见。

    郑景仁看着樊离孤寞的背影,心中忽然有点感慨。

    盖压九州无人敌,小坟边上孤人存。

    ······

    兖州太安城皇宫的御书房中,人皇脸色复杂的放下九州印玺,抬头看向门外。

    一道剑光自天上压落门前,李随风抬步走进,他身上衣衫换过,脸上还残余着几分敬佩:“樊离确实厉害,老书袋不出来,明着强取不了郑景仁的气运。”

    人皇沉默片刻,喊来门外侍奉:“待郑景仁离开雁落山你们便出手。”侍奉鞠躬应声缓步退下。

    李随风带着一丝惋惜和唏嘘:“可惜当年公主死得太早,不然···”

    人皇眉头紧皱的看向李随风,万众拥戴的威严浮现。李随风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走出御书房。

    ······

    梁州,原梁王府所在,新朝之君黄媚韵坐在皇座上,她眼中沉沉浮浮的浮现白莲和真龙,语调清冷的开口:“让各地教众将郑景仁抓回来。”

    南疆深处的白莲圣母眼中白莲浮现,召来教中护法,安排吩咐。

    旁边的陈沁儿眼中露出一丝担忧,不过却没说话。

    ······

    见过樊离的无敌之势,不知道他对郑景仁的确切态度,人皇和魔主都不敢再亲自出手。

    他们不敢肯定,樊离究竟是要死保郑景仁,还是只想守着雁落山,这一点要让底下的人去试探。

    夜幕降临,漫天星光和皎白明月照亮大地。

    郑景仁下了雁落山,脸上换成一张方脸大鼻男子,身上的衣着也换成了青衫。

    他身上现在没有什么剧情任务,加上朝廷和新朝两边都想抓他,不管是为了一直期盼已久的精灵妹妹,还是暂且避过两边的追拿,前往骑士大陆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只是前往骑士大陆的路线,需要好好思量一番。

    是西行雍州进入大漠,然后越过边境,还是继续向北至港口乘船南下,到了东海城再搭乘跨境大船?

    以他现在在兖州的位置,前往雍州进入沙漠会快很多,若走水路则要慢上十天不止。

    在山脚的山道上踌躇片刻,他展开神行百变,朝西而行。

    在不知道两边势力如何发现他踪迹之前,留在九州的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出了九州地界,人道权柄用不了,人皇和魔主无处不在的异像就无法使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青莲剑仙李随风。

    没有走官道,郑景仁选择直线奔往大漠的路线,一路翻山越岭,遇到城镇便绕开。

    不休不眠连走八天,他穿过兖州进入冀州,再次回到千里雪原。

    日夜谨慎小心前进的他,精神早已疲惫不堪,趁着天色没有完全黑下来,他在雪原上找了个山洞,吃喝恢复体力后,将炎风刀抱在怀里,裹着防风衣沉沉睡去。

    夜幕掩盖大地,雪原上的风雪依旧弥漫,呼啸连天,一道身影逐步从远处走来,缓步走向郑景仁所在的山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