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地宫
    “那我们就今晚再走。”郑景仁收起斗篷,抬手一拳砸在地面。

    地面震颤,尘土飞扬,艾可米露抱着希兰躲到一边,面露惊色的看着郑景仁施为。

    这个看起来并没有多强壮的人类游侠,竟然拥有矮人和兽人般的力量。

    片刻后,一个方形深坑成型,郑景仁抬眼看向周围的红杉,炎风刀斩过,带着厚厚枝叶的枝干落下,将深坑掩得严严实实。

    “进去吧。”郑景仁留了个入口给艾可米露她们。

    艾可米露道了声谢,抱着希兰进入深坑中,郑景仁拿出吃的给她们,艾可米露吃完后不知是否实在太过疲累,很快又再次睡去。

    希兰对郑景仁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趴在艾可米露柔软的胸口上睡去。

    郑景仁把玩着穆尔萨的族徽,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

    当夜幕再次降临时,郑景仁拨开枝叶跳出,把艾可米露拉上来。

    趁着夜色,艾可米露继续在前面带路,郑景仁跟在旁边逗着希兰,时不时问艾可米露一两句。

    连续走了三个晚上,来到一处沼泽地前。艾可米露面露严谨的叮嘱:“一会通过沼泽的时候,一定不能发出声音,这下面有可怕的沼泽巨鳄,刀剑难伤,而且几乎免疫魔法。”

    经过这三天的相处,艾可米露已经大概知道郑景仁的性子如何,温和随性体贴,这让他们之间相处少了几分生疏。

    郑景仁不甚在意的点点头,目光看向沼泽中的诸多浮木。

    那些浮木上布满了淤泥,毫无规律的漂浮在沼泽上。他脚步轻快的跟在艾可米露身后,魔君法相悄然浮现。

    沼泽上的浮木动了动,而后开始飘向沼泽深处。

    两个夜晚后,两列巨树排列的中间有个小小的木屋。外面挂着‘穆尔萨地宫’的牌子。

    远远的看着木屋,艾可米露把希兰放在地上:“我们不能就这么进去,要改变一下···”

    十来分钟后,他们三个像一家三口一样,穿着冒险者的服饰走向木屋。

    木屋外没有人,里面有两个守卫,中间是一个向下的阶梯。

    两个守卫是剑士和法师,目带谨慎的看着进来的一家三口。

    流浪的暗夜精灵投奔地宫是常有之事,地宫一般都会盘查问清来人的根底,确定不是其他家族地宫派来的卧底后,一般都会让他们加入。

    艾可米露之前身为穆尔萨地宫的的主祭祀,对这种流程早已熟透,她使用的变身魔法,是专门针对穆尔萨地宫的检测魔法,完全测不出他们有问题。

    如今他们的身份,是在外游历冒险的两个暗夜精灵生下小孩后,不愿再继续冒险,想找个地宫安定下来。

    不知是检测魔法没测出问题,还是因为穆尔萨地宫因为之前反叛的事现在人手稀少的缘故,负责审核的人没有过多刁难便同意他们加入,分发了一枚族徽。

    之后便有精灵带着他们进入地宫,讲解地宫的分布和要注意的地方。

    地宫共分三层,沿途零星点着火把,最上面一层是穆尔萨家族的核心族人和旁系族人所在,月光之泉也在此层,平时的聚会祭祀也都会在此层开展。

    第二层是加入穆尔萨家族五百年以上的外姓族人所住,第三层则是五百年以下。

    这些东西郑景仁之前都已经通过艾可米露了解过,听起来并不是很难懂。

    下到第三层,虽然地宫里布有风元素魔法阵,但空气的流通程度还是很差,生活在此处的人,大多都担任着地宫的护卫,巡逻,以及打扫的工作。

    郑景仁他们也不例外,分配到了一间屋子后,便被安排到地宫通道处做守卫。

    地下的世界不仅只有地底精灵,还有钻地兽,科罗兽等等。

    它们一般都是被月光之泉的灵力吸引过来,护卫要做的要么是赶走他们,要么就通知地宫的其他人。

    希兰留在被分配的房间里,她还太小,不用工作。郑景仁和艾可米露则是换上穆尔萨地宫的服饰,前去站岗。

    站岗很无聊,郑景仁和艾可米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体内缓慢吸收黄龙气运。

    艾可米露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月光之泉附近,对反叛者的信息也是所知不详,只知道当时的反叛者们是从第二层冲上第一层。

    时间过得很快,艾可米露站久了有点疲累,她面带羞赫的开口:“我可以靠着你一会吗?”

    郑景仁无所谓的点点头,艾可米露温凉的身体靠在他身上,一暖一凉的躯体贴在一起,让她脸色泛起些许薄红。

    当地表天亮时,郑景仁他们和来接班的换岗,回到分配好的房间。

    希兰早已睡着,抱着枕头睡得正香。她因为诅咒的缘故,要不停的提炼魔力,变得非常嗜睡。

    郑景仁和艾可米露没有吵醒她,一左一右睡在小萝莉旁边。

    片刻后,艾可米露顶不住睡意,也沉沉的睡去时,郑景仁忽然坐起身,拿出当初没用完的软骨**散,轻轻吹在艾可米露和希兰脸上。

    收起**散和喷嘴,郑景仁换了一身衣服,脸上蒙上一块布,抬脚走出房门。

    他不信任艾可米露,这个抱着希兰逃出去的暗夜精灵。

    刚开始相遇听完全部经过后,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后来细细想来,一切都太巧了。

    她凭什么能够在追杀中带着这么重要的希兰离开?

    只要艾可米露睡着了,被她抱在怀里的希兰就再也不说话,一次两次的时候觉得希兰乖巧懂事,但多了就会让人觉得很奇怪。

    特别是那双好看的大眼睛,每次都会扑闪着跟郑景仁对视许久,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不能说一样。

    最让郑景仁起疑心的一点,是艾可米露带着他饶了两天的路,故意带着他走到沼泽地去。

    她以为郑景仁看不出来,但郑景仁每次在她们白天休息时,都会把她们休息的附近都逛上一圈。

    综上所述,郑景仁打算自己去这地宫走一圈,看看这地宫到底有什么名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