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层出不穷的禁咒
    两条紫黑色巨龙发出无力的低吼,连续抵挡几道禁咒,让已不是传奇境界的它们疲惫不堪。

    深蓝凝结,祭坛和巨龙被冻结成一体,艾琳娇小的身形跃起,手中多了一把青翠欲滴的大弓,白金长箭搭在弓弦上。

    “嗡!”

    狂风呼啸如刀,层层叠叠的刀风凝聚在白金长箭上,形成青金色的虹光,自上而下射在两条冻结的巨龙上。

    “轰!”

    两条冻结的巨龙瞬间被切割成片,但祭坛上出现一道幽暗阴影,他单手挡住青金虹光,另一手扬了扬,虚空浮现六芒星阵,根根金色骨矛射向艾琳。

    艾琳身在半空,没有地方借力躲避,但她脸上没有因为即将死亡而恐惧,只是带着浓浓的失落。

    就差一点,差一点就可以完成任务,毁掉祭坛,那个该死的色狼居然不出手!????紫光掠影闪过,郑景仁揽着她横跃躲过骨矛。在他原来所在的地方,被撕开的羊皮卷轴正化作狂暴的火元素凝聚。

    阿萨克伦站在阴影中,面色阴冷的看了眼天上的火云,嘴角露出冷笑:“蠢货。在这里,不死界君主的力量你将难以想象。”

    郑景仁闻言心中一惊,拉着艾琳朝峡谷外窜去。

    明艳赤红流火倾泄而下,一颗颗燃烧的陨石如雨点般砸落。

    阿萨克伦对落下的流火陨石不管不顾,抬手虚握抓向郑景仁。郑景仁身形一滞,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着往后倒飞。

    他心中一惊,用力的推了艾琳一把。艾琳被推得身形趔趄,回头看到郑景仁被祭坛上的阴影抓住。

    “咔!”

    冰冷的大手捏在郑景仁脖子上,寂寥死意直冲大脑,空间波动袭来,他和阿萨克伦的身影消失在祭坛上。下一刻,天上流火陨石浇落,瞬间将祭坛砸烧成焦土废墟。

    艾琳脸上露出复杂之色,那个色狼最后竟然为了救她,自己死了?

    不过她没有时间多愁善感,天上落下的流火和陨石已经来到近前,她只能开启神风之盾和撕开数张神风卷轴,快若轻风的冲向峡谷外。

    空间通道中,阿萨克伦冰冷的大手捏着郑景仁的脖子快速穿行,面带戏谑的开口:“吾早就知道你来了,一直不出手,就等着你靠近。”

    郑景仁双目紧闭,伪真气竭力抵挡冲向大脑的死意,气运之力快速朝右手凝聚。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吾会带你到最近的界面,吞噬你的灵魂,再以你的肉身联系回到骑士大陆,到时候,你的身体就能享受神的荣光。嘿嘿嘿,放弃挣扎···”

    阿萨克伦话没说完,郑景仁右手黄龙缭绕,强扭着脖子侧身横斩,断忧愁的刀光一闪而过,将阿萨克伦拦腰斩断。

    这一刀速度太快,阿萨克伦完全没反应过来,在他的感知里,郑景仁体内的能量一直在抵挡他的死意侵袭···

    是那道特殊能量?他已经能够掌控了?

    阿萨克伦被斩成两截的身形化作浓郁的死气消失在空间通道中,眼中的怒火似能融化冰山。

    白骨遍地的不死界中,骷髅王座上的阿萨克伦咆哮着站起身:“给吾杀!杀遍骑士大陆,杀入其他位面!”

    到手的鸭子飞了,还折了骑士大陆最大的祭坛,这怎么不让他暴怒。

    阴云死气如潮汐大海般汹涌澎湃卷向不死界各处,弱小的亡灵在这股威压下瑟瑟发抖。

    郑景仁揉着扭伤的脖子看着消失的阿萨克伦,看着周围裂纹越来越多的空间通道,回身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但没了阿萨克伦维持的空间通道,崩溃速度比郑景仁想象的要快,他一脚踏出,便觉身体失重坠落。

    不知坠落了多久,他从一个缝隙中掉出,摔在一片焦土上。

    头脑昏沉胸口憋闷几欲呕吐的感觉缭绕在他心头,趴在地上喘了好一会,他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打量眼前的世界。

    昏暗中带着赤红的天空,地面像是被岩浆浇过,空气中带着一股糊味。

    前方视野很开阔,连绵不绝的火山群和岩浆湖错落有致,一只只等级不明的火蜥蜴在岩浆中惬意的趴伏。

    郑景仁站在原地来回看了一圈,把他扔出来的空间裂缝早已消失。

    地上勉强能看出一些脚印,郑景仁拿自己的脚和脚印比了比,发现脚印和他的脚大小相差不大,证明此处除了怪物,还有类人形的生物。

    “希望是人类吧。”郑景仁嘀咕一声,顺着脚印走去。

    一路上小心的避开会喷吐火焰的火蜥蜴,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来到一座黑色巨山的山脚,仰头望去,昏暗光线下能看到山顶有座巨城。

    迈步上山,随着高度的提升,空气中的焦糊味没那么重,反而有一种香甜的味道流转。

    上到山顶来到巨城前,门口大开没有守卫,透过城门能听到里面的嘈杂喧哗。

    香甜的气息变得更加浓郁,而且闻起来似乎能让人心情变得愉悦,让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建筑是黑色石块搭建起来,风格偏向骑士大陆的尖角塔楼庄园,街道上能看到各个种族的人。

    人类,兽人,精灵,矮人,地精,半龙人,乃至恶魔。

    像个大杂烩,存在着各色各样的种族,而且不管哪个种族,是男是女,他们脸上都带着一股奇怪的笑意。

    看了眼城中最高大的那座塔楼,郑景仁缓步行去,目光在周围的人身上流转不定。

    他们不仅笑得奇怪,连穿着都很···奔放。

    特别是恶魔种族,身体肌肤偏红,头生两根弯角,男的直接在腰间围了一条布,露出一身健硕的淡红肌肉和蝙蝠翅膀。女的披着一条薄纱,傲人的身材似遮非遮更是引人夺目。

    拐过两条街,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广场,那座最高大的塔楼就在广场对面。

    广场上摆着一个类似于擂台的东西,昏暗的光线下围了一圈人,他们大声的朝擂台上呼喊,吹着口哨,也有大骂的。

    “该死的蠢货,掏她屁股蛋啊!”

    “对,捏她!用力的捏她!”

    “幺妹你不行啊,舔他啊!”

    ···

    听到系统自动翻译过来的语言,郑景仁原本不甚在意的面容变了变,已经绕过人群走向高大塔楼的他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擂台。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会有如此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