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感上架感言
    裁判收好女半龙人的号牌把她踹下去,朝台下的女矮人招招手,那女矮人立刻翻身跳上擂台,脸上满是兴奋的盯着郑景仁。

    “来吧小伙子,我会让你知道原始的冲动才是**的巅峰。”女矮人摩肩擦踵的相互砸了砸拳头。

    郑景仁哀怨的看了眼裁判,这老混蛋都给他安排了些什么对手?

    说好的精灵妹,猫耳娘,妖娆恶魔女呢?

    裁判对郑景仁哀怨的眼神视而不见,他见识了郑景仁连续两场近乎秒杀的手段后,专门给郑景仁选这个女矮人。

    这女矮人在**之都的名头不比女半龙人差,她不知道练的什么斗气,一身铜皮铁骨对肌体触感大大减弱,在这种互摸的擂台上占尽先天优势。

    “开始!”他一声令下,转身跳下擂台。

    女矮人脚下一跺,面带狞笑朝郑景仁扑来,一双粗糙的大手抓向他的裆下。

    郑景仁被女矮人的狞笑惊得裤裆一阵发凉,要是被这双粗糙的大手抓住,摧残的可能性大过享受···

    他脚下疾点,躲过女矮人双手来到她身侧,就要展开金银指时,那女矮人一声低喝:“大地力场。”

    沉重压力落在郑景仁身上,压得他速度大减,骨骼咯咯作响,女矮人霍的转过头,双手朝郑景仁某处抓去,笑得露出一口大黄牙:“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无处不在的重力。”

    魔君法相浮现,压力骤减,郑景仁大手一挥将女矮人的双手拍开,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快速在女矮人身上游走。

    入手触感如同点拍在金铁上一般,手指点得生疼,真气渗入变得薄弱,对女矮人穴道刺激不大。

    女矮人不屑的大笑出声:“你在给我挠痒痒吗?情爱之事要这样!”

    她左手覆盖着一层土黄光芒,朝郑景仁虚压,右手大张如老鹰抓小鸡一样探向郑景仁的裆部。

    沉重的压力压得郑景仁双脚陷入擂台,魔君法相如水波般摇晃。

    重力法则的女矮人?郑景仁心中大惊,右手挡在裆下,挡住女矮人抓来的右手,左手贴身十八摸用力的抽打在女矮人身上。

    “啪啪啪···”

    二人呈僵持状态,女矮人左手维持重力力场,以免郑景仁逃离,右手探向郑景仁裤裆。

    郑景仁右手抵住女矮人右手,以免被抓到转修葵花宝典,左手抽得噼啪响。

    他抽得伪真气覆盖的左手发红发肿,女矮人舒服的眯起眼,双手的力量逐渐变弱。

    有效果。

    感应到女矮人的力量变小,郑景仁左手抽得更欢了,“啪啪”之声不绝于耳,期间伴随着女矮人的低哼。

    若没有看到他们二人僵持的身形,只从声音来判断,肯定会引起误会。

    当女矮人无法再维持重力力场时,郑景仁脚下一勾,右手下拉将女矮人掀翻在地,双手对着她的臀部就是一顿猛抽。

    原本拍鼓手讲究的是一个震颤,力度把握要刚刚好,这样才能让被拍者感到十足的震颤快感,而不是一巴掌抽上去只有疼痛覆盖。

    但面对这个铜皮铁骨的女矮人,他不得不全力出手,伪真气像是沸腾一样,浑身力气都聚集在双手,左右开弓抽得不亦乐乎。

    女矮人趴在地上春意流转,发出“哦耶、法克”的叫声,听得围观的观众齐齐咽了口唾沫。

    并不是女矮人有多诱人,而是郑景仁这样的抽打,反而让女矮人产生了似乎无法抗拒的快感,让他们心中的**也在升腾。

    他们就喜欢看这种疯狂催生荷尔蒙的直接粗暴,这种粗鲁的啪啪声音,让他们心中的**无限放大。

    脑海中都想着,如果被压在地上狂抽的那个人是自己,会不会也舒服得要上天?

    之前获得‘6’字号牌的猫耳娘眼中粉光闪烁的盯着郑景仁,双手虚握成拳抬到嘴边,伸出粉嫩舌尖轻轻的舔着白皙手背。

    当郑景仁抽得双手剧痛,红肿得夸张时,女矮人终于低吟一声,浑身绷紧后软下去,粉色的动情能量从她身上升起,融入郑景仁体内,兰花宝典46%。

    裁判拿着‘3’字的号牌上来交换,再次问了句:“继续?”

    郑景仁摇摇头,双手红肿止不住的颤抖,咬着牙瞪着他道:“我休息一下。”

    裁判老脸笑了笑,朝郑景仁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台,一脚把女矮人踹下去后开口:“下一对。”

    郑景仁下了擂台,周围立刻围上来一群女性,有人类,有精灵,有矮人,有半龙人,有兽人,有恶魔,也有地精,热情奔放的邀请郑景仁去她们家做客交个朋友。

    郑景仁挥动着红肿的双手,谢绝了这些女人的邀请后,找了个类似酒馆的地方进去。

    酒馆里更加昏暗,角落里传来阵阵浅吟,似泣似笑的媚音缭绕耳边,酒水和食物以及那绯靡气味混合在一起,郑景仁眉头轻挑的吹了声口哨。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拿出烤鸡和水开始恢复体力,伪真气运转到双手上,消除双手痛感···

    阿蓝云在东瀛观赏了两天樱花后,继续搭乘船只东行,在海上漂泊了将近三十天后,她踏上了骑士大陆的土地。

    这里人的长相和九州差距很大,而且窃贼很多,她刚下船就有窃贼想来偷她的荷包,结果被她的蛊虫咬了口直接毒死。

    虽然语言不通,只能用肢体语言来比划做些简单的沟通,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游玩的心情。

    她带的金银足够,一边游玩一边吃着当地美食继续向东而行,深入骑士大陆内地。

    而樊青衣早在十天前就已经踏上骑士大陆的土地,下船时恰好遇到从地下钻出的亡灵攻击平民,她担任捕头已久,一身正气深入骨髓,看到此景立刻抽刀而上。

    她的粉丝团青衣卫也嗷嗷大叫的冲上去,看得接了任务赶过来的骑士大陆玩家破口大骂。

    抢任务怪抢到别的服务器来,九州玩家这么猖狂的吗?

    樊青衣没管玩家们如何,杀光亡灵后飘然离去,速度快若惊鸿,青衣卫的玩家们没追几里就被甩得不见踪影,纷纷哀叹呜呼。

    奔行在荒野上,樊青衣也没个确切方向,甩开玩家们后速度降下来,朝着骑士大陆内地走去。

    她此行的目的除了找到突破真境的契机外,还有临走前樊离叫她办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