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此生阴阳(第七更)
    “呃啊···”

    第四叠的圆弧刀光劈出,郑景仁仰天长啸,脑海中的剧痛让他心跳加快,血液在血管快速流淌,眼球里细小血管被撑开,鲜血涌落眼眶,扔下炎风刀跪在地上双拳一阵乱砸。

    在录制视频的玩家只见前面密密麻麻的骨海齐刷刷倒下,中心位置的九州npc双眼流血对着地面锤砸,紫光一闪他便化作成白光死掉。

    “沉沦吧,这般抗拒又是何苦?”魔君法相站在他身后,眼神淡然,嘴角微勾,伸手按向郑景仁脑后,虚幻的身影逐渐融入郑景仁体内。

    “嚇!”

    不似人声的低吼从跪在地上的郑景仁喉咙里发出,他脑海中的痛感到达了顶点,身体的力量在消失,感官变得模糊。

    心身大海中,无情真意巨大的半透明身影浮现,一口将他“吞”下。

    奇妙的感觉传到意识中,明明没有受到束缚,却觉得周围不断挤压收缩,似乎要压扁吸收掉他,之前撑得他意识快要爆掉的疯魔真意平复下来,形成一层淡淡的荧光挡在挤压的周围。

    他跪在地上的身体周围散发一层死寂冷漠,刚刚被腰斩的遍地骷髅快速腐朽。

    现出龙身重伤的龙巫妖感受到那股令亡灵都心寒的死寂,它仿佛在郑景仁身上看到阿萨克伦的影子,重伤的他快速后退。

    “嗡···”

    奇异的嗡鸣声传来,穿着蓝色衣裙的阿蓝云脚下踩着一团蛊虫群飞至,蛊虫群中传来阿乌古的声音:“时间刚刚好。”

    下一刻,蛊虫群从阿蓝云脚下散开飞到郑景仁身上,尖利口刺刺入他皮肤下,带着他身体飞向森林外,阿蓝云面带担忧的施展轻功跟上。

    郑景仁只觉自己意识快要被压扁时,忽地生出一股暴戾之意,暴戾的意识逐渐拉长,形成一个意识身体,疯狂的挥拳砸向周围。

    砸碎这牢笼,砸碎这想要吞噬他的无情真意,砸碎这困锁他人生的游戏。

    “嘭嘭嘭···”

    无情真意半透明的肚子被砸得如波浪般翻滚,他吞噬挤压的速度变慢,加上外面的蛊虫不断吸收他的力量,情况一时间僵持住。

    他冷哼出声看着身外的蛊虫:“你能吸多少?别最后把自己撑死了。”

    他并不在意郑景仁的濒死反抗,只要没有这些蛊虫,郑景仁再怎么挣扎也是无用功。

    郑景仁意识往上扫了眼,虽然不知道是谁来救他,但他怎么也不会放过这个求生的机会。

    疯魔真意的荧光聚集到双拳上,砸得无情真意的肚皮快速撑大,仿佛就要被锤裂。

    随着他的锤打,蛊虫吸收的速度变快,无情真意巨大的身形开始缩小。

    但他冷漠的脸上毫无俱意,冷笑着仍由郑景仁反抗和蛊虫吸收。

    将近一分钟后,原本细小的蛊虫身体开始涨大,飞不动的它们和郑景仁一起坠落在地,吸收速度开始变慢。

    远在九州南疆寨子中,躺在躺椅上的阿乌古苍老脸庞露出几分痛楚。

    乾算子看着阿乌古的老脸,眉头紧皱的低语:“来不及吗?”

    再一分钟,原本寸许大小的蛊虫变得如拳头般巨大,覆盖了郑景仁全身,阿蓝云守在一旁着急的咬着下唇。

    心神大海中,无情真意半透明的身形缩小到只比郑景仁大一圈,但不管郑景仁在他体内如何撕扯捶打,硬是冲不出无情真意那半透明的身体。

    若是有刀···

    郑景仁意识中升起这个念头,覆盖在他手上的疯魔真意似乎感应到他的想法,聚集到他右手,开始逐渐拉长。

    一个白衣身影如蜻蜓点水却又快似惊鸿的来到近前,对着阿蓝云点点头,看向倒在地上被蛊虫覆盖的郑景仁。

    右手握住刀柄,气息已近真境的她神采飞扬,星目如寒的拔出相思刀:“此刀,不斩肉身不斩人,只斩无情负心辈。”

    随着樊青衣的话语,相思刀上缠绕着一股奇异气息,不单有樊青衣的,也有樊离那近乎道境的飘渺远扬。

    她一步上前,相思刀竖劈斩落!

    郑景仁握着疯魔真意所化长刀,眼中疯意滔滔露出一丝狞笑,意识凝聚的身体融入刀中。

    此生阴阳,只此疯魔一刀。

    长刀横扫,带着郑景仁的精气神和斩破牢笼的决绝,斩出他寻求的自由。

    “嚇!嚇!”

    相思刀和疯魔长刀一竖一横,在无情真意半透明的身体斩出一个十字,从他肚子里飞出一把长刀,长刀快速变大,化成郑景仁的模样。

    无情真意冷漠的面孔怒吼着化作一团精纯的透明能量,源源不断被吸入郑景仁体内。

    身体重归掌控,他睁开眼,布满鲜血的眼中尤有挥之不去的疯狂,身上伪真气完全化成真气,密密麻麻的蛊虫从他身上脱落,法相五官清晰,与他一模一样。

    手掌轻拍翻身立起,一步上前捏了捏樊青衣和阿蓝云的脸蛋:“多谢两位娘子不远千里前来救,娘子稍等片刻,为夫去去就来。”

    “啐···”阿蓝云俏脸通红的拍开郑景仁的手。

    “哼!”樊青衣轻哼一声,伪真气流转将郑景仁的手震开,背过身当没听见。

    郑景仁张狂大笑,纵身后跃奔向亡灵大军,速度比伪真境时快了将近一倍。

    他炎风刀还在原处,刚才第四叠刀罡将周围的骷髅兵杀得几乎干净,此刻战场上只剩下一些高阶亡灵。

    其中亡灵法师不断召唤新的骷髅士兵,但没有一定数量的骷髅兵做掩护,他们召唤的速度远赶不上被精灵大范围魔法箭矢杀死的速度。

    没了海量骷髅兵,加上不死君主要找的人在外面,这些高阶亡灵边抵挡边后撤。

    郑景仁脚下轻点,身形跃至半空,抬手将落在白骨堆上的炎风刀摄到手中,黄龙气运缠绕,横身斩出六叠劲的‘断忧愁’劈向逃离的高阶亡灵。

    “嚇···”

    紫色真气包裹青风璃火,外围黄光弥蒙,形成一片宽长的四色刀光。

    四色刀光一闪而逝,首当其冲是体型巨大的骨龙,跑动的巨大腿骨直接被斩断,后续的亡灵法师直接被腰斩,直到龙巫妖和死亡骑士面前才被挡下。

    见此情形,这些亡灵更加不敢停留,慌不择路逃向外面。

    郑景仁嘿笑一声,脚下轻点跃到那被砍断腿走不了的骨龙头上。

    惊怒的骨龙正甩动龙尾要将这狂徒抽下去时,郑景仁直接探云腿踹下,以骨质坚硬而闻名的骨龙头骨瞬间裂纹密布,狠狠的砸倒在地,激起一片碎骨片。

    六叠劲第四叠竖劈,将这骨龙的头骨劈成了两半,升级白光再次亮起。

    他站在被劈成两半的骨龙头骨上,看向树根上震惊的精灵长老吐气开声:“我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