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洒脱与温存
    神珠绿洲的湖边,怜花眼中光彩熠熠,脸上带着一丝诧异的微笑:“竟然过了···”

    南疆寨子里的阿乌古睁开眼后长吐一口气:“樊离女儿最后关头赶到了。”

    乾算子笑眯眯的点头,面态洒然靠躺在躺椅上,端起茶杯细细轻抿。

    ···

    精灵长老没有废话,抛出一个木瓶扔来。

    郑景仁抬手接过,浓郁的生命气息从木瓶里扩散。

    生命之泉(史诗)(3):治疗伤势的神物,延年益寿,生命值上限+300

    (可修复自然系物品)????郑景仁微微点头,给了3份还算可以。收起生命之泉后继续开口:“艾琳小姐没事吧?”

    “受了点伤,在生命之泉旁边修养。”精灵长老和雄鹿德鲁伊开始安排人手清点伤亡情况,闻言回身答了句。

    没死就行。

    郑景仁心中暗念一句,化作紫光射向森林外,落在樊青衣和阿蓝云身前。

    能在这异国他乡见到她们,郑景仁心情很愉悦,除了感动还有暖意,嘴角轻勾,神情松散惬意:“跟我说说吧,你们怎么会到这来?”

    樊青衣迈步走向亡灵逃窜的方向,神情自若眉眼含笑:“我来可不是单纯为了你,我是来寻找突破真境契机的。”

    阿蓝云俏脸欢喜,挽着郑景仁的手臂跟在樊青衣后面,语态娇憨:“我可是专程来找你的哦。”

    郑景仁颇为惊讶的看向阿蓝云:“真的?”

    “嘻嘻···假的。我到了附近,爷爷的蛊虫才带着我来找你。”阿蓝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那你爷爷怎么确定我位置?”郑景仁先是点头,而后又疑惑的开口。

    “爷爷曾经帮你驱除过蛊符吗?那时候他就顺手在你身体里留了个蛊虫···”阿蓝云说到后面脸蛋有点羞红。

    卧槽,这老货。玩蛊的人都这么阴吗?

    郑景仁心中暗骂,真气流转检查自身,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他留蛊虫在我身上干嘛?现在还有吗?”

    “应该是怕某人把他孙女拐跑了。”樊青衣走在前面头裙角飞扬,揶揄的话语中带着几分笑意。

    阿蓝云脸上薄红飞艳的轻笑,似乎是默认了这个答案。

    郑景仁咳了咳,立刻转移这个话题:“那青衣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在找死亡气息浓郁的鬼物练刀,到了这附近,相思刀就带我来了。”樊青衣提了提手中的短刀。

    意思说樊离早就看出他身上有问题了,只是一直没说。

    又或许樊离当时在天牢里说的那些话就有点醒我的意思,只是当时我没反应过来。那阿乌古呢,他也是虚道境修为?

    郑景仁心中暗自思量,转眼看向俏脸薄红的阿蓝云:“阿蓝云,你爷爷是什么修为?”

    “不知道,我们练蛊的跟普通的修行方式不一样,主要还是看本命蛊的修为。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一个道人找爷爷算了一卦,然后爷爷才让我出来。”

    阿蓝云想起那个道人现在都觉得奇异,算了一卦就能让爷爷把她放出来。

    算卦?

    郑景仁下意识的想到乾算子,问清阿蓝云那道人的穿着外貌后,确定那道人就是乾算子。

    这人情欠大发了,乾算子估计还有事等着他。从上次的情况来看,这算卦的喜欢按因果律来办事,先帮你一次,然后再让你还回去。

    正想着,郑景仁抬头看向前方,他们走的是那批高阶亡灵逃窜的方向,此刻前方传来阵阵死灵魔法波动,估计是那些高阶亡灵和谁打起来了。

    樊青衣再走两步,感应到前方的战斗波动,脚下轻点,化作翩飞蝴蝶冲去,郑景仁揽住阿蓝云的纤腰抬脚跟上。

    穿过残木破地,看到了前方的高阶亡灵,被一群毛发暗青,看起来如狼人一样的兽人围攻。

    这些狼人数量近百,身上缠绕着狂风法则,速度极快,利爪探出有一尺长,如无数道青风暗影在亡灵中反复跳窜。

    高阶亡灵剩余的数量不到五十,难以抵挡众多狼人。龙巫妖现出龙身,挥舞着翅膀朝天上飞去,一些反应快的亡灵跳到龙巫妖身上,反应慢的则被留下做断后替死鬼。

    樊青衣站在战场外黛眉微皱,回身看向郑景仁:“就在这里分开吧,你在旁边肯定不会让我深入险境,而我突破的契机只有在不断的战斗才会出现,等回九州再聚吧。”

    郑景仁愣了愣,没想到樊青衣这么快就要走,想要挽留,但看着她好强不服输的秀气脸庞又不知怎么开口。

    樊青衣看出郑景仁脸上挽留,嘴角微勾转身离去,飒爽的声音传来:“我不会被你撇太远。”

    微风吹来,吹动她的发丝裙角,却吹不灭她意气勃发的星辰双眸。

    常言道,谁说女子不如男。

    郑景仁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心里不舍也有赞叹,青衣要是生活在现代,肯定是个女强人中的女强人。

    “青衣姐姐真洒脱,我就不行了。”阿蓝云看着樊青衣远去的背影,眼中带着崇慕的神采,温顺的靠在他肩上,轻声呓语:“让我靠一会。”

    郑景仁闻言轻轻揽住阿蓝云,难得的没有偷瞄阿蓝云胸口,而是静静的享受这他也许久没享受过的宁静。

    只是他们站在这里你侬我侬,那边打生打死的狼人有点受不了了。本以为这些人类是赶过来帮衬的,结果过来强行秀恩爱喂狗粮。

    “混蛋···”

    狼人的头领低骂一声,加入战场解决掉最后那几个亡灵后,对着那两个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人类冷哼一声,带着其他青狼勇士朝月光精灵的所在走去。

    阿蓝云眨了眨眼,捂着嘴轻笑:“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郑景仁低头噙住她的嫩唇,一阵吸吮搅动亲得阿蓝云脸蛋通红,娇躯发软才松开她,一脸坏笑的开口:“这才叫过分。”

    阿蓝云看了眼还没走远的狼人,羞的捏起粉拳对他一阵乱砸。

    嬉闹了一会,阿蓝云把脸埋在郑景仁怀里,闷声闷气的道:“我也要回去了,爷爷的蛊虫说受不了刚刚吸收的那些能量,让我赶紧回去。”

    郑景仁脸色僵了僵,随即抚着她柔顺的发丝:“那我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