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好巧啊(第二更)
    九州疆土辽阔,洞天福地诸多,其中青莲学宫便隐藏在尘世不可捉摸的洞天中。

    秀才模样的李随风神态逸散,方步阔行,与路过的学宫弟子相互点头致意,逐步行至学宫深处的院子。

    院子不过十丈大小,地上种了浅浅的一层青草,中间种着一棵桂花树,树下摆着躺椅和一株青松盆景,躺椅上躺着个正在摆弄盆景的老人。

    草地盆景桂花树,青衣儒衫垂暮人。

    “老书袋不是我说,就您这手艺,剪秃了这青松它也长不出什么道韵来。”李随风人如其名,走到桂花树下靠着树干调侃这位老人。

    老书袋抬眼瞥了眼李随风,又低下头摆弄青松盆景,布满皱纹老脸轻笑:“你懂个屁。”

    “哟哟哟,瞧这话说的,粗鄙不堪有辱斯文,当初拿教尺打我手心,让我张口圣贤书闭口儒家意的老先生哪去了?”李随风摸出酒葫芦喝了一口,完全没有学生面对先生的拘谨。

    “你这小混蛋,是我拿不动教尺了,还是你李随风飘了?”老书袋被调侃有点羞恼,瞪了眼李随风后,目光回到青松盆景上正色道:“姓郑的小娃娃有点意思,等他回九州带他来一趟。”

    “明着给人皇上眼药?”李随风闻言收敛起随意姿态,站直身后正色看着老书袋。

    “新朝一起,人道皇权被均分,就算以后权柄的威能二次提升也不足为患。加上樊离现在也不站在朝廷这边,这代人皇要是不借着历代人皇留下的底蕴突破,恐怕很快会被新朝吞并。”

    老书袋手指轻轻在盆景上划过,随意说着九州事脉。

    “新朝的黄媚韵这么强?”李随风眉头挑了挑,想起当日在雁落山上看到的那个化身,感觉并没有比他强上多少。

    “她的命格因那姓郑的小娃娃变了,加上后面的真龙血和新朝香火朝拜,走到我这个境界是迟早的事。”

    说到这里老书袋瞥了眼李随风,见他脸色略有凝重后才继续开口:“不过若不能统一九州,承担着新朝的她也就只能止步在此。”

    老书袋深知他这个弟子看起来随意洒脱,其实内心孤傲更胜常人。

    他故意详细的给李随风讲解,就是想让他知道跟他同辈的人都要比他强了,想刺激他收收性子,让他专心修炼,早日踏入道境。

    李随风听完后“嘁”笑一声,转身走向院子外:“走了。”

    老书袋眯着眼躺回躺椅,手指在盆景上轻轻滑落,口吐轻言:“老头时间不多了,到时候青莲学宫你扛得住要扛,扛不住也要扛。”

    李随风脚步颤了颤,捏了捏腰间的酒葫芦逐步离开。

    老书袋的手指从青松盆景上收回,青松的树冠此刻被他手指的气劲剪得只剩一个‘郑’字。

    浑浊的目光望向青莲学宫的上空喃喃自语:“金鲤跃龙门,却跃不出这方浑浊大世。”

    ···

    黄媚韵端坐在平襄城新建起的观星台上,炼化体内的真龙血和教民朝拜之力,朵朵白莲在她周身幻生幻灭。

    她的魔尊法相身下多了个白色莲台,气息由原本的狂霸凶戾,变成了俯瞰众生的威严霸道,她的道路,融合了朝廷朝拜之路后,注定便只有堂堂正正的霸王之道一途。

    半响后她睁开眼,一双眸子如星辰耀世,照亮了这方天空。她看了天上的星辰片刻,威严纵生看向北方太安城低哼一声。

    ···

    某个洞天福地中,这里僧人众多,如是地上佛国,红瓦黄墙的庙宇诸多。

    一间大雄宝殿中,粉雕玉琢幼童般的小和尚端坐在佛像前,拿着比他手臂还粗的犍槌平稳的敲着木鱼。

    他面容虽稚嫩,但神态安详似老者,半响后他放下犍槌声音稚嫩的喧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一个肥胖和尚拿着啃了一半的猪蹄油光满面走进:“六祖,您找我。”

    小和尚看着肥胖和尚的模样,稚嫩小脸上无奈叹息:“等郑施主回九州,你且去与他结个善缘。”

    肥胖和尚摸了摸袒露出来的肚皮应了一声:“六祖放心吧,喝酒吃肉拉关系我最在行。”

    小和尚稚嫩的小脸抽了抽,挥了挥僧袍示意肥胖和尚退去,转身坐下对着佛像念诵经文。

    肥胖和尚嘿笑一声,转身出了寺庙。

    ···

    东部海岸的铁炉堡,是骑士大陆矮人的聚集点,也是骑士大陆里拥有跨境大港的城镇。

    此城钢铁工艺发达,甚至可以说是由钢铁建造起来的城堡。

    郑景仁狠狠的亲了阿蓝云一口后,把泪眼朦胧的她送上跨境大船。

    “待小爷踏入虚道境,回九州定要搅你们个天翻地覆。”

    郑景仁看着大船消失在海平线上,想起对他虎视眈眈的两朝,低声咒骂一句转身看向这座钢铁城堡。

    走进街道随意找家旅馆进去开好房间,关上门后再把‘自然女神的庇护’摘下,拿出生命之泉小心的倒出。

    散发浓郁生命气息的绿色液体倒在绿叶吊坠上,绿叶吊坠如干枯已久的海绵,不断吸收水份。

    听到这个提示声,郑景仁立刻停下,生怕倒多浪费。盖好盖子收起生命之泉,看了眼属性,跟原来一模一样,把项链戴上,保命技能回来,又可以使劲浪了。

    心情不错的他起身走下旅馆,在矮人老板的热情介绍下这里点了份当地的特色——烈酒鸡。

    用烈酒喂养大的鸡,烤出来后酒香四溢,矮人们的最爱。

    “相信我,亲爱的旅客,你一定会爱上这个烤鸡,有位东方来的铁匠,他只吃过一次就再也离不开它。”矮人老板给郑景仁说着他家烈酒鸡的魅力,郑景仁听得眼睛眨了眨。

    “那位东方来的铁匠还在你店里住吗?我要问问他是不是真的。”郑景仁喝了口朗姆酒,大笑着回应。

    矮人老板听出郑景仁话语中的调笑,骄傲的摸着胡子开口:“当然,他离不开我这的烈酒鸡。他每天都去铁匠工会,晚点就回来找我要烈酒鸡。”

    矮人老板的话音刚落,旅店门口就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郑景仁看到这身影,脸上的面容变化,现出他自己的面孔微笑着开口:“张神匠,好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