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回来了?(第一更)
    绿色大树虚影浮现护住他,山石被压成齑粉,整座岛屿都在下沉,宝藏被推得四散飘飞。

    看着这片末日般的景象,郑景仁翻手收起包裹,探云腿连点,在大树虚影结束前冲出暗蓝色海水范围,看到那五头海龙脱身后齐声长吟。

    海水凝聚在它们上空不断压缩,形成一粒水珠,水珠通体乌黑,压得空间不断坍塌。

    银月矛出现在郑景仁手上,抬手甩出‘游龙之掷’射向水珠,也不看战果如何,转身奔向铁炉堡方向。

    “咻···”

    空气中水雾被穿透,留下一道细细的真空通道,尚未完成的水珠“轰”然炸开。

    龙语魔法被中断的反噬痛楚还没来,下面那五条海龙已经被炸开的乌黑海水压得骨骼变形,连忙顺着巨力不断下潜。

    体型最大的那头海龙盘旋在海岛上空,一双竖睛看了眼奔逃的郑景仁,又看看被海水冲落的财宝。

    杀贼还是护宝,这让它有点犹豫。片刻后,上颚的剧痛让它发出一声长吟,通知被压到海底的五条海龙去把宝藏收回,它则挥动翅膀追向郑景仁。

    压塌空间的恐怖波动消失,郑景仁回头扫了眼,看到追来的海龙后手里多了一张神风卷轴。卷轴撕开,轻风缭体,身体变轻一半。

    踏波而行,他速度快得像一道贴着海面飞行的紫色虹光,天上海龙发出的瞬发魔法连摸都没摸到他。

    海龙愤怒的咆哮一声,收敛翅膀扎入海水,水流分成数股,不断推动它身体追向郑景仁。

    一人一龙速度极快,转眼间海龙的巢穴岛屿便被甩得不见踪影。

    8秒时间刚过,矛身被炸得有点弧度的银月矛回到手上,郑景仁看了眼显示(轻微损坏)的状态,心疼的将它塞回锦囊。

    要是没拿够材料,或者这次没打造出仙品轻甲,这波就亏大了,不过张鸦九就在铁炉堡,让他帮忙修复一下应该没问题。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了眼身后的海面:“就你自己也敢追过来,真当小爷不是爷了?”

    他突破到真境之后,真气恢复速度比以往快了一倍,加上千变万幻的特效,仿佛在体内装了一台永动机。

    此刻不过短短十秒时间,使用‘游龙之掷’消耗的真气已经恢复过半。

    抬手拔出炎风刀,断忧愁的三色刀光斩下,海面上像是出现了一条巨大的伤痕,海水被剐分,三色刀光一闪而逝斩向追来的海龙。

    海面下的海龙一直盯着郑景仁,它竖睛中闪过一丝骇意,它吃过这一招的苦头,上颚现在都还在流血。

    紧贴着背脊的肉翅张开,推动它前进的海流变成逆推,前冲的势头快速停下,巨大的反冲力压得它有点难受。

    但它没时间呻吟抱怨,因为郑景仁已经扎入海中冲到它身前,手中的炎风刀斩出第四叠的刀出无我。

    凌厉刺眼的紫色弧光在海中一闪而逝,斩断海龙头颅,一路深入海底,将海底劈得沙石激荡,暗流激涌,留下一条深深的海底沟壑。

    右腿探云腿踢出,身形射向海龙身体,抬手一抚,将海龙尸体和头颅收入包裹中,转身跃出海面,踏波奔向铁炉堡。

    “虽然是亚龙,但也算是屠龙了吧,怎么不给屠龙称号什么的。”郑景仁边行边嘀咕,得了海龙尸体的他,心里对银月矛的轻微损坏稍微释然。

    毕竟跟‘龙’字沾上边的,在骑士大陆里属于顶级材料,海龙是高等亚龙种,一身材料也不会差到哪去。

    半小时后,使用了神风卷轴的他再次踏上铁炉堡的土地,回到旅馆找到张鸦九。

    张鸦九此刻在房间准备睡觉,见郑景仁出现在门外,以为他这两个多小时是去打探海龙弱点去了,现在回来跟他打招呼准备出发,随意的摆了摆手:“去吧去吧,好好努力。”

    郑景仁嘿笑一声:“仙品装备要出世了,还睡什么觉?”

    “你已经···”张鸦九愣愣的看着郑景仁,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郑景仁笑着点点头,伸手指了指楼梯:“走不走?”

    “走走走,兄弟你可真牛啊!”张鸦九连忙回房套上一件衣服,和郑景仁一起走下楼梯。

    “先别高兴得太早,我也不知道东西全不全,海龙急红眼了把整个岛都轰了,很多东西掉海里了,而且有个事要麻烦老哥。”和张鸦九走下楼梯,郑景仁轻声开口。

    张鸦九的玩家徒弟听到声音开门出来,看到张鸦九和郑景仁走下楼梯的背影,他眼珠动了动,抬脚跟在后面。

    “我这里有点老本,一起凑凑说不定就够了,不过你得把钱给我。”张鸦九满脸兴奋,随即又开口:“什么事郑兄弟你说说看。”

    郑景仁拿出矛身微微弯曲的银月矛递给他:“银月矛损坏了,老哥你看能不能修好?”

    “没问题,这点小意思,就当我观看仙品出世的报酬吧。”张鸦九给郑景仁吃了定心丸,脚步加快的走向托尔斯铁匠铺。

    托尔斯此刻心情即紧张又亢奋,他想在那个东方人把材料带回来前好好休息一下,为接下来的打造工作养精蓄锐。

    但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就能看见一件精美的轻甲浮现在眼前,让他恨不得立刻跳起来抡起大锤就是一阵砸。

    “大地母亲在上,我一定要稳住。”托尔斯低声的说了句,然后缓缓闭上眼。

    “呯呯呯···”

    门外传来敲门声,托尔斯低声咒骂一声,翻了个身没理会。

    “呯呯呯···”

    这次的敲门声更加急促,声音也更大,托尔斯拉起被子盖过头顶。

    “呯呯呯···”

    托尔斯气急败坏的掀开被子跳下床,边走向门口边咆哮:“哪个混蛋不要命了?不是写着今天不营业吗!?”

    他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口拿出他的小锤子,准备开门后就狠砸门外人的脚趾头,让他知道打扰一位铁匠宗师休息的后果。

    门打开,他看都不看来人是谁,精致的小锤子直接砸向最前面的那只脚。

    郑景仁早就听到托尔斯的怒吼,他弓指弹出一道劲气,将托尔斯的小锤子弹落:“托尔斯先生,是我们,我们又回来了。”

    托尔斯没能砸到,气得就想拿出大锤,抬头看到是郑景仁和张鸦九后才勉强压下怒火,不过语气还是很恼火:“有什么事?我要为接下来的打造养好精神,你也抓紧去海龙巢穴。”

    “我已经去过了,而且回来了。”郑景仁从托尔斯身旁走过,笑眯眯的坐在凳子上看着他。

    托尔斯气恼的抓了抓他的大胡子:“是没有把握所以回来了吗?那你想好接下来怎么办了吗?”

    郑景仁嘴角微勾,看了看托尔斯这气派恢宏的宽敞铁匠铺,右手在包裹里抹过,海龙湿漉漉的尸体出现在铁匠铺前,脖子被斩断的地方鲜血直流。

    “这?”托尔斯双眼圆睁,甩动小短腿跑到海龙前,仿佛在看一件珍宝:“完美,没有一丝损坏的身躯,而且还新鲜着···你这是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