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娜娜克罗(第二更)
    第二天清晨,伯爵夫人脚跟发软的从庄园走出,她神色萎靡,眉眼上的媚态挥之不去。郑景仁面带微笑跟在她身后,一路前往城北。

    城北与城南的对比,相当于市井街区和郊区的区别,这里人流相对较多,不过穿着不似贵族,大多都是平民所在。

    伯爵夫人打开花扇掩住面容,迈着小碎步轻声的抱怨:“真想不通娜娜克罗为什么想要住在这种地方,太肮脏了。她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地方。”

    说到这里,她媚眼含春的看了眼郑景仁:“你真的只是想去让她帮你缝制衣服?她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你可别抱着什么其它目的哦。”

    说到后面,她的语气轻挑,媚眼对着郑景仁眨了眨。

    “夫人您难道还未满足吗?”郑景仁不答反问,右手不着痕迹的抚过她的纤腰。

    伯爵夫人轻吸一口气,脚跟一阵发软,只是这样轻轻的抚弄,就让她脸红心跳,脑海中回想起昨晚几欲升天的情形。

    急促的轻喘了两口气,她白了郑景仁一眼,脚下加快走进城北的巷弄中。

    她原本并不知道圣手裁缝娜娜克罗住在这里,只是有一次她的丈夫布施登伯爵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晚会时,经过多方的打听,找到了卡卡罗娜的住处,带着她一起登门拜访。

    不过娜娜克罗并没有她的伯爵丈夫面子,拒绝了帮他缝制衣服的要求,所以伯爵夫人现在也并不看好郑景仁能达成所愿。

    连贵族的请求这位圣手裁缝都不加理会,一个英俊的吟游诗人···嗯,就算他很会**,应该也不行。

    不过她没有说出来,毕竟这个英俊的男人昨晚让她渡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来到一处偏僻的小庄园前,伯爵夫人扬了扬下巴:“我在外面等你,一起进去对我的影响可不太好。”

    郑景仁点点头,透过庄园的木栅围栏,看到一个神态娴静的金发女子正在给庄园里的植物浇水。

    她没有穿收束得令女性窒息的束衣,而是穿着一身清爽的米蓝色短衣,露出白皙的手臂和小腿。

    郑景仁上前敲了敲庄园的大门,金发女子转头看过来,看到是陌生人后放下手中的洒水壶,迈着白皙的小腿走到门前。

    隔着铁门,她娴静的脸蛋上露出些许疑惑:“早上好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她的眼珠是深邃的暗紫色,看起来十分神秘。

    郑景仁颔首致意:“早上好美丽的娜娜克罗,我是从北方来的吟游诗人,得了一些比较好的皮料,想请你帮忙把它制作成软甲。”

    娜娜克罗闻言摇了摇头:“很遗憾先生,我的手受伤了,不能再缝制衣服。”

    自从她和地精族的圣手一起缝制出传奇软甲后,来找她缝制衣服的人数不胜数,她不喜欢被打扰,也因此招惹了一些人。

    为此她不得不从人类王国的中心,搬到了她的故乡艾萨拉城。

    在这里,很少人知道她的所在,而且她确实已经很久不曾出手缝制衣服了。

    “那真是可惜,你的手受伤严重吗?毕竟我不希望这么好的龙皮被埋没了。”

    对于被拒绝郑景仁早有心理准备,殷勤的问了句表示关切后,委婉的表达自己皮料是龙皮。

    “嗯···龙皮的话,如果你能帮我带来治疗骨骼的药,我想我会很乐意帮你这个忙。”娜娜克罗举了举她的右手。

    她右手拇指的关节肉眼可见的弯曲,看起来确实是不适合拿针线,而且···似乎是被人故意掰断的。

    郑景仁挑了挑眉毛,原来这娜娜克罗真不是有意推脱,而是她的拇指断了。看着她弯曲的拇指沉默片刻:“那这种药在哪里可以获得呢?”

    “嗯···据说绝望沼泽深处有接骨的药草。你知道的,圣光治愈只能治疗外伤,骨骼移位之类的内在伤势,他们也无能为力。”

    娜娜克罗一脸无奈的看着郑景仁,顿了顿后她摆摆手朝屋内走去:“不好意思先生,我的早饭好了,不能帮到您真是抱歉。”

    “用餐愉快。”郑景仁对着她背影道了句,转身走向等得不耐烦的伯爵夫人。

    伯爵夫人看郑景仁连门都没进去,就知道肯定没戏,出言安慰道:“其实我也认识了很多高级裁缝,要不要给你介绍认识?”

    郑景仁摇了摇头,脑海中想着绝望沼泽的信息。

    绝望沼泽离水乡之都艾萨拉城不远,来回不过一天的时间。只是这片沼泽之所以被称为绝望,是因为它沼泽宽广,毒瘴雾气一年到头弥漫不散。

    误入其中的人会找不到方向,一不小心就会深陷沼泽无法出来,这些信息在地图上有明确标识。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能接骨的药长什么样,他不知道。

    去冒险者工会或者药剂工会看看,或许能打听到出来。

    脑海中想着这个念头,郑景仁拿出一袋沉甸甸的金币放到伯爵夫人手里:“美丽的夫人,我要走了,感谢你昨晚美妙的招待。”

    说完不等伯爵夫人反应过来,脚尖轻点跃上屋檐,转眼消失在城北。

    伯爵夫人托着那袋金币跺了跺脚:“该死的,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

    她恨恨的看了郑景仁消失的方向好一会,确定这个男人没有再回来,一脸失望的打开袋口,瞥了一眼后立刻捏紧。

    里面的金币,比她丈夫一年的收入还要多,这足够让她再买两个小庄园金屋藏男了。

    左右看了看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后,她脚步轻快的离开此处。

    另一边郑景仁站在药剂工会的大厅里,接待他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对郑景仁花费三个金币询问的问题,她正在墙边书架上卖力的翻找书本。

    翻找了大半天,她眉开眼笑的捧着一本笔记本小跑过来:“先生您看,您要找的药叫‘弗撒的恩赐’样子很好认,是蓝白色的六瓣花,有一股清香。”

    郑景仁看着笔记本上的介绍以及旁边的配图,弹出一个金币给小女孩,摸了摸她的头:“谢了小家伙。”

    小女孩机灵的接过金币,对着郑景仁的背影说了句“谢谢”,喜滋滋的把笔记本放回书架上。

    感谢‘巨蟹座段位’大佬打赏的100起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