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要被逆推了吗?(第二更)
    郑景仁蹲下身在卢克的尸体上摸索一番,掏出一堆魔法饰品和装满金币的袋子,揶揄着递向艾萨拉城城主:“见者有份,你要吗?”

    城主因为愤怒的情绪胸膛快速起伏,听到郑景仁的话气得眼前发黑,差点没背过气去。

    什么叫见者有份,说得好像杀死卢克王子他也有份一样。

    他咬了咬牙没有出手,因为他没有把握,担心制不住郑景仁,自身还要被反杀。

    瞥了眼完全没有出手意思的冒险者工会老者,他上前收起卢克的尸体:“希望过两天你还能如此从容。”

    郑景仁洒然一笑,紫光闪烁,闪着三色刀光的炎风刀出现在城主头顶,锐利狂劲的刀罡让刀身尚未触及他肌肤,他额头就冒出一条血线。

    城主大惊之下身上的水蓝色斗气暴涨,双臂覆盖一层狰狞的虎纹臂铠,交叉高举挡向炎风刀,同时抬脚斗气纵横踹向郑景仁小腹。

    反应倒是挺快。

    郑景仁心中暗念一句,踹出探云腿和城主的脚撞在一起,右手真气以‘刀出无我’的方式运转,刀身上三色刀罡大盛,卷着凌厉刀风劈在臂铠上。

    “当!”

    城主的虎纹臂铠不知是什么品阶,挡住了炎风刀的斩击,但他本人却没这么大力量架住‘刀出无我’,高举的双臂被巨力斩得垂落。

    不过他也借此偏开了身体,让继续斩落的炎风刀斩在覆盖臂铠的肩上。巨力让他身形一矮,单脚陷入地面,另一脚和探云腿拼了个旗鼓相当。

    郑景仁脸上毫无表情,眼中凶狂翻滚,一步不退手起刀落,又是一记‘刀出无我’斩落,这次加上了六叠劲的劲力。

    城主大惊失色,陷入地下的脚一时间拔不出,连忙再举臂铠挡在前面。

    “当!嚇···”

    臂铠被斩断,炎风刀下落不止,劈开水蓝色斗气,将脚陷在地下离不开的城主一刀两半,在地面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

    收刀在城主的尸体上拿出一个锦囊,看了眼一直没说话的冒险者工会老者,转身拉着娜娜克罗走到白龙的尸体前,颇为期待的道:“怎么样,可以缝制吗?”

    原本他并不打算杀这城主,毕竟他不是滥杀之人,最多算个一言不合拔刀就干的热血青年。

    但这城主的意思是要立刻去通知奥丁大帝,那他就不客气了,毕竟龙皮软甲还没缝制好,这时候可不能打岔。

    娜娜克罗脸上有些许害怕,这个拉着她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之前相处的时候觉得他开朗温和,还很逗趣,但是转眼就成了杀伐果断的冷酷男子。而且,他很强,强到城主都抵挡不了几下,白龙难道真的是他杀的?

    “怎么了?吓倒了?”郑景仁见娜娜克罗看着她不说话,眼中还有一丝恐惧残留,兰花宝典的真气运转,轻轻的揉了揉她柔顺的金色长发。

    “嗯···有一点。”被郑景仁温暖的大手揉了揉,娜娜克罗心里的害怕忽然没了。对待她的时候,他还是一样温柔,这点很好。

    顿了顿后她指了指白龙的尸体:“来吧,帮我把它的皮剥下来,尽量不要多刀口,如果能完整的一张就最好了。”

    郑景仁闻言看了看白龙尸体,将它摆直后跃上龙身,斩去两只巨大的翅膀,炎风刀从它脖子处一路拉到断开的尾部。

    掀起一角,真气运转让皮肉分离,一路从尾走到头,掀下一张耀眼的白色龙皮。

    冒险者工会老者看了片刻,面含笑意转身离开。今天这场戏,真好看···

    把龙皮掀下后,娜娜克罗伸了伸手:“好了,交给我吧。剩下这些你看是不是找谁帮你制作点魔法装备,据我所知,翅膀可以制造飞行装备。”

    她毫不在意的抱着腥味浓郁的龙皮,提醒郑景仁剩下的材料别浪费了。

    郑景仁点点头,收起龙尸和龙翅膀后,想起在心世界里第一次飞行的画面。

    被阿乌古的铁钳大手捏着脖子飞在月色下···

    真他娘不是什么好回忆。摇摇头,郑景仁跟在娜娜克罗身后回到她的庄园主屋。

    娜娜克罗抱着腥味浓郁的龙皮放在特制的药水里泡着,拿出她许久不用的针线和剪刀放在桌上。

    让郑景仁站定后,拿出软尺开始给他量身。她神色严谨而认真,柔嫩温暖的双手轻轻压着软尺比在他身上,拿出纸笔记下尺寸。

    郑景仁双臂张开,看着拿软尺在他身上忙忙碌碌的娜娜克罗,很有一种妻子为丈夫做衣服的感觉。

    认真的男人最帅,认真的女人最美。这句话果然不是瞎掰的。

    娜娜克罗的心跳得非常快,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有缝制过衣服,今日治好手后的激动,还是因为面前这个英俊男人身上传来的香气。

    这种香气,真的很香甜诱人,让人很想把脸埋在他身上让鼻尖充满这种味道。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

    她是水精灵和人类的后代,属于混血种,虽然已经很稀薄了。

    寿命远比一般人类长的同时她对情爱之事一直没什么感觉,直到今天,双手压在这个男人身上,每一次的触碰都会让她心跳加速。

    凭郑景仁的修为,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娜娜克罗心跳的变化完全没逃过他耳朵。

    右手双指并起,点向娜娜克罗软腰上的一处窍穴。

    “嗯~”腰间软腰被电,酥麻的感觉扩散,娜娜克罗像是触电一样发出一声娇媚的鼻音,身体连连后退,含羞似嗔的瞪着他:“别乱动,我会记错尺寸的。”

    郑景仁嘿笑一声,老老实实的站好不再作怪。因为他有种感觉,他很有可能会被逆推。

    被美女逆推这种事,往往只有发生在日漫和本子里才有,想想就好激动。(不要问我是什么日漫和本子,我什么都不知道。斜眼笑)

    等娜娜克罗终于将郑景仁从上到下量完尺寸后(呸!这里不要问量哪里!),她身体不仅有点热,还有点软,一颗心脏像是快要跳出嗓子眼。

    把尺寸记在在纸上,她扔下郑景仁自己一个人在大厅里,自己则脸红心跳的躲到卫生间里给龙皮加药水。

    她捂着通红的脸,小心的闻了闻手上尤有的兰花香,脑海中一片混乱。我究竟是怎么了···爱情的魔力这么大吗?

    感谢‘月夜华歌’大佬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冫魂血魄’大佬打赏的500起点币!(咳咳咳···不要问我是什么本子和漫画,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纯洁乖巧脸(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