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算盘打得叮当响(第一更)
    陈老头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不做任何防备的走向门后甬道:“想听就跟着来,不想听就待在这等死吧。”

    郑景仁眼中厉色一闪,脚步前迈出现在陈老头身后,炎风刀威势无匹朝他脑后斩落。

    陈老头没想到郑景仁真敢出手,惊骇间浑身斗气沸腾,整个人化成虚化火焰,让炎风刀一刀劈空,他惊怒的声音在甬道中响起:“你疯了?!杀了我你还能出去?”

    郑景仁扭了扭脖子,真气护住身形后,脸凑到化成火焰人的陈老头面前语气森然,眼中杀意癫狂的开口:“你带我进来,还想着让我出去?我看你能维持多久,别恢复人身,不然我一刀斩了你。”

    “疯子,你个疯子!”陈老头化作的火焰人连连后退,一溜烟跑进门后的甬道中。

    郑景仁眼中杀意褪去,就地盘膝而坐,炎风刀放在身侧,拿出一壶在九州买了却一直没喝过的黄酒,就着卤牛肉细嚼慢饮。

    陈老头躲在甬道后露出头,眼神阴毒瞪着郑景仁背影,但是单打独斗他打不过,否则直接擒了抓到祭坛上就什么事都没了。

    他躲在甬道后思虑半天不知在想什么,而后一个人深入甬道,故意踩踏出行走的声音让郑景仁听到。

    但郑景仁不为所动,喝着黄酒吃着肉,望着面前的火焰龙卷,好似在观景。

    进入这个火焰龙卷的大厅时,郑景仁怀疑的方向是陈老头在外界偶然得了这座地宫的秘宝,所以当初才能一个人进来。

    但这火焰龙卷的大厅明显是要有特定的计算方式,要么就是有秘宝能够暂时关掉这些火焰龙卷才能通过。现在很明显,陈老头是知道这里计算方式的。

    在外界如果说得到能够暂时通行地宫的秘宝,郑景仁是相信的,就像游戏里的任务物品。但能够得到某一处关卡的精密计算方式,这太不合理。

    结合在甬道里的图画,获得火山之神神力的方法,有好几种是献祭实力强大的生物。

    这让郑景仁很有理由怀疑陈老头是得了其他奇遇,硬扛着火焰龙卷进来,然后才获得了通过这里的计算方法和化身火焰的招式。

    他并不着急,陈老头寿命无多这句话不是作假,这点从这几日行走的情况上来看,能看出他有种油尽灯枯的感觉,所以急的人该是陈老头。

    而且就算陈老头要跟他死耗,他对这个火焰龙卷的大厅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他锦囊里还躺着一把的‘冰雪女神的恩赐’。

    这件巨大的传奇装备,是还在神位上的冰雪女神赐给白龙的,蕴含着冰雪神力。到时候撕开叠加的神风卷轴,抱着法杖小心点冲过去,就算被火焰龙卷擦到,应该也不致死。

    不过这是最后的考虑,毕竟他还想看看这座火山地宫里面到底有什么,能够让陈老头把他引过来。

    既然老陈头的实力都能在这里出入,他自付不差于陈老头,唯一要小心的就是对这里熟悉的陈老头。若是继续深入,这老货很有可能能借助地宫里的魔法机关来对付他。

    所以要么先把他砍了,要么把他制住,在他还有动手能力前,郑景仁不打算再继续深入。

    细嚼慢应的吃喝了两个小时,陈老头时不时会过来说几句,或劝说继续深入,或用出去的方法威胁,但郑景仁不为所动,要不是看他有化成火焰的能力,早就一刀斩过去了。

    三个小时后,郑景仁把喝空的酒瓶和装着卤牛肉的碗碟扔进火焰龙卷里,将炎风刀至于膝盖上闭目养神。

    陈老头没再出来,似乎进入了地宫深处,也有可能躲在某处等着郑景仁耐不住性子冲进来。

    可惜,他注定要失望。郑景仁安静的坐在甬道门口,仿佛老僧入定,不见丝毫急躁,饿了就从锦囊里拿出东西吃上两口,其他时间一直盘膝闭目。

    第三天,陈老头跺着脚躲在甬道后面气急败坏的大骂:“你个混账狗屎蠢货王八蛋!不进来就给老子出去!”

    他真有点绝望了,他知道郑景仁一路上都在怀疑他,但为了能把郑景仁骗过来,他一直假装不知道。

    直到过了火焰龙卷大厅他才心安,没有特定的计算方法,这火焰龙卷的大厅基本上不太可能过去。

    他当初第一次来时,接连用了五件一次性的史诗级冰系道具才勉强通过。五件!一次性!史诗级道具啊。拿到哪里都是天价般的存在,最后还受了一身伤才能勉强通过。

    他不觉得郑景仁也会有五件一次性的史诗级冰系道具,认为已经吃定郑景仁的他,在面对郑景仁的质疑时也懒得再装,而且就算他装,看郑景仁的样子也不会相信。

    但没想到这混账东西居然既不进来,也不出去,就堵在门口,似乎打定主要耗死他,这怎么不令他绝望令他愤怒。

    郑景仁眼睛不睁,搭在炎风刀刀柄上的右手横拉后斩,三色刀罡斩在甬道墙壁上。

    墙壁如豆腐般被切过,直斩躲在甬道后面的陈老头。陈老头身体化作虚化火焰躲过,惊惧恼怒的看了眼他,身体逐渐后退,但嘴上仍在不停咒骂。

    听着逐渐远去的咒骂,郑景仁微微睁了睁眼,眼中满是疯狂杀意,这陈老头快要耗不下去了,想用骂人的手段想要激怒他让他追进宫殿深处。

    炎风刀归鞘闭上眼,身上杀意升腾。

    第五天,陈老头面含哀求的出现在甬道口:“求你了,你走吧。你发誓不伤我,我带你出去。我时间真的不多了,你放我一条生路行不行?”

    郑景仁夹起一块卤牛肉回过头,故作惊异的嘟囔:“咦,你还没死啊?我以为你早就死了。”

    陈老头闻言心中怒火大盛,他走的是火焰法则道路,脾气难免受到影响变得暴躁无常,但他仍是忍住心中那口怒气软声软语的开口:“看在同是九州老乡的份上,你就放了我这一次可好?”

    郑景仁正喝着黄酒,闻言呛了呛笑言:“你骗我来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同是九州老乡放我一马?”

    “你这混账东西!我死了你也出不去!”陈老头再也掩不住心中的暴怒,指着郑景仁跳脚大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