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传说中的神格?(第二更)
    “还有什么话说吗?没事赶紧走,别打扰小爷修身养性。”郑景仁掏了掏耳朵,一脸不屑的开口。

    “我跟你拼了!”陈老头气得斗气喷薄,抬手就要引燃郑景仁周围的空气,但他暴怒之下没注意二人距离。

    一个庞大的紫色虚影徒然浮现在郑景仁身后,虚影强健有力的大手一把将他捏住抬起,真气流转在窜入他周身窍穴气脉,禁锢他的斗气,让他再也使不出身化火焰的招式。

    “哼···”郑景仁嗤笑一声,提起炎风刀起身走向陈老头,身上的杀意不再压抑,眼中跳动的紫色光晕让他看起来像个嗜血修罗。

    陈老头被捏得双脚离地,斗气被封的他完全挣脱不开,惊恐的看着郑景仁走来:“不要这样,我错了,我认错,我不该骗你过来,我不该骂你,你饶了我这回吧。”

    郑景仁站在被捏在半空的陈老头面前,杀意盈然的双眼盯着他:“说吧,详细说。有漏的或不对的被我发现···”

    后续他没有说下去,只是举起炎风刀架了架陈老头的脖子,意味不言而喻。

    陈老头虽然不甘心,但在不说就会立刻死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了说。

    他早年确实是九州逃犯,逃到骑士大陆后到处探索遗迹,去过的地方很多,收获也不小,修为逐渐从九州功法,变成了骑士大陆的法则路子。

    在他突破初识法则后的一次冒险,他发现了这个火山地宫,凭着对火焰法则的感悟,他能感觉这座地宫里有超越法则,甚至远超传奇的火焰威能。

    为此他回到冒险者工会查找资料,最后确定这里是火山之神陨落前的宫殿。

    第一次进入的时候,他收集了诸多冰系道具,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勉强闯入地宫深处,得到了进出这里的办法,也发现了里面有块被封印的燃烧晶石。

    这块晶石里蕴含了诸多火焰法则信息,他只不过是站在封印外面,尚未触碰到这块晶石,就能借此突破到法则境。

    不敢想象要是把这块晶石拿在手上日夜感悟,修为会增涨到什么地步。

    可惜不管他怎么攻击,用掉多少冰系道具,都无法撼动这里的封印,只能望着晶石发呆。

    不甘心的他继续在地宫中探索,找到一个祭坛,只要把十个法则境的人送到祭坛上进行献祭,借用他们的力量,就能唤醒火山之神的一丝真灵。

    这些年来他一次带一个,陆陆续续的带着法则境冒险者同僚来到这里,将他们送上祭坛进行献祭,到了郑景仁时,刚好是第十个。

    可惜,从头到尾都在防着他的郑景仁不像其他冒险者,相信他这个冒险者工会分会的话事人。

    郑景仁听完脸上没什么表情,走到甬道后面看了眼,漆黑的长廊亮着几盏火苗,看起来如同恶鬼陵墓。

    这些次神一个两个的,都是死而不僵还想着复活。

    暗自腹诽一句,转身走到陈老头的身旁,抬手一拳砸在他的丹田上:“反正你也没几年好活了,要这身斗气也没什么用,散了吧。”

    他这一拳砸得陈老头脸色聚变,一身斗气快速溃散,脸色先是涨红而后又变得苍白,面容狰狞的对郑景仁破口大骂:“你个混账好阴毒!”

    他苦修数十年的斗气完全被打散,虽然对法则的领悟还在,但没了力量的他已经发挥不出什么神异招数,最多能点个火。

    而且没有斗气的压制,他对火焰法则的领悟反而会让他脾气更加暴躁,加快死亡的时间。

    郑景仁用寒云鞘敲了敲他的头:“我不杀你已经是看在九州老乡的面子上了,出去以后好歹还是个分会话事人,手握权力,金钱美女,享着清福安稳终老有什么不满足。”

    说完他也不把陈老头放下,让法相继续捏着他朝甬道里走去:“来吧,把后面的机关说出来。记得,要是我死了,你也出不去。”

    后面这句话是刚开始陈老头对他说的,只不过现在变成了郑景仁原话奉还。

    陈老头咬牙切齿的瞪了郑景仁片刻,恶狠狠的吐了口气后才开口:“长廊里有地焰,靠着左边墙走就没事。”

    郑景仁满意的点点头,带着陈老头走进长廊,靠着左边一路深入。

    有陈老头这个老马识途的人指路,深入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小时,郑景仁就来到陈老头所说的燃烧晶石面前。

    这里是一个大厅,前后左右立着四根流淌岩浆的熔岩石柱,它们支撑起这座大厅的天花板。

    除了他们身后进来的那个门口,左边还有一个黑漆漆的门口,应该是通向祭坛方向。

    郑景仁看了眼那个门口后,转眼看向这块燃烧晶石,这块燃烧晶石上布满裂纹,被摆在一个微型火山的火山口。

    炎热暴虐气息源源不断从裂纹上散发,其中蕴含了各种火焰法则的条理和规则,陈老头眼中带着痴迷之色望着它。

    确实是个好东西,不会就是那所谓的次神神格吧?

    郑景仁暗自猜测,拿出狼牙诛心弩对着这颗燃烧晶石射了三箭。

    “嗡···”

    一层魔法火焰浮现在燃烧晶石前面,微型火山上升起一面比它自身还大的熔岩巨盾。熔岩巨盾上法理交织,形成一缕缕黑红色的条纹印在其上。

    郑景仁见状拔刀用六叠劲斩出‘断忧愁’,气运之力缠绕,形成一片薄薄的四色刀光。

    “轰!”

    魔法火焰被劈开,四色刀光将熔岩巨盾从中劈开。但这块熔岩巨盾被劈开的瞬间,后面立刻又升起一块,仿佛陷入一种循环的法理规则。

    只要境界打不破这个法理规则,那就斩不破这个防御。

    四色刀光连续破开五面熔岩巨盾后被挡下,郑景仁不再攻击,沉默了一会后带着陈老头走向祭坛的那个门口。

    这块燃烧晶石确实不是他现在可以拿得到的,还是先去祭坛那里看看有什么。

    陈老头一脸惊异的看着郑景仁,他当初突破法则境后立刻攻击,也不过是只打开了一面熔岩巨盾,后来用冰系史诗级一次性道具,也不过冲开四面。

    这人居然一刀就能劈开五面,他真的还是法则境?哦,在九州叫真境,他应该是虚道境才对吧?也就是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