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神力气息(第三更)
    郑景仁不知道陈老头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他也懒得理会。

    他在想火山之神和沼泽之主两座宫殿的不同,除了外面的熔岩石怪,这座宫殿就只留下了魔法机关作为防御,几乎全靠本能运作的防御。

    而沼泽之主那里外有守护灵魂,宫殿里不仅威压恐怖,还会伸出泥手,这是不是说明沼泽之主的真灵或者说意识已经复苏了?

    只是它复苏后没有祭拜的子民,神力近乎没有恢复,所以才不能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按照陈老头的话,火山之神只需要再献祭一个法则境的人,这火山之神的真灵就能复苏,到时候恐怕这座宫殿也会“活”过来。

    回头看了眼还在愣愣看着他的陈老头,郑景仁指了指黑漆漆的门口:“这里面是祭坛所在?”

    陈老头听到郑景仁的声音后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开口:“里面没什么机关,直走就是了。”

    郑景仁狐疑的看了眼他,这陈老头的态度似乎有点变化。

    不过他没深究,控制法相把陈老头举在前面走进门口,掏出夜明珠照亮黑暗。

    这里依旧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只是周围的空气越发闷热,硫磺的气味也变得更浓。

    郑景仁运转真气到脚下,隔绝掉已经烫得他脚底板受不了的温度后继续前进。

    甬道极长,没有使用轻功,郑景仁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看到前方出现一个小红点。

    小红点随着脚步的靠近,逐渐现出一扇巨门的轮廓。门后的世界一片赤红火光,滔滔热浪源源不断涌来。

    捏着陈老头踏进这巨门,赤红黑斑的岩浆发出光芒让郑景仁眯了眯,周围空气仿佛要被点燃。

    看位置他们应该是来到火山内部的岩浆上方,抬起头能看到上面的火山口,脚下地面变成一条红色岩石桥梁,桥梁底下是跳着气泡的岩浆,顺着桥梁看去,一座通体红色的岩石祭坛架空在岩浆湖上。

    搭建祭坛的红色岩石并不平整,棱角繁多仿佛简陋的乱石凝构,上面交织着一条条颜色暗红,暴虐灼热气息散发的古老纹理。

    它似乎是一座天然形成的古老祭坛,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苍莽之感。

    祭坛中心位置漂浮着一个亮红色的半指拳套,它像一个狰狞爆发的火山,通体绘满了火焰法理,燃着暗红火焰,一缕缕火焰在它周围浮现又消隐。

    “这是火山之神陨落前使用的神器,可以说它也是火焰法则的具现,不过这东西拿不得,只要踏上祭坛,就会被当做献祭的生灵。”

    陈老头眼中满是渴望,但他现在被郑景仁举在前面,要是郑景仁想上去拿这个半指拳套,那先被当做献祭的肯定是他陈老头。

    原本他还不想说,但郑景仁一直让法相捏着他在前面,让他不说也不行了。

    “你怎么知道?”郑景仁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原本入口的地方有图示,不过被我毁了。”老陈头老老实实的交待。

    郑景仁点点头,拿出狼牙诛心弩朝拳套射去,飞出去的弩箭还没碰到拳套,就化成一抹火光消失在空气中。

    “死心吧,史诗级的冰系道具进去都支撑不了五息。”陈老头想让郑景仁赶紧离开这里,以免郑景仁把他扔上去当做献祭材料。

    “史诗级的支撑不了五息?”郑景仁听完沉默片刻,捏着陈老头缓缓后退,一根普通的短矛出现在他手中。

    下一刻,陈老头便看到郑景仁的右臂膨胀得跟他身躯一般粗壮,爆炸般的真气在那条手臂上流转。

    “咻···叮!”祭坛上腾起一股火焰,温度不知有多高,上方的空间被烧塌。

    这么近的距离,甩出游龙之掷扎中这拳套甚至都不需要眨眼。

    那根普通的短矛瞬间被汽化,不过陈老头还是被郑景仁惊到了。因为那声“叮”以及腾起的火焰,都证明郑景仁刚才一击,已经触碰到拳套了。

    那根短矛连暗金装备都算不上,竟然能够触碰到拳套,唯一一个可能就是,这根短矛的速度太快,快到让祭坛上的法则来不及反应。

    再看拳套,漂浮的位置稍稍偏离了祭坛中心。

    “有点意思。”郑景仁见游龙之掷有效,立刻快速运转兰花宝典恢复真气,手里再次多了一根普通短矛。

    他不敢用银月矛,担心毁了这件装备。事实也证明如果刚才他用的是银月矛,那银月矛此刻肯定也已经被烧毁。

    待真气恢复后,他手臂再次膨胀甩出游龙之掷。

    “叮!”

    这次腾起的火焰更加大,上方的空间被烧得漆黑一片,久久没有恢复过来,郑景仁捏着陈老头往后退了退,拳套距离祭坛中心位置变得更远了点。

    ······

    当郑景仁用游龙之掷甩出第四十九根短矛时,他和陈老头已经退到了巨门的位置,那拳套漂浮在祭坛边缘,周围的火焰熊熊燃烧,似乎连续被攻击了这么次,它也从沉睡中醒来。

    可惜无人操控的它,只有本能的散发火焰在周围,并没有针对性的反抗。

    当体内的真气再次恢复过来,郑景仁抬手甩出游龙之掷,然后捏着陈老头退出巨门。

    “轰!”

    滔天的赤红火焰如爆炸一般升腾,震得整座火山和地宫‘轰轰’作响,祭坛上方像盛开一朵红莲火花,火花上空的空间被烧成黑色虚无,下方的岩浆沸腾倒涌,簇拥着这朵红莲上冲。

    郑景仁双眉上挑,拉着陈老头就要逃窜,但这巨门上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绝了岩浆的溅入,这才让他停下脚步,停在巨门的门口静观其变。

    陈老头心惊肉跳的看着这一幕,他虽然来这座地宫多次,但没有一次搞过这么大的动静。

    岩浆的喷涌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郑景仁他们在火山内部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也就不知道这火山喷发的岩浆冲得有多高。

    骑士大陆的传奇强者纷纷扭头看向此处,他们眼中惊疑不定,有的立刻飞上天空朝此处赶来,有的面带疑惑低声自语:“神力?是神仆还是神器出世?”

    连不在这片空间的彩虹龙都偏头看过来,不过它没有动身前来,因为它自身就是次神。

    而距离最近的,是来到艾萨拉城的奥丁大帝。

    他头上戴着王冠,正是当时在奥顿极峰的六芒星阵上出现过的人类虚影。

    他眼中闪动着虚影,如同魔主黄媚韵回溯时光看到郑景仁在她身上乱拍一样,他也看到了郑景仁一脚踹死了他孙子卢克,也看到了旁边的娜娜克罗。

    此刻他感应到这股神力气息,浑身斗气澎湃拔空而起,化作金光飞向火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