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无耻的奥丁大帝(第四更)
    第二天清晨时分,郑景仁从梅特安的酒馆走出。

    昨晚他和梅特安聊了一晚上,从城外又后回到酒馆里边喝边聊。梅特安和他一样,都是被困在游戏里的人,也是第一个见面不需要打生打死的人。

    不过梅特安的观念和他不一样,知道可能会被抹杀意识后,她不再想着回去,只想安安稳稳的放纵自己生活在游戏里。

    她开始暴饮暴食,开始纸醉迷金的糜烂放纵,麻醉神经不让自己去想她在外面还有个家。

    郑景仁心里很复杂,不知该不该劝说,劝说的话又如何说,他自己也是一个被困在游戏里,随时有可能被抹杀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劝说别人。

    所以最后他只顾着喝酒沉默不语,梅特安也没有对郑景仁的人生的指手画脚,像偶然遇见一位可以说知心话的人,把她长久以来的秘密说出来。

    只是说到后面时她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砸桌踢椅。

    抛开游戏里的一切,她在外面的世界也只是个花季少女,她也想念家人,也害怕会死,只是这些一直都不能对外人说。

    直到昨晚,遇上同样被困在游戏里的郑景仁,她终于可以好好倾泄烦苦,哭诉思愁。

    大哭过后的她趴在桌上沉沉睡去,郑景仁则是沉默着一瓶接一瓶的灌着自己。

    没有用真气去化解酒精,被梅特安勾起的思乡情绪汹涌爆发,他只想借着酒精麻醉自己,让自己也好好睡一觉。

    可惜喝了半桶酒后,他还是没能喝醉。看了眼揉着睡眼朦胧从二楼下来的小姑娘,他趁着晨曦的光芒推开酒馆的门离开。

    路过被他撞出大洞的墙壁时,他沉沉的叹了口气。

    回归路途且漫长,路有猛虎拦路尔。敢问心中三尺刀,斩否?

    走出城门,淡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脸上,他望着初生的骄阳,胸中徒然升起万丈豪情:“斩斩斩。”

    铿锵有力的三声传遍四方,周围的野草被凌厉的刀意斩断,他徒然觉得自己对所学过的刀法技能有了更深的领悟。

    他身上的气质产生些许变化,以往的他意随心动,温和阳光,虽然经历许多生死之事逐渐褪去青涩,但仍让人觉得有几分不成熟。而此刻的他,锋芒毕露,似一把出鞘的神刀。

    从锦囊里拿出炎风刀系在腰上,他脚下轻点,化作紫色虹光奔向艾萨拉城。

    和奥丁大帝一战后,原本对于飞行并没有多在意的他,此刻很想赶快把锦囊里的白龙翅膀制作成飞行装备。

    他打算回艾萨拉城问问娜娜克罗,她有没有认识会制作魔法装备的人,毕竟当初这个事还是她提醒的。

    变换妆容的他一路上没有再遇到其他事情,依旧是沿途遇到女子就出手收集动情能量。

    奔行七天后,距离艾萨拉城还有半天的路程,锦囊里已经食物不多的他走进最近的一座城镇,他习惯性的在锦囊里备好大量食物,以备不时之需,已经养成了习惯。

    买了将近一个月的口粮后,他从烤鸡店门口走出,听到两个路过的npc对话:“唉,你说娜娜克罗怎么就勾结了九州人,把王国的神器偷了呢?”

    “不知道,据说那九州人把追过去的卢克王子杀了后逃跑了,所以奥丁大帝才会迁怒娜娜克罗,人类唯一的一个圣手裁缝啊,可惜了。”

    郑景仁心中一颤,体内的真气和刀意控制不住的升腾爆发,地面如被千刀万剐一样留下一道道刀痕。

    他一步迈出,双眼跳着紫光抓住那两个npc的肩膀,声音沙哑的开口:“你们刚才说的,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一遍。”

    他身上凌厉的刀意控制不住的泄出,两个被抓的npc浑身上下不断冒出血痕,疼痛让他们根本听不进郑景仁的话,惨叫着不断拍打挣扎。

    郑景仁心中的暴虐沸腾不止,刀意直接冲进这两个npc体内,他们惨叫一声,身体一阵发软瘫倒在地。

    这二人一死,立刻引起了其他npc和玩家的注意。在城里杀npc,服务器开服以来都没出现过多少例,城防骑士队和守在城里的法则境人类立刻赶过来。

    郑景仁眼中的紫光染上一层黑焰,他脚尖一点,顺着气息感应射向那法则境的人类npc。如一头荒古巨兽,撞开挡在前面的一切障碍物,不管是墙壁还是人,直接被撞成粉碎。

    那法则境的npc感应到那直线奔来的气息,心中大惊之下鼓荡起蔚蓝水波环绕他身体。

    “嘭!”

    旁边墙壁被撞开,一只紫色真气覆盖的手穿透蔚蓝水波捏在他脖子上,差点直接将他喉骨捏碎。

    一个面容狰狞的男子站在他面前捏着他脖子,身后有个魔神般的虚影,凌厉恐怖的气势刀意不断在他身上切割。

    “娜娜克罗的事怎么回事?从头到尾,详细说。”这个面容狰狞的男子面容狰狞,却又像在压抑着什么。

    这法则境的npc浑身疼痛却不敢怠慢,立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

    奥丁大帝把娜娜克罗带回米兰都城,指责她勾结九州人偷走王国的神器,还把追赶过去的卢克王子杀了。

    为此,他要把勾结九州人的娜娜克罗处死,而且似乎为了让这个消息传播得更广泛和轰动,他故意下令把娜娜克罗锁在都城中心的高台上风吹日晒。

    裁缝工会的人虽然极力抗议,但却无法改变一位传奇强者的决定。

    这消息在人类王国中传得沸沸扬扬,只是郑景仁之前一直在荒野赶路不曾知道。

    听完后的郑景仁心中的暴虐之意再也控制不住,手中真气暴涨,汹涌澎湃的刀意直接将那法则境npc剐成血人,挥手像扔麻袋一样将他抛到一旁。

    看了眼赶过来却没敢动手的城防骑士队,他纵身跃出高墙,拿出地图找到米兰都城的方向一路狂奔。

    日夜兼程奔行数千里,第五天的时候终于赶到米兰都城。

    他从头到尾都没掩盖气息,身形如紫色虹光直接从城门奔到米兰都城的中心位置。

    看到了双手被束缚在高台十字架上的娜娜克罗,她依旧穿着那天离开时的米蓝色衣衫,多日的风吹日晒让她原本娴静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深邃的紫色眼珠闪着倔强的光芒。

    奥丁大帝刚找到她的时候,并没有立即动手把她抓回米兰都城,而是让她配合演一出戏,把郑景仁引出来。

    但她拒绝了,奥丁大帝恼怒之下把她抓回米兰都城,并把她锁在高台上,让她知道拒绝一位传奇的后果。

    高台下围着三队身穿白金双色盔甲的骑士,每队十人,他们气息深厚,个个都是初识法则的存在。

    在这亡灵天灾的时期,奥丁大帝没有派他们前去抗击亡灵,而是让他们看守一个即将被处死的圣手裁缝。

    高台上有浓厚的圣光魔法的气息,不知道是封印还是陷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