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字迹
    就算韩湘玉被玩家刷了,她也应该会再刷新出来,最多没了之前的记忆。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再次晋升后自行离开?还是说她被人带走了?

    郑景仁眉头紧皱,走到门口后脚步忽然停下,目光在这座高大的阁楼大厅里游离巡视。

    桌椅整齐,石块方砖,白墙红窗,大厅左右各有个门口,不知通向何处。

    泪痣长老,如今已是派主的她连忙站起身,指着右边的通道:“这边是我休息所在,另一边是仙女派的功法典藏所在。”

    面对随时能秒杀她的郑景仁,她很殷勤的把仙女派格局分布说出来。郑景仁微微颔首,迈步走向右边通道,仙女派派主休息的地方,泪痣长老也快步跟上。

    她从郑景仁问的话来看,知道郑景仁只是来找人,应该不会对她做什么。

    简单的过道后是一个厢房,厢房的门虚掩着,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闺房幽香。

    推门而入,入眼的红木桌椅上摆着一套茶杯,绕过左面屏风,中间是浴桶,右侧靠墙是古色古香的黄花梨木床,左侧靠窗台前摆着铜镜妆台。

    走到铜镜妆台前,台面干净整洁,铜镜下摆着些许胭脂水粉,郑景仁伸出食指轻轻的拨动胭脂水粉,而后拿起铜镜上下翻看,都没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

    转身走向黄花梨木大床,绕着大床走了一圈,而后掀开枕头和垫被,只见床头下刻着一行小字。

    泪痣长老似乎也不知道这下面有行字,面带讶然的轻声念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郑景仁的刀意透过指尖将刻着字的床板切下,拿起这块刻着字的小木板继续查看房间,只是房间里再无其他痕迹。

    走出房间,向着仙女派收藏功法典籍所在的方向走出,同时查看手里的小木板。

    木块:上面刻着仙女派某任派主的心声。

    郑景仁把木块收进锦囊,对于这些字是不是韩湘玉刻的,在没有找到其他线索前,他也没有把握。

    片刻后,郑景仁和泪痣长老横穿到另一边收藏典籍的房间,这里书架虽多,不过摆放的书籍很少,最里面的那个书架上更是只有一本书。

    郑景仁看了看地面的灰尘,这里似乎许久没人进来过,灰尘铺了厚厚一层,以前被人踩过的脚印,此刻变得模糊不清。

    指着地上模糊的脚印,郑景仁看向旁边的泪痣长老:“这些脚印是你踩的?”

    泪痣长老脸色羞赫摇摇头,颇感不好意思的开口:“不是。”

    她虽然晋升了仙女派派主,但这收藏典籍的地方她一次都没进来过,毕竟她年纪也不算小了,修行功法早已确定,再来改变修行功法最后只会闹得走火入魔。

    况且仙女派这小门小派也没有什么好的功法武技,来了也是浪费时间,不如多找几个炉鼎享受生活。

    郑景仁想起她会找壮汉去伺候她的事,点点头不再看她,偱着地上模糊的脚印,先是走到最里面的那个书架前,查看书架里唯一的一本书。

    **心经(前篇)(普通):浅显易懂的心法秘笈,炼至大成挥手可断木。

    郑景仁翻开书本细细观看,没有当做技能书直接使用。

    旁边的泪痣长老有心想开口让郑景仁别看她门派的核心功法,却又担心惹恼了郑景仁会被一巴掌拍死,心里七上八下好不纠结。

    郑景仁没理会泪痣长老的纠结,他从头到尾翻完这整本秘笈,也没有找到一些别的线索。

    把秘笈放回书架上,看着地面模糊的脚印走向另一边:“放心吧,我对你们门派的功法没有兴趣,也不会乱传。”

    偱着脚印走到右边角落的书架上,上面摆放着十几本书,不过只有两本是放在最容易拿到的位置,上面的灰尘也比其他书要少很多。

    郑景仁把这两本拿下轻轻的吹了吹,其中一本写着《羲云手札》,另一本却是空白没有名字。

    翻开这本《羲云手札》,发现这本书是一本类似日记一样的东西,它记述了仙女派某任派主的修炼心得,以及···情感日常。

    郑景仁看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本与其说是修炼心得,不如说是青春爱情日记的东西看完,里面还夹杂了大量其他人的注词。

    大致意思就是某任仙女派派主羲云在修炼时,遇见了一个男子,惊为天人喜欢上他,可惜神女有梦襄王无意,这羲云的一番情义被该男子拒绝,自此这羲云就害了相思病。

    后续的注词里,大体上的意思写明了她也有同样的境遇,喜欢的人对自己不屑一顾。

    郑景仁耐着性子翻看完,将这本书放回书架上,打开封面空白的那本。

    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写满了他名字的娟秀字迹,字迹和木块上刻下的字迹一模一样。

    郑景仁愣了愣,随即开始翻动这本书。第一页写满了他的名字,第二页也是,第三页···

    一直到十八页的最后一行,才出现一行其他字眼:玲珑骰子安红豆,相思入骨尤不知。

    郑景仁沉默的看了这行字片刻才翻过页,依旧是满页满页的写着他名字,连续翻动了七页后,再次在最后一行看到其他字眼:大闹梁王府,他还好吗?

    他忽觉胸口有点发闷。再次翻过页,再翻,再翻···翻到了这本书的中间位置,这一页的最后一行写着一句话:多情总为无情伤。

    继续翻动书本,快要翻完整本书时,书页中间出现一抹暗红,暗红渗过纸页凝结干涸,看起来触目惊心。

    抬起书轻轻的嗅了嗅,浓郁的墨香中清晰的飘荡着一丝血腥味。

    是血。

    郑景仁心中狂跳的翻过页,背面的字迹大部分被血迹掩盖,难以分辨其中写的什么内容。

    继续翻动,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那白面书生说的是真的吗?死亡不是真正的死亡,只会丢失记忆,可若丢失了记忆,我还是我吗?或许我该离开这里,像郑景仁一样···

    合上书本,郑景仁直接将它收入锦囊,眉头紧皱的走向门外。

    按韩湘玉最后的话,她离开这里,很大的可能是和他一样成了野外boss。接下来就只要找个玩家问一问,看有没有接收过韩湘玉的位置通报就能知道她的去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