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嗯?
    秦月秦玉两姐妹相互搂了将近两分钟,才娇喘吁吁的松开对方,半躺靠在浴桶边缘,脸上娇媚无限,春光似水余韵未散。

    郑景仁不敢再看,深吸一口气后拿着长凳走出厨房,回到主屋平缓心绪。但两个雪白**紧紧相拥,挤压得她们胸前柔软变形的画面时不时浮现在脑海,让他心潮起伏。

    “双胞胎还是厉害的。而且水中的触感真好。”轻声低语一句,闭眼运转兰花宝典,心无杂念端坐片刻,身体躁动平复,系好刚才解开的几枚扣子,转眼看向披着裙衣出来的双胞胎姐妹花。

    她们俏脸薄红,眉眼间还有挥之不去的春意,像刚得到滋润的花朵,绽放出惊人的美态。

    秦月看到郑景仁时脸上的薄红逐深,神态颇为不好意思,不过此刻是服用灵元丹的最好时机,她也没空去想太多。

    “郑姐姐,我们要服用灵元丹了,你稍坐一会。”说着,她珍之重之的从抽屉里拿出小玉瓶,拉着一脸满足的秦玉来到床上。

    郑景仁见状,起身摄来一团水球,在空气中凝聚成:我帮你们。

    收了别人的好处,怎么说也得帮帮忙。

    两姐妹看了后道了声谢,服下灵元丹一左一右的闭眼躺在床上,身上半披着的裙衫掉落,露出新换上的淡青色肚兜和白玉般的肌肤。

    真·刺激!

    郑景仁看得一阵热血沸腾,脑海不自觉的就浮现起刚才那香艳的一幕,不过他理智尚存,脱下鞋子上床来到二女中间,真气在经脉中流转来到指尖。

    轻轻把手指放在两姐妹的丹田上,尽量不惊扰到她们。

    两姐妹刚才已经看到郑景仁说要帮她们,此刻被轻触在丹田,除了刚开始微微抖了抖外,很快就闭上眼认真去感应药力。

    见两姐妹如此安静,郑景仁撇去心中杂念,真气缓缓流入两姐妹丹田,顺着经脉上涌,寻找她们服下的那粒灵元丹。

    普通人服下丹药,大多无法吸收丹药的药力都是直接消化掉。

    郑景仁要做的就是帮她们化开药力,如果能知道她们功法的行走路线,带着药力她们在经脉中行走一个周天就更好。

    暖洋洋的真气自丹田向外行走在经脉中,两姐妹脸上略有紧张的神色逐渐放松,顺着这股在体内行走的热流,感应到了腹中一团火热的能量。

    感应到了!

    她们嘴角微勾,若不是此时正是重要时刻,秦玉已经蹦起来欢呼了。

    去年她们服用灵元丹,连药力在哪都感应不到,再次采了整整一年灵元花,终于能感应到药力,这怎么不令她们激动。

    努力的引导这股火热能量进入经脉,按着村里给的功法行走。

    人体经脉多而繁而密,这期间郑景仁一心两用,分别感应两姐妹的情况,只在经脉没有分叉的地方帮她们推动药力的前进,遇到经脉分叉的地方就停下,让她们自行选择岔路。

    单单是这样,郑景仁脑海就有种抽痛感,这是精神力不足的表现。

    越到后面经脉的分叉就越多越小,注入的真气会不断消散,想要维持不伤到她们又不能让真气中断,注入量的把握要十分小心,而且他还一心两用。

    药力在郑景仁的推送以及两姐妹逐渐适应的情况下,徐徐的在她们体内行走了一圈,经过丹田的时候,火热的药力留下一丝,化成她们自身的内力。

    感应到这一幕,郑景仁神色微松,真气缓缓退出二女体内。她们内力已成,接下来就让她们自己炼化药力即可。

    他神色略有疲惫的下床,眼前春光不敢再看。精神力不足的情况下再看到极其香艳的画面,他恐怕会陷入沉沦,做出悔恨终生的事来。

    走到长凳旁坐下,静心运转兰花宝典。不过精神力被抽干,这点不是靠兰花宝典就能够恢复的,需要睡一觉。

    没了郑景仁的帮助,两姐妹运行的速度变慢许多,不过此刻用的是她们自己的内力,心中快意和成就感却是大不一样。

    三个小时后,夜已深。郑景仁坐在长凳上快睡着时,两姐妹闭着的眼睫毛动了动。

    她们缓缓睁开眼,脸上喜色不言而喻,激动的相互抱了抱,嘴里不断说着“太好了”之类的话语,看得郑景仁一阵好笑。

    两姐妹过了最初的激动劲,套上裙衫来到郑景仁面前齐齐道谢。

    郑景仁在地面刻写:不用客气。

    秦玉笑嘻嘻的坐到郑景仁左旁搂着他:“郑姐姐真厉害,去年我们连药力都察觉不到。还有好多人感应到药力,但是运行的速度太慢,药力才行走到一半时就消散了。”

    秦月挨着郑景仁右边坐下,原本颇显稳重的面上此刻喜色不减:“郑姐姐不知道,在玄女界三十岁前没练出内力就要生育孩子,而且再没得到灵元丹的机会,一辈子只能做仆役。”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们这么激动。郑景仁心中暗念,颇为好奇的继续刻写:那你们是怎么生育的?

    秦玉举了举小手:“我知道。我们服下的灵元丹,据说含有一些奇特的东西。十六岁时村里免费给一粒,十六岁以后要去采摘灵元花,采满一年的量才能得到第二粒。

    如此一年复一年,到三十岁时积攒在体内的奇特东西就会让我们怀孕了。”

    卧槽!还有这种鬼东西,这灵元丹到底是什么鬼?生出来的还是自然人类吗?

    不过在这种全民皆修的地方,这似乎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从十六岁开始到三十岁,十几次机会若还是不行,确实也没办法。

    毕竟不可能整个世界都在修炼,没人耕种粮食,所有人都会饿死,毕竟就算到了真境也还是要吃东西的。

    秦月看郑景仁听完似乎大受震惊的样子,脸上的喜意变成淡淡的笑意:“我们还很羡慕你们这种在外界的人,没有这种负担。

    像郑姐姐你,还有前段时间灵珑山庄庄主收的弟子韩湘玉,都是进来就有内力修为,令人羡慕。”

    “嗯?”

    郑景仁“嗯”了一声,双眼睁大的看向秦月,连他现在是个假装的哑巴都忘了,虽然哑巴能发出“嗯啊”的声音,但他的声线有点粗,不像女人。

    韩湘玉居然在这里成了灵珑山庄庄主的弟子,而且这对双胞胎姐妹花的眼神似乎有点怪,难道···听出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