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娘
    订阅越来越差了,不知道有多少大佬在养着看,作者姬求各位看盗版的大佬们能支持一下,毕竟作者姬要靠这个吃饭饭。

    ···

    三人大眼瞪小眼,气氛有点尬,不过最终还是郑景仁败下阵来,转移视线在地上刻写:你们说的那个韩湘玉,我应该认识。

    “哦···”秦月秦玉姐妹应了声,怪不得郑姐姐会这么吃惊,不过她的声音好低沉啊。

    郑景仁见两姐妹没说什么,心下微宽继续在地上刻写:韩湘玉的事你们知道多少?

    “她一进来就有内力,据说她的功法和灵珑山庄的核心功法十分契合,被庄主发现后直接收为弟子。”秦玉心直口快,看到郑景仁的问题直接就回答。

    秦月沉吟片刻补充:“她进来时据说受了伤,成为庄主弟子后得到大力栽培,修为一日千里,但最后不知因为什么和庄主闹僵,最后又逃出了玄女界。”

    又离开了?为什么?这里明明很适合她修行,为什么又会和那庄主闹僵离开?离开后她又去了哪里?人皇说过她不在九州,意思说她又去了别的洞天福地么?

    郑景仁眉头挑了挑,脑海中思绪杂乱。

    秦月秦玉姐妹见他脸色凝重,知道他应该在想些重要的事,识趣的没有出声打扰。

    过不多久,她们脸上泛起一丝疲倦,不管是郑景仁一番按摩让她们登上极乐巅峰,还是成功练出内力的高兴情绪,都让她们精神极度亢奋,如今兴奋劲逐渐褪去,精神上的疲惫让她们开始犯困。

    秦月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秦玉没用手捂,发出轻微的哈欠声,郑景仁回过神来,在地上刻写:困了早点休息吧,明日起来后记得运行功法巩固。

    秦玉吐了吐粉舌,搂着郑景仁胳膊拉向大床:“郑姐姐你也累坏了,一起睡吧。”

    秦月也伸手拉着他:“我们的床很大,睡得下。”

    郑景仁看了眼她们套着裙衫露出来的白嫩肌肤,咽了口唾沫垂下目光在地上刻写:你们先睡,我疗会伤,等会就来。

    “哦。”双胞胎姐妹齐齐的应了声,她们不知道郑景仁受的伤怎么样,所以也不好继续拉他,二人相视一眼转身走向大床。

    褪下套着的裙衫,解开肚兜后背的绳结,露出白玉般的俏背,两人嬉闹片刻,盖上被子沉沉睡去。

    听着两姐妹逐渐平缓悠长的呼吸声,郑景仁抽了抽鼻子,把空气中那股浓郁幽香吸进鼻腔。起身走到床边,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他帮这两姐妹炼化药力,精神早已疲惫不堪,刚才是担心一起睡会被看出异样,如今两姐妹已经睡熟,再无顾忌的他轻轻掀开被子,挨着白皙的软玉温香躺下。

    温暖的体温不断从左边传来,不知是秦月还是秦玉,睡梦中感到有人躺在旁边带着好闻的味道,她侧身搂过来,本就只有脖子上丝线挂着的肚兜滑落,露出胸前一片春光。

    郑景仁瞥了眼,胸口没有痣,两团挺拔的柔软异常醒目,这是秦月。

    两抹黛眉似弯月,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眼角不知为何似乎有泪痕,她粉嫩诱人的樱桃小嘴努了努似乎在索吻。

    郑景仁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嘴唇嘟起把脸凑近,想亲吻在那粉嫩的软唇上,那努着的小嘴轻轻张开,唤了声:“娘···”

    “···”

    郑景仁嘟起的嘴唇抿起,眨眨眼后转过身不再看那诱人的脸蛋和春光。虽然是女装大佬,但也没必要叫娘吧···

    一夜无话,三人大被同眠睡到天明,郑景仁不知是精神实在太过疲惫,还是跟两个双胞胎美女睡得太舒服,神奇的没有早早醒来。

    “呯呯呯!”

    木门上传来敲门声,郑景仁双眼睁开翻身跃起,一身真气快速运行,刀意凝而不发。

    不过他感应到门外的是一个没有内力的普通女人时,身上的刀意收敛,回头看向床上的秦月秦玉她们。

    他翻身下床时把被子掀开,如今她们两个睡眼朦惺的眯着眼,她们的肚兜一晚上翻身弄得七零八乱,褶皱成一团落在身侧。

    两个雪白玉体毫无遮掩躺在床上,看得郑景仁血液快速沸腾,某些地方更是充血,连忙转过身背对着她们不敢再看。

    美人卧塌君王迷,一夜春光满风流。

    “呯呯呯!秦家姐妹,怎么样了啊?听说昨天你们换了灵元丹,练出内力没有啊?肯定没有吧?不是我说,你们就跟你们那早死的娘一样,没机会的,死心吧!”

    门外那女人的话语,让郑景仁想起秦月昨晚睡时带着泪痕的轻唤,脑海中的美妙画面快速消散,他脸色微沉,回头看了眼已经清醒过来,脸色却变得黯然的双胞胎姐妹花。

    秦玉脸上的黯然持续不久,她性子比之姐姐秦月要好动,行事也是心直口快。此刻她脸上露出一丝怒意,也不管乱成一团的肚兜,披着裙衣稍微掩住春光。

    穿上鞋子跑到门口将门打开,对着门外的女人大喊:“你才没机会,我跟姐姐都练出内力了,再说我娘我就要你好看。”

    透过秦玉的和门口间的空隙,郑景仁看到门外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眉眼狭长尖细,鼻梁很矮,嘴唇极薄,生得一副刻薄像。

    往下看,厚实如男人的肩膀,水缸腰,大盆骨,罗圈腿,却是一个和女版八戒有得一拼的人。

    她此刻听到秦玉的话愣了愣,面上满是不可置信,随后恼羞成怒的尖叫出声:“要我好看?我本来就好看,用得着你来说?况且内力是你说练成就练成的?吹牛谁不会。你娘本来就死得早,还不给说了?”

    “你···”秦玉气极,愤愤的喊了声,用上刚刚练出来的内力,抬手一巴掌煽在这女人脸上。

    这颇为粗壮的女人被煽倒在地,脸上又红又肿的尖叫爬起:“你敢打我?!你等着,有内力了不起是吧!就算你们那死鬼娘亲从地下爬起来都救不了你们!”

    说着恶毒惹人恶心的话,她连滚带爬的跑向村头方向。

    秦月系好肚兜穿好衣服,眼眶微红在后面抱着秦玉,换做以往,性子沉稳的她会拦住秦玉,不让她出手。

    因为那女人背后的人不是她们姐妹惹得起的,但如今她们有了内力,在村里会有特殊的照拂,她们也不用终于再忍受欺辱。

    郑景仁静静的看着两姐妹相拥而泣,感应着那丑女人跑进村头一户有真境气息的屋子。

    今天就给她们两姐妹当次“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