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进度飞涨
    古色古香的厢房中,红漆木门里不断传出女子轻吟。

    石月花和貌美女子站在门外院子,透过门上的模糊窗影和精神感应,能看到郑景仁正在对庄里的人上下其手,让其好不快活。

    在她们旁边,一排的真境女子,从年轻到中年都有,她们听着屋内的轻吟,眼巴巴的望着房门,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听从里面出来的姐妹说,没什么危害,就是让人舒服得飘飘欲仙,如登仙境一样。

    貌美女子满目好奇的开口:“她这是什么功法?采阴补阴?可她又没吸收她们的阴元,当真是奇怪。”

    石月花昏昏欲睡的站在门口,片刻后似乎顶不住困意的侵袭,转身走向院外,轻飘飘的话语回荡在院子中:“我也没见过。惜云你守着,我先去睡了。”

    貌美的惜云应了声,妙目精光流转看着窗影后发出快愉万分高声尖叫的女人,不知在想什么。

    郑景仁停下双手,拿起旁边的玉笔,挥手写出:下一位。

    三个大字闪着金光飞出关紧的房门,排在最前面的是个中年女子,她脸色微喜,立刻走上前去,看到春意满面脸色欢愉的姐妹推门而出。

    她气息略有起伏,一脸的满足感让她媚态纵生。

    这让中年女子更加期待,后面排着队的一排真境女人也是纷纷出言相询。

    “如何?”

    “到底什么感觉?”

    “会不会痛?”

    刚刚走出的女子捂着心口,呼吸还有些急促,额头上些许细汗残留:“不痛,很舒服。舒服到你根本想象不到那是种什么样的快感。”

    她话还没说完,刚刚进去的中年女子就传来一阵“嗯嗯啊啊···”的声响,让人浮想联翩。

    站在门口的惜云心跳加速,鼻息不自觉的加重,婀娜多姿的柔软身躯不知为何有点发热。

    “啊···”

    似哭似泣的高昂悠长叫声传来,声音中饱含满足的快意,听得门外的女人脚跟一阵发软。

    已经尝试过郑景仁手段的女人食髓知味,一脸期待的走到队伍的末尾,打算再排一次队再了解一次那快欲升天的滋味。

    尚未尝试过的,满面期待脚跟发软,眼巴巴的看着紧关的房门,心里如小猫撩骚,令人不断遐想,若是里面那个人是自己,此刻会有多舒服?

    吸收真境女人的动情能量,兰花宝典缓慢而坚定的稳步提升,从原本的21%,一路攀升至67%。

    而郑景仁因为无情真意的事,对这些女子动情的模样没什么反应,不管是年轻还是中年,都只等她们进来坐好,施展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

    面前的女人再次浑身颤抖的发出尖叫,郑景仁收回双手写出:下一位。

    门打开,秋珊那高大的身躯走进来,郑景仁顿了顿,一脸嫌弃的拿起玉笔写到:不要你,下一位。

    秋珊也不知道这里面的人就是杀了她妹妹的人,若是她知道的话,绝不会在外面满心期待的等了大半天。

    此刻看到郑景仁写出颇为嫌弃的话语,她一身怒气再也压抑不住,低喝出声,抬手横掌拍向郑景仁,掌劲青光缭绕声势浩大。

    门外的惜云眉头稍挑,妙目玩味的看着这一幕。从她的位置,若想出手拦下秋珊其实很简单,不过她没有,她想看看这敢说能杀掉虚道境的狂妄之人有什么本事。

    郑景仁嘴角微勾,他就想让这秋珊主动出手,他才好名正言顺的反击。

    凌厉刀意透过笔锋吞吐不定,以笔代刀,临空挥斩,细细的紫黑色刀芒从笔锋上斩出,刀芒所过,空间被拉出一道扭曲白痕,似乎要被斩开。

    门外的惜云脸色大变,天女法相浮现,燃烧长剑横递,刺穿门窗挡在秋珊前面。

    秋珊拍出的青光掌劲瞬间被劈散,紫黑刀芒去势不减,斜斩向目光惊骇露出法相抵挡的秋珊。

    但秋珊的法相在紫黑刀芒面前脆弱得像张白纸,瞬间被扫过,斩在那把递到前面的燃烧长剑上。

    “当!”

    长剑巨颤,巨力将它斩得后扬横拍在秋敏胸口,秋珊胸口塌陷口吐鲜血撞碎木门倒飞出去。

    “啪叽”一声,秋珊摔在门外的院子上,脸色惨白气息萎靡的看着屋里的郑景仁。

    他甚至都没有站起身,仿佛像是轻飘飘的挥手,不仅她自己挡不住,连惜云长老都勉强。刚才若不是惜云长老出手,她此刻已经被斩成两半。

    院子里其他排队等候的女子不解的出声询问:“怎么回事,秋珊,怎么打起来了?”

    “是啊,前面进去的人不是说没事吗?”

    院子里的女人看着秋珊的惨状,你一言我一嘴的讨论起来。

    惜云面色凝重的看着屋内端坐的郑景仁,虽然她刚才只是仓促出手,没有发挥她全部实力,但郑景仁也不过是用玉笔斩出的一刀。

    用脆弱的玉质笔锋斩出这样凌厉的斩击而玉笔不碎,以此就可见他的实力如何。

    比自己强。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惜云还是客观的认知到这个事实。

    片刻后她回身看了眼没死的秋珊:“胡乱出手,七日后再去丹房领疗伤药,其他人继续。”

    “是。”

    排队等候的人闻言齐齐应了声,心中微松的同时,又对那外界人产生些许惊意。

    惜云长老出手,这人都能将秋珊打成重伤,他好强啊。

    一处殿宇中,石月花双眼轻闭侧躺在软塌上,朱唇轻启:“确实有些手段,但如果这样只是这样,不可能是虚道境对手,他还藏着什么后招?”

    因为秋珊撞碎大门的缘故,为了避免这些女子在大庭广众下步入快欲巅峰的产生羞耻感,惜云安排郑景仁换了个院子继续。

    时间流逝,已经爽过一次重新排队来第二次的人出现,郑景仁眨了眨眼,再次把这女人送上快欲之巅,拿着玉笔起身走出门外写下:停。

    此刻门外还在排队的,基本上都是已经爽过一次,还想尝试第二次的人,看到郑景仁说停,纷纷失望的叹了口气。

    郑景仁看了眼兰花宝典,进度达到75%。摸着下巴暗想是不是去玄天阁搞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