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服来干
    机会只有一次,不能选错。

    郑景仁心中暗念,同时耳边再听不到任何交谈声,不由微微心惊,难道被发现了?

    探出头看向窗内,发现阁楼顶层是个不大的屋子,此刻屋中一个娇小的靓丽女子和另一个苍老的老妪,凑在一个人旁边,不知在窃窃私语什么。

    见状,郑景仁收回目光,贴在小窗边看了看天色,此时入夜已深,天上繁星密布。

    不多久,中间那间阁楼门口大开,娇小的靓丽女子和苍老的老妪并肩走出。

    她们体内散发着磅礴的力量感,脸上颇有些不忿和恼怒,出来后直接回往第七层,似乎是住所在第七层。。

    目送二人走下第八层的范围,郑景仁在小窗边站了片刻,确认她们走远后,正想探头看看那玄天阁阁主是否已休息,一抹青光忽然从第九层飞来,快若流光。

    郑景仁心下连跳,悄无声息翻身挂在阁楼的第五层屋檐下,竖起耳朵听上面的动静。

    “嗒嗒”脚步落在阁楼上的声音响起,听声音来判断,这人落下的位置离他不远。

    全力收敛自身气息,连遮掩身体不让人探查的真气都收回丹田。而这人落下后不知为何没有立即走动,寂静无声的站在原地,空气中传来她均匀悠长的呼吸声。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上面终于传来脚步声和敲门声,郑景仁仍旧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倒挂在屋檐底下。

    开门声和玄天阁阁主颇为中性的声音响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言语中并无特别的鄙夷厌恶之意,但也没有对虚道境强者应有的敬意。

    “有外人进来了,我怀疑她进了典藏阁或是仙器阁,必须马上进去查看。”声音颇有些尖利,听起来挺刺耳。

    “哼,典藏阁和仙器阁阵法密布,不可能有人无声无息的进去。就算是你,也不行。”玄天阁阁主的话语中满是不屑的笑意。

    尖利的声音沉默不语,空气仿佛要凝固住。

    不知过了多久,那尖利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可以打开阵法,自己进去查看。”

    “不必了,若真有人进去,不可能瞒得过沐东和沐西,她们两个修为不比我差,若有任何发现,早已大声通报。”玄天阁阁主的声音不咸不淡,带着几分揶揄。

    “你当真不信我?”尖利的声音带着几分恼怒,脚步踩在阁楼的地板上踩得“砰砰”作响,磅礴的力量波动扩散,这层阁楼的空气彻底凝固不动。

    “不是信不信,这就是事实。况且,答应过你的东西,你又何必急于一时。”玄天阁阁主声音中毫无俱意,不过揶揄的语气倒是收起来。

    “可我现在就想要!灵元棍你可以先不给我,但《九天玄女妙法真经》总纲最后一篇,我现在就要。”尖利的声音怒火压抑不住,恐怖的波动扩散出阁楼之外。

    不等玄天阁阁主说话,这尖利的声音的主人上前几步,踩得地板“砰砰”作响的同时:“况且我立过道誓,必会遵守诺言攻破灵珑山庄,你还有何顾虑?”

    “那你何不立刻前去攻下灵珑山庄?攻下灵珑山庄,不仅总纲最后一篇,灵元棍我也自当奉上,至于在这之前,哼···别威胁我,我状态好得很,用三十六天罡大阵挡下你还是没问题的。”

    玄天阁阁主被这尖利声音的主人压得怒火升腾,说到底,她才是这玄天阁的阁主。

    对这外来人已是百般容忍,将她培养到如此境地,现在竟敢释放虚道境威压威胁她,这让她如何能忍?

    “你···你就不怕我转投灵珑山庄?”尖利的声音压低,释放出的威压开始收缩。

    “你觉得灵珑山庄会收你这忘恩负义的人?《九天玄女妙法真经》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到道境,就算你得了她们那边的最后总纲,你也转化不了体法同修,到头来不过一场空。”

    玄天阁阁主语气满是嘲弄和不屑。

    “···好,明日我即前往灵珑山庄,你开启天罡三**阵助我。事后你若敢欺我,我定叫你好看。”尖利声音说完,转身走出阁楼,化作一抹青光飞向第九层。

    “哼。”空气中回荡着玄天阁阁主的冷笑。片刻后,地板上传来走动声,来到屋外走廊,从阁楼上跳落,落在左边的那座阁楼前。

    郑景仁翻身落在阁楼第五层,绕了个圈躲在后面跳到第二层,再从第二层后面来到正前,探头看向正在掐诀的玄天阁阁主。

    她穿着一身劲装,头发简单束在身后,侧脸看起来棱角分明,鼻梁高挺,眉毛浓厚,颇有些英武之气,不像女人倒像个男人,不过她胸前的硕大雄伟,证明了她女人的身份。

    不出片刻,她身前的空气传来一阵波动,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阁主有何事?”

    玄天阁阁主直奔主题:“阁里没什么动静吧?”

    “没有,一切如常。”苍老的声音回应。

    “行,没事了。”玄天阁阁主点点头,掐诀关掉二人间的传话波动,抬步走到右边的阁楼前掐诀。

    郑景仁中间那座阁楼的第二层暗自偷笑,这玄天阁阁主嘴上说不用担心,其实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明显的口嫌体正直。

    几息过后,玄天阁阁主的身前的空气再次出现波动,这次不等里面的人发问,她就先开口:“沐西长老,阁里可有动静?”

    “并未听到有何声响。”空气中的波动传出同样苍老的声音,连音线都和左边那个苍老声音相似。

    “好的,没什么事。”玄天阁阁主闻言便打算关掉传话波动,里面那苍老的声音忽然出言:“阁主稍慢。”

    玄天阁阁疑惑的看向波动:“怎么了?”

    “阁里的灵元棍,当真要给那外人?”沐西苍老的声音中有些疑惑和不解。

    玄天阁阁主抬眼看了看第九层方向,脸上嘲弄意味十足:“当然,这是答应她攻破灵珑山庄后的报酬。”

    “可是···”沐西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玄天阁阁主打断:“沐西长老不必忧心,等攻破灵珑山庄,集合两脉之力,再炼一根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就这样吧,沐西长老辛苦了。”

    说完,玄天阁阁主抬手关掉传话波动,脚尖轻点回到中间那座阁楼的第六层。

    躲在第二层的郑景仁轻轻吐了口气,目光看向右边的阁楼,若无意外,这里面就是所谓的仙器阁了。

    在二楼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夜色已至最浓,整个世界都只能听到虫鸣风吹的声音,再过不久便要迎来黎明,郑景仁不再犹豫,手握炎风刀纵身跃向右边阁楼。

    身体尚未撞在阁楼阵法,他手上的空间之跃闪过一丝空间波动,身形消失在半空。

    就在这股空间波动闪过的时候,中间阁楼里顶层侧躺在床上的玄天阁阁主忽然睁开眼,她眼中有惊疑不定之色,起身跃出房门。

    而高峰上第九层唯一一座高达九层的阁楼里,一个面型狭长的女人脸上露出疑惑,身上青光闪耀飞出阁楼,快速飞向第八层方向···

    郑景仁脚步刚刚站稳,目光在这宽敞的房里扫过,只见这宽敞的房间里摆着五个架子,架子上只有寥寥几把武器。

    来不及将这些武器收入锦囊,他抬步冲向门口楼梯,直奔三楼而上,因为一楼那道真境巅峰的气息已经不加掩饰的汹涌而起,发出一声怒喝:“何方宵小!”

    郑景仁不管不顾,任凭那沐西散发澎湃的力量波动跟在身后,他上了三楼,那沐西也上到二楼。

    抬眼朝三楼的房间里扫了眼,这里摆放的架子只有三个,没有雷光锥模样的物品,脚下不停继续往上,身后的沐西发出怒吼,但却没能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

    而在仙器阁的外面,玄天阁阁主和那虚道境的长脸女人都出现在门口。

    玄天阁阁主原本是想立刻开启阵法进去,但感应到长脸女人赶来,她又停下了开启阵法的手诀。

    那长脸女人落地后面含嘲讽的开口:“我说了有外人进来了,信了吧。”

    其实她原本只是闻到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兰花香,胡乱说出来看能不能让玄天阁阁主开启阵法,倒没想过真的有外人来。

    “哼。”玄天阁阁主冷哼一声,一言不发面色冷然的看着仙器阁,手中捏着一个令牌,暗召山峰上的其他真境赶来。

    这外人来的无声无息,还有穿透空间的手段,必须严阵以待,否则仙器阁里的东西丢了哪件她都要心疼死。

    一时间,这座高峰上的上百道真境快速朝第八层区域赶来,澎湃的气息凝成一股直冲天际。

    远在东边的灵珑山庄,随时做好开启天罡三**阵的石月花脸上睡意全无,灵珑山庄管辖范围的村落里,此刻升腾起浓郁的灵光,隐隐与天上的三十六个星辰遥相呼应。

    掌控阵法的石月花灵觉飙升到一个恐怖的境地,全力感应玄天阁这边的情况。

    郑景仁不知道外界情况如何,他此刻已经冲到阁楼的第五层楼梯,耳边能听到“滋滋”的电流声,以及感应到浓郁的灵力波动。

    登上最后一阶,顺着门口看去,这一层只有一个架子,上面摆放着两样东西。

    一是紫电跳动的尖锥,另一个是灵气缭绕的黑色长棍。

    就是它了!

    郑景仁心中大定,脚下一点,身形射入房中,恐怖的重力在房间中层层叠叠,他前进的身形速度快速下降,身后那看守的沐西也赶上来,眼中怒火大盛的看着这个扑向玄天阁至宝的人。

    那灵元棍她都染指不得,这宵小贼人居然敢打它的注意,她苍老的脸皮气得不断抖动,身后浮现一个女战仙的法相。

    法相融入她体内,她苍老的面容快速向年轻转变,眨眼间就成了一个中年美妇,手中握着一根青玉长棍,怒喝一声砸向速度大减的郑景仁身后。

    郑景仁感应到澎湃的力量来袭,回头瞥了眼,法相浮现,凭两件顶级宝甲的防御硬吃这一棍的同时借着巨力前冲,探手抓住架子上的锥子和长棍。

    头上跳起一个-20000。

    快速扫了眼锥子的属性,只看到“雷光锥”三个字后,便立刻收入锦囊中,心下胆气大盛的回身。

    那沐西双眼通红,手持长棍似要择人而噬,她能碎石开山的一棍,打在这人身上似乎没什么效果。

    她没有走进房间里的重力空间,站在门口仰天长啸,肌肤上出现一条条耀眼的青色纹路,肋下缓缓伸出两条白皙手臂,手里握着两根短棒。

    郑景仁双眼圆睁,颇为惊奇的看着这沐西施展神通,这些上古传承,果真有些了不得的神通秘法。

    那沐西低下头,拍出一道青光大盛的符纸在身,纵身冲入屋中,肩膀上的双手持长棍,肋下的双臂持短棒,丝毫不受重力影响,甩出漫天棍影砸向郑景仁。

    一道龙吟忽然在这狭小的房间中响起,漫天棍影没有砸在郑景仁身上,被一个淡蓝色的海龙虚影挡下。

    只是这海龙虚影几乎是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要被击破,漫天棍影每一击都将空间砸得扭曲不止。

    而借着这一瞬,不用管防御的郑景仁举刀横扫‘唯快不破’,拉出一条紫黑光线。

    “当!”

    沐西双臂竖挡炎风刀,另外两手的短棒继续挥砸,但郑景仁已经错身冲出了重力空间。

    沐西心中大急,恼怒万分暗骂小贼可耻,回身追击,手中长棍直捅郑景仁后背。

    但冲出门口的郑景仁没有冲下楼梯逃窜,他脚步一顿,回身时炎风刀上琉璃赤火与青色狂风升腾缭绕,紫黑真气滚滚覆盖,淡黄光芒笼罩其上,挥手斩出锋芒寒彻的四色刀芒。

    空间无声无息被斩出一道巨大的漆黑口子,整座仙器阁的阵法闪烁不定,似乎都要被激发。

    沐西脸色大变,双眼怒睁背后女战仙近乎全部融入体内,手中的三棍恍若砸塌空间般挡向身前。

    “嚇嚇嚇···”

    三声利刃切过的声音响起,沐西身形一怔,背后的女战仙快速消散,身体分作两半软绵绵倒在地上。

    四色刀芒去势不减,拖出一道长长的空间破口,斩破原本摆着两件装备的架子,狠狠斩在阁楼顶层墙壁上。

    “轰!”

    仙器阁阵法瞬间被激活,颜色各异阵法浮现表面,惊天的刀意冲天而起。

    阁楼大门前的玄天阁阁主脸色难看的望着仙器阁顶楼,另一边的虚道境长脸女人眼睛眯了眯,这股刀意,很恐怖。

    上百道人影围在仙器阁周围,身上的真意波动如潮水一般扩散在天地间。

    郑景仁从被斩开的口子中走出,居高临下俯视着下方的上百真境,嘴角露出一丝张狂的笑意:“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