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斩斩斩!
    “猖狂小儿。”

    玄天阁阁主还没说话,旁边那虚道境的长脸女人便化作青光纵身飞起,飘浮在仙器阁顶层正面,一人的威压便盖过下方上百道真境的气息。

    若下方上百道真境的气息如水波扩散,那这长脸女人的气息就如同一个狂暴的漩涡,将整个玄女界的灵气搅得汹涌澎湃。

    郑景仁面不改色甚至隐有笑意的看着她,目中战意昂然,凌厉刀意透体而出,抬手用第四叠斩出‘刀出无我’。

    锋锐的紫黑弯月横扫,空气巨颤发出呼呼风声,恍若流光一闪而逝。

    长脸女人眉毛微挑,她这么急着飞上来,就是因为郑景仁破开仙器阁阵法后,精神巡视下发现里面灵元棍已不见踪影,不用多想便知是这贼人拿了。

    只要把这贼人杀了夺得灵元棍,到时候玄天阁阁主也要不回去。只是她没想到郑景仁这个没到真境巅峰的人,面对她强大威压还能抢先出手。

    她手中出现一根赤红长棍,棍头上挟着砸塌空间的巨力卷起赤红火焰砸向紫黑弯月。

    “当!”

    陆芳清,90级,虚道境

    紫黑弯月不出意外的被赤红长棍砸成粉碎,但此时空气中响起一声轻微的“咻”声。

    陆芳清脸色大变,双手横拉赤红长棍挡在脖子位置,一个穿着轻甲的女战仙法相在她身后一闪而逝融入她体内。

    “叮···”

    清脆的金铁交击声传来,赤红长棍上腾起一抹火光,陆芳清双手巨震,头猛地偏了偏,一道流光从她脸侧射过,刮下她脸上一大片皮肉和左侧耳朵。

    痛感还没传到大脑,心中的惊异和后怕让她不断往后飘飞。

    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死了!好不容易提升到虚道境,还没开始享受,还没回到外界报复,她就差点死了!

    当痛感通过肌肤神经传达到大脑时,她眼中的惊异和后怕转变成怒火,张口发出一声怒吼,耀眼的青色纹路浮现在她皮肤上,四条手臂快速从她肋下生出。

    和已经死去的沐西一样,她每条手臂都握着一根短棍。

    底下被虚道境威压压得难以动弹的上百真境,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差一点虚道境的人就被真境的人杀了。

    玄天阁阁主心中的后怕不比陆芳清少,刚才感应到仙器阁里最强的两件武器不见时,她差点就直接冲上去了,不过幸好陆芳清这贪心鬼先去探了探情况。

    刚才那一击,她自问是挡不下来,肯定会被直接杀掉。轻吸两口气定了定神,凭她真境巅峰的实力,在这股威压下还能行动,转身奔向第九层的玄天阁。

    上面那两人不管谁赢对她来说都不是好事,只有两败俱伤,或者她自己赢了,才能在接下来的事态中把握主动权。

    而想要赢上面那两人,除了玄天阁的三十六天罡大阵,她再没其他后手。

    郑景仁没空管那玄天阁阁主如何,投出游龙之掷后,他就疯狂运转兰花宝典配合千变万幻恢复真气,同时往嘴里连塞了三个灵果。

    连皮带核一起吞下,囫囵吞枣般连吃三个,体内真气稍有恢复看向使出六臂神通的陆芳清,苦笑着轻语:“没有绝对把握,以后打死不用游龙之掷。”

    太费真气了,一招出几乎把他抽干,虽然现在真气恢复的速度暴涨许多,但也恢复不了那么快,除非法相完全沟通天地,能够无限借用天地灵气的时候,才能肆无忌惮的使用游龙之掷。

    陆芳清绑束在脑后的头发劈散而开,恐怖的力量波动在空气中荡起一圈圈透明波纹,此处空间似乎都无法承受她的存在。

    她身形一个闪烁,出现在郑景仁面前,鲜血流了半边身子的她怒火高涨,长棍卷起火焰风暴,朝着郑景仁兜头打落。

    肋下四臂挥动短棍,带着砸塌空间的巨力砸向郑景仁身体各处。

    郑景仁双眼圆睁,体内真气恢复还不足一半,此刻硬刚是找死,他举起炎风刀横档,脚下后撤头往右偏,同时发动元素之甲的技能。

    “嗡!”

    “嚯!”

    金色的光元素凝聚成一层光幕护住他周身,燃着高温的火焰盾牌挡在头顶。

    “啪啪···”

    赤红长棍砸落,火焰盾牌连一秒都不到就被赤红长棍上的火焰风暴砸成火苗,狠狠砸在横档的炎风刀上,发出一声“当”的巨响。

    金色的圣光抗拒也难以抵挡四把短棍敲击,瞬间破灭。

    “轰!”

    郑景仁整个人从仙器阁第五层的位置一路被砸落到底层,在每层地板上留下一个个大洞,发出“嘭嘭嘭···”的巨响。仙器阁各色阵法闪烁不定,而后变得黯淡。

    郑景仁头上跳起一个-150000和四个-10000,揉着左肩从废墟中站起,脸上带着些许癫狂的笑意。

    那一棍经过重重削减砸在他肩上,有娜娜克罗之心的被动防御,抵抗一切外来入侵,伤害变小了无数倍。

    陆芳清不可置信的看着底下和她对视的郑景仁,这人是铁打的么?她这一棍下去,就是一座山也要被砸开一半,这人居然没受多大伤害?

    左脸至耳朵的痛楚还在不断传来,将她心头疑惑磨灭,只剩怒火留存。

    她一声长啸,纵身顺着被郑景仁砸开的大洞一路下冲,肋下四臂收回,天地间灵力不断涌入她体内,汇聚到她双臂中,手中赤红长棍发出阵阵嗡鸣。

    棍头像是挟着一个火焰世界,里面有诸多神佛,神将天兵,玄女界火焰和力量的规则法理显化,条条玄妙至高的纹路伴随着这一棍,带起了力量和火焰的规则。

    望着仿佛带着灭世之威冲下的陆芳清,郑景仁脸上癫狂笑意大盛,深吸一口气,体内恢复过半的真气尽数灌入炎风刀中。

    炎风刀刀身轻颤,紫黑流转间琉璃赤火腾起,无边的青色狂风聚成龙卷,气运黄龙旋转盘绕,凌厉刀意透过刀锋在地面剐出深不见底的刀痕。

    纵身跃起,目光癫狂不见俱意,轰然撞向陆芳清长棍里的火焰世界,一条条玄奥的刀道轨迹浮现在他周围。

    他面带癫狂和猖狂笑意,疯魔真意第一次感觉如此畅快淋漓,和自身刀意是如此契合。

    向不可能为之可能,向不可逆为之逆。

    斩斩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