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TM吹爆(第四更)
    一件尚未命名的轻甲安静的躺在郑景仁手上,它是当初托尔斯打造元素之甲时的失败品。

    虽说是失败品,但也是一件极品史诗,属性在史诗装备里绝对排得上号。

    可惜有了元素之甲这件传奇装备,这件史诗终究只能是万年老二,颇有些肉疼的把轻甲抛给石月花,她探手接住低头观看属性。

    越看脸上的笑意就越浓,满意的点头:“这件可以换三粒还魂丹,六粒复灵丹,当然你也可以自由搭配。”

    旁边的惜云诧异的看了眼石月花手上的轻甲,脸色略急想开口说什么,但却被石月花拦下。

    这件轻甲属性十分强大,配合灵珑山庄的青冥霓霞衣,再面对虚道境的对手她也不虚丝毫,所以给出的价格也比较大方。

    郑景仁暗自点头,这石月花还算公道,沉吟片刻开口:“两粒还魂丹,两粒复灵丹。”

    石月花立刻收起轻甲,抛出三个玉瓶,其中两个玉瓶装着还魂丹,一个玉瓶装着两粒复灵丹。

    复灵丹(绝世珍品):服用后大量恢复真气,十分钟内服用第二粒无效。

    确认丹药无误,郑景仁脸带笑意满意的将它们收起,准备开口让石月花把他送出玄女界。

    但一直盯着他看的石月花却先开口了,她脸上略有期待:“还有什么要换的吗?醒神丹你也可以多换一枚,不吃三枚不会出事。”

    “嗯···不用了,我觉得我突破虚道境的话有一枚就够了。”郑景仁面带微笑回应,心里暗自补一句,可能连一枚都用不上。

    疯魔真意的领悟,让他法相近乎全部融入体内,就差动情能量积满的临门一脚了。

    “那···我们灵珑山庄还有其他一些丹药,扩张经脉和提升精神的,要不要了解下?”石月花像个推销员一样,锲而不舍的继续蛊惑。

    “咳咳···庄主你直说吧,看上我身上什么了?”郑景仁咳了咳,石月花的意图太明显了。

    “好,那我也不废话。你在玄天阁拿的那根棍子,换不换?”石月花也不介意被郑景仁看出来,双眼神采奕奕的盯着他。

    郑景仁拿出那根和雷光锥一同放在最顶层的黑色长棍。当时情况紧急,他没有过多观察,如今看来,这根棍子恍若一件艺术品。

    长约五尺八分,握如小儿手腕粗细,重量比炎风刀要稍重,棍身圆润剔透,两端有神凤浮纹,握在手上不易脱手,一缕缕如星光般的流光不时在棍身上闪过。

    仙凰棍(仙器):攻击力+350

    等级要求:75

    凰火:激发棍身中的真凰血,使出不灭凰火,此火会焚烧敌手至死才熄灭

    翻江倒海:激活棍身神石重量,一棍出,山崩地裂江海倒倾。

    被动:挥动时棍头两端自燃,额外攻击力+50

    九天玄女采天外神石与真凰血打造而成,棍身原重达三千三百九十八斤,经诸多阵法和材料糅合,重量平时不显,需时可挥出惊天动地之威能。

    这棍子,我tm吹爆!

    毫不犹豫的摇头正视石月花:“不换,这些丹药已经够我用一段时间了。”

    石月花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不过还是继续劝道:“扩张经脉和提升精神的丹药可是很稀有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不用了,丹药什么的都乃身外之物,修为境界还是靠自身提升较为稳妥。”郑景仁义正言辞的再次拒绝。

    石月花抿了抿嘴,黛眉轻皱的瞪着郑景仁,丹药是身外之物,武器轻甲就不是身外之物了吗?一个几乎武装到牙齿的人说这种话,真的不会害臊吗?

    郑景仁像是没注意到石月花的古怪目光,将仙凰棍收回锦囊中,朝两位美人摆摆手:“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过几天再来劳烦石庄主送我离开。”

    石月花颇感无奈的吐了口气,脸上神色再次变成那疲倦的模样。郑景仁不肯换,她也不敢强逼,不过得了件宝甲,也算不错的收获。

    她眼皮半抬,没一会就倚靠在玉椅上沉沉睡去。

    惜云看了眼已经陷入沉睡的石月花,脸上一阵纠结变换,脚步轻点飞身出了大殿。

    她刚出门口,石月花闭着的眼皮抬了抬,看了眼她的背影低声呢喃:“小妮子思春了···”

    惜云身法飘逸,翩飞若仙的飘到平台上,但眼前早已没了郑景仁的身影,整个灵珑山庄也感应不到他气息。

    她嘴唇嘟了嘟,跺了跺脚飞身从登天梯上飘落···

    而郑景仁此时收敛双翅,落在秦月秦玉的家门前,上前敲了敲门。

    秦玉性子好动,修炼也难以静下心,听到门外有动静,立刻跳下床跑来开门,打开门一看,却是个陌生的面孔,而且这个人,有喉结。

    他是···男的!

    玄女界有男的进来了,庄主不管么?秦玉脑海中连连冒起几个想法,一时间没说话。

    郑景仁看不见她们的胸,分不出面前这个是秦月还是秦玉,也没有开口,担心叫错了。

    秦月见秦玉打开门在那不说话,门外又确实有个人,不由得好奇的开口:“玉儿,外面是谁啊?怎么不让人进屋?”

    秦玉后头应了声:“是个外界的男人。”

    男人?

    秦月闻言不由得奇怪的起身走到门口,站在秦玉的旁边好奇的看向这人:“你是误入这里的外界人?”

    郑景仁脸上面容变换成他之前的模样,惊得双胞胎姐妹捂着嘴惊呼一声:“郑姐姐···”

    再次变回自己的模样开口:“我真名叫郑景仁,之前初入这里,见这里没有男人,所以才会易容变脸,骗了你们真是抱歉。”

    “你还会说话。”秦月抱着秦玉往后退了步,惊讶过后,便回想起那夜洗澡时的情景。

    她们两姐妹被一个男的不仅看光,还浑身摸了个透,脸色顿时臊得像个红苹果。

    虽然生活在玄女界,生育也用不着男人,但这么多年来对于礼义廉耻这些事玄女界还是一直在教导。

    毕竟不能以后外界可以容纳玄女界的时候,她们这些女人走出去,被男人占了便宜还什么都不知道。

    两姐妹心中羞涩的同时,还有暗恼,这人好生无赖,竟然这般欺骗她们,坏她们名声。

    郑景仁见她们脸上表情,便知她们心有恼意:“我此番前来,原是想问你们愿不愿意跟我离开玄女界,但石庄主说你们出去的话因为时空错乱的原因会有危险,所以,此次只能来跟你们告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