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给她们留了点(第一更)
    (订阅越发低了···诸位大佬求订阅~)

    双胞胎姐妹心里虽然颇有些怨气暗恼,但郑景仁也帮过她们,一时间心中思绪复杂,不知如何回应郑景仁的话语。

    郑景仁见状知道这两姐妹也急不得,毕竟骗人在先,简单的告别后便冲天而起,一路飞往西边,落在灵珑山庄和玄天阁的交界之处。

    一边是灵花一边是灵果。

    到了这里,他不再飞行前进,而是像上一次前往玄天阁时一样,飞身踩在灵果树的枝叶上,不紧不慢奔向玄天阁,不亲眼确认过玄天阁阁主的生死,他心里总有一口气在堵着。

    一路游山玩水般再次来到玄天阁的那座高峰下已是第四天的凌晨,他此次遇到村落不再绕开,反而在半夜时分潜入这些村落,进入这些村落里真境的屋子,引来这些村落疑惑不解。

    村中高手为何夜里高声惨叫,是年兽的入侵,还是梦魇的折磨?

    高峰下的果林中,郑景仁捧着烤鸡蹲在树干上,将烤鸡上其他部位的肉啃干净,一手一个鸡腿,左一口右一口的咬着,同时隐蔽的观察着这座高峰。

    和上次来时的戒备森严不同,如今的玄天阁,除了守卫更多以外,氛围也变得肃穆安静不少。

    照例等到天黑,他一口吞掉手里的糖糕蜜枣,拿出清水洗了洗手,收敛气息一路畅通无阻走向峰顶。

    路过第二层的时候,他顺便去把存放战甲和长矛的库房搬空,毕竟可以省一大波材料费不是,再不济拿回去问问石月花这东西她要不要,说不定还能换一两粒还魂丹。

    救命药这种东西,多多益善。

    路过第五层的时候,他脚步放慢了些许,这里是玄天阁的炼丹所在,可以的话他更想把这里洗劫了。

    不过应该是他上次来大闹过一次,如今这里的阁楼阵法全面开启,想要进去不太容易。

    借着空间之跃虽然也能进去,只是事后很有可能又要面对一次星力轰体,他还记得这玄天阁里有几个真境巅峰,就算原玄天阁阁主死了,此刻也肯定会有人顶上。

    见取丹无望,他不再浪费时间,加快脚步继续往上,再次经过第八层的时候,看到正在重新修建的仙器阁。

    两个真境巅峰的老妪双手负在身后,脸上带着悲意看着正在修建的仙器阁。

    郑景仁绕过人群,从山峰的另一边继续往上,来到第九层,看到那座高有九层的巨大阁楼,上面同样盘绕着一层真境巅峰的气息。

    没有靠得太近,这第九层通体上下都覆盖着灵气浓郁的阵法,天地间的各种元素围拢在阁楼周围。

    从感应到的气息来看,里面的那道真境巅峰气息,和原本的玄天阁阁主已不是同一人,而且这阁楼的每层门口上都挂着一朵白色小花。

    确认完毕,郑景仁眉头挑了挑,直接在这第九层展开双翅,化作青白流光飞向东方。

    刚刚接任阁主之位的,是个看起来年轻貌美的靓丽女子,她是原阁主的心腹之一,在阁主死后,另一个心腹年纪过大,不愿担任阁主之位,所以只能由她来接任了。

    她正在熟悉三十六天罡大阵的阵法,对于诸多手诀还不是很熟悉,此刻感应到郑景仁冲天而起的动静,离开阵盘走出门口,看到了那道青白流光,银牙暗咬脸上露出愤恨之色···

    半个小时不到,肆无忌惮飞行的郑景仁便离开了玄天阁管辖范围,回到灵珑山庄的地界。

    这次他没有过多逗留,趁着如今真气恢复速度大涨,他直接一口气飞到灵珑山庄的大殿门口,看到依旧倚靠在玉椅上酣睡的石月花。

    她像是从那天开始一直睡到现在,脸上平静而安详。

    这女人受了什么伤会如此嗜睡?

    郑景仁心中暗自疑惑,同时回头看向登天梯的方向。惜云矫若翩飞的身姿从登天梯上跃出,落在他面前一脸很不在乎的开口:“你要出去了?”

    “对啊。怎么了?”郑景仁盯着她快速胸前快速起伏的柔软,颇有些怀念当晚把那柔软捏在手里的感觉,真的q弹。

    惜云抿了抿嘴,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又走了,空气中传来她低声的话语:“死骗子。”

    郑景仁一脸莫名的摸了摸鼻子。骗她们的事不是已经坦白过了吗?怎么现在还骂?

    不明所以的摇摇头,直接跨步走进大殿,石月花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睡眼朦惺笑吟吟的看着他:“要走了?”

    郑景仁点点头:“嗯。”

    石月花拍拍手,似乎在给自己提神,站起身朝着左侧偏了偏头:“跟我来。”

    郑景仁看了眼左侧,却没发现这空旷的大殿左侧有什么东西,好奇的抬脚跟上。

    走了不到十步,身体像是穿过一层无形水幕,一个雕刻着玄奥复杂纹路的阵盘出现在眼前。

    原来这还有个幻阵。

    郑景仁心中暗道,同时看着石月花开始掐诀,一番快若幻影的手诀过后,她抬手问郑景仁要了根头发扔到阵盘中,阵盘开始缓慢旋转,迷蒙幽暗的空间门出现在眼前。

    石月花维持着手诀,转头看向郑景仁:“好了,从这里出去,就能回到你进来时的地方。那灵元棍,真的不考虑交换了?”

    “棍子我是暂时不打算换。这些战甲长矛你要吗?”郑景仁从锦囊里拿出一件战甲和长矛在手中扬了扬。

    “你···把玄天阁的库房搬空了?”石月花一眼就看出这战甲和长矛的样式,眯着眼的看着他。

    “没有,我还给她们留了点。”郑景仁理直气壮的反驳。有些残破和老旧的,他没看上眼,所以留在库房里了。

    “···不要,你留着吧。”石月花沉默了片刻,脸上睡意逐深的摇摇头。

    郑景仁颇为失望的将战甲和长矛收回锦囊,看来这批东西只能拿出去当材料用了。

    迈步走向空间门,石月花像是想到什么,单手维持手诀,另一手拿出一个令牌递过来:“什么时候想交换灵元棍,可以通过这个找我。”

    郑景仁接过令牌,低头查看。

    玄女令:有定向联系玄女派之人的功用。

    心中微喜,原本还担心以后怎么进来,有了这东西就不愁进不来了。

    笑眯眯的道了声谢,抬步走入空间门中。

    不像乾算子开的那个极度挤压空间通道,石月花开的这个像是康庄大道,灰蒙蒙的直来直去,不到片刻便走到了尽头。

    一步从空间门中走出,刺眼的阳光照落,让郑景仁不自觉的眯了眯眼,倏忽间,他眼神一凝,眼珠泛红声音沙哑:“发生了什么?”

    感谢‘淅伱閁’大佬打赏的600起点币!感谢‘沐霄瑶’大佬打赏的500起点币!今天还能不能四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