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棋局(第三更)
    和正在召集族人准备搬离此处的阿乌古打了声招呼,转头看向嘟着嘴依依不舍的阿蓝云。

    她竖起食指,食指顶端趴着一只小蛊虫:“把它带在身上,等我们找到安定的地方,就用它通知你,等你忙完了,记得来找我。”

    郑景仁轻轻搂了搂她,让小蛊虫爬到他发丝中,亲了亲她的脸蛋叮嘱:“万事小心,别离你爷爷太远。”

    阿蓝云柔柔的应了声,柔软的双唇在他脸上亲了亲,小跑着回房去收拾东西。

    郑景仁转身展开自由之翼冲天而起,和早已等在天上的李随风一齐飞向荆州。

    飞在天上,李随风好奇的多看了两眼郑景仁身后的翅膀,这种风格的飞行之物,在九州确实是罕见物。

    郑景仁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烦虑杂多。

    阿蓝云和阿乌古他们搬离此处,能避开那未知的祸事么?

    此去青莲学宫又会有什么事?能让李随风出来跑腿并称为老头子的,肯定是青莲学宫的老怪物无疑,修为恐怕已入道境,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乾算子卜测的‘美人在怀,凶吉参半’,是说能去了无心界域能找到韩湘玉,但危险同时也会伴随而来?

    一盅酒忽然从旁边飞过来,思虑中的郑景仁探手将这盅酒抓住。

    李随风脚踩三尺青锋,意态潇洒轻抿酒葫芦:“两口穿肠酒,千愁皆浮云。”

    郑景仁拔开酒盅的塞子灌了口,入口火辣似滚液,酒香绕齿久不散,咽下酒水轻飘飘的回了句:“借酒消愁愁更愁。”

    二人喝着陈酿好酒在天上快速飞行,在郑景仁真气堪堪消耗完之前,李随风一声招呼,开始朝下落去。

    郑景仁心中微定,若是飞到一半要喊李随风停下休息,逼格瞬间就没了。

    双翼平展,身形跟在李随风后面向下俯冲滑翔冲破云海,看到了一汪荷塘。

    身形快速俯冲的李随风双手掐诀,荷塘上闪过一个迷蒙的空间门,他一马当先直接闪身而入,郑景仁没有犹豫,紧随其后收敛双翅冲入。

    这空间门后的通道与他之前走过的不同,像一路俯冲而下的垂直通道,跟在李随风身后俯冲将近一分钟才从通道中冲出。

    光芒刺眼,狂风呼啸在耳边,身形不断下坠的感觉充斥心头,适应光芒后,抬眼观望这片洞天福地。

    他们出来的地方在极高的高空上,下方种满了青色莲叶,点点粉色莲花点缀其中显得极为亮眼。

    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青荷中间,建起一座书香缭绕,浩然气充斥整个空间的巨大学宫。

    “来。”李随风一声轻喝,御剑直飞学宫。

    郑景仁体内真气不多,只能张开双翅滑翔追去。

    李随风奇怪的回头看了眼郑景仁,不明白他的速度怎么变慢了这么多,不过他没催促,放慢速度在前面引路。

    这学宫在极高的高空上看时就觉得巨大,随着高度落下,学宫全貌越来越大,甚至大过外界的一座城池。

    落在学宫正面,正上方挂着龙飞凤舞的《青莲学宫》字样,里面传来阵阵朗诵之声,正门左侧的草地上能看到几个幼小书童踢着蹴鞠。

    李随风收起三尺青锋,将酒葫芦挂在腰间,脸上懒散之色散去,抬头挺胸方步阔行的走进学宫门口。

    郑景仁多看了两眼李随风,这人突然这么正经,让他有点不适应,收敛双翅迈步跟在他后面走进这座青莲学宫。

    李随风一边面色保持严谨和路过的师弟们打招呼,一边给郑景仁介绍。

    学宫中分了诸多院落,除了核心的儒家思想以外,他们所学所研都不尽相同。

    空气中书墨香气浓郁,几个穿着学子儒衫的女子握着折扇摇头晃脑的站在廊边,郑景仁暗道要是喜爱文书的昭然郡主在这里肯定乐得不行。

    穿过诸多院落,来到学宫深处,一处种着桂花树的院子。

    透过院落的圆门,能看到桂花树下的躺椅上躺着一人,一本书盖在他脸上,让人看不清他面容。

    他右手侧有个棋盘,过去点有株青松盆景,青松的枝叶被剪成一个‘郑’字。

    跟着李随风走进院子,他脸上变回那懒散模样,懒洋洋的开口:“老师,人来了。”

    躺椅上的人将脸上书本拿掉,坐直身子,露出一张清癯古拙的面孔,他的山羊胡疏而长,眼神平和,身上灰扑扑的儒衫衬得像个书生气十足的教书老先生。

    他上下打量了一会郑景仁,面色颇为疑惑的开口:“我看你样子平平无奇,怎会担了这天大的气运和祸事在身?”

    郑景仁嘴角抽了抽,这老先生说的话大大破坏了他身上的书生气和浩然气,贼别扭。

    可能是看郑景仁有些错愕,他洒然的笑道:“老头没几年好活了,可惜到临死不久才知率性是为真,端了一辈子的架子,如今放下来却是自在不少。”

    郑景仁笑了笑,对这老先生的话不予评价。

    谁人不想率性而为,但然世事无常,大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要适应世界,适应社会。

    这位老先生的修为到了这个境界,已经超脱了大部分人目光,他率性不率性,还真没什么人能管得了他。

    老书袋展动袖袍,一张木椅出现在棋局的对面,他做了个请的手势:“陪老头下盘棋,你执黑棋,你先下。”

    郑景仁目光看向老书袋面前的棋盘,瞳孔微缩,这棋盘上黑棋摆了个‘郑’字,被白棋几近完全包拢。

    沉默片刻,他苦笑着摇摇头:“叫老先生失望了,小子不会下棋。”

    “不会下,意思就是···”老书袋自言了句,在棋盘旁边的棋盒里拿出白棋:“不会也没关系,老头先下,你别让老头把你的路堵死就行。”

    他平和的双眼似有深意的看着郑景仁,手上白棋落下,堵死了‘郑’字的左下角,被堵死的黑棋立刻消失在棋盘上。

    而随着这些黑棋的消失,郑景仁似乎觉得自己身上某些东西在消逝,目光惊异的看着老书袋。

    老书袋笑眯眯的看着他,对棋盘摊了摊手:“该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