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情界域(二合一)
    郑景仁眉头紧皱,他不确定自己身上消逝的是什么,所以他不想下这盘棋,对老书袋的催促不做表示。

    老书袋见状躺回躺椅上,苍老的双眼看着这青莲学宫的天空:“你身上有无情之道的痕迹,而且是最高深的‘太上无情’。它不属于你,应是有人故意把它放在你身上豢养。”

    郑景仁心中一惊,眼神微凝的看着他。这老先生能一眼看穿他身上的诡异情况,修为果然已是道境,当初虚道境的樊离只觉得他身上有问题,却没看出具体情况。

    老书袋对郑景仁的反应笑了笑,继续开口:“你早已入局,又没有掀翻棋局的能力。”

    “陪老头下这盘棋,老头要是不能吃光你的棋子,等你幕后之人对你出手时,老头若还活着,定全力助你掀翻这盘棋。”

    郑景仁闻言有些心动的开口:“我要付出什么?”

    老书袋笑呵呵的坐直身:“一个承诺。以及你的寿命,黑棋被吃掉,你的寿命也会相应减少。”

    刚才流逝的是寿命?

    郑景仁抿了抿嘴,略做思量后谨慎的问道:“什么承诺?”

    “若有朝一日青莲学宫有难,你需得死保学宫。”老书袋脸上笑容全无,严肃的看着他。

    意思说青莲学宫未来会有大灾?和自己看到阿乌古的部落那样,遭到毁灭性打击,所有人都无法复活那种?

    郑景仁眉头皱了皱,回头看了眼靠在院墙边上的李随风,这种事应该叮嘱正统传人李随风才对。

    李随风靠在院墙上对二人交谈的话语似无所觉,自顾自的喝着酒。

    收回目光,心中暗自沉思。或许他看中的不是我,而是即将道境的樊离。若我死保学宫,樊离为了青衣未必会见死不救。

    犹豫一会,郑景仁还是开口应道:“好。”

    资深道境全力出手相助的机会,虽然他说他已经没几年好活,但过了这村未必还有这店。

    自身修为离虚道境已不远,按照无情真意前几次出现的情况来看,突破的时候他肯定会搞些幺蛾子。

    只要在这老先生死之前突破,这笔买卖就不算亏!

    抓起棋盒里的黑棋,扫了眼棋盘,他心中已有决断···

    阳光洒落,李随风懒洋洋的靠在院墙上喝着小酒,郑景仁和老书袋你一手我一棋的落子,时光安然泰熙。

    但每次黑棋被吃掉时,郑景仁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身的某种东西在消逝,呼吸变得沉重,额前的一缕发丝变白···

    半个时辰后,郑景仁胸口恍若压了一块大石,张开嘴微微喘息着,额前一缕发丝从发根到发梢全部变成银白色。

    他手里捏着一枚黑棋,状似洒然随意,实则手臂颤抖的将它压在棋盘上。

    此棋一落,对面的老书袋哈哈大笑,抬手将手中的白棋扔回棋盒,起身拉着郑景仁走到青松盆景旁:“滴一滴血上去,需要时心中默念‘老书袋’,老头自会来帮你。”

    看着这棵剪成‘郑’字的青松,郑景仁犹豫片刻,还是滴了点血上去。

    这老先生是儒家大能,一身浩然气坦坦荡荡,凭他的修为想要对付自己一巴掌就解决了,应当不会下什么追踪诅咒才是。

    老书袋笑眯眯的收起吸收了血液的盆景:“好,没什么事了,你继续去拈花惹草,率性风流吧。”

    “咳咳···”郑景仁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老先生,小子此次前来还有一事相询。”

    老书袋像是解决了个大麻烦,脸色悠然的回到躺椅上坐下:“说来听听。”

    “小子想去无心界域,老先生知道如何去吗?”郑景仁走到棋局对面的椅子坐下,颇为期待的看着他。

    “嘿,你要去找你背后的人?会不会太早了点。”老书袋惊笑着看了眼郑景仁,随后又点点头自语:“不过你身负疯魔真意,若不能率性而为,也难有寸进。”

    意思说无情真意的真身也在无心界域?

    郑景仁心中暗想,没有出言解释自己是想去找女人。

    “那就去吧。”老书袋躺在躺椅上,挥手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口子,露出一条一人大的幽暗缝隙。

    一想到可能会见到一直纠缠自己的恶鬼,郑景仁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紧张,起身走到幽暗缝隙前,回头问道:“到时候小子怎么回到此界?”

    “同样在心中默念‘老书袋’即可。”老书袋看着旁边的棋局,不甚在意的回道。

    这笔交易做得真不亏,像是随身带了个强力打手和逃跑专家。心中抱着如此念头,郑景仁抬脚走进幽暗缝隙。

    幽暗裂缝消失,靠在院墙上的李随风的走到棋局旁笑道:“他脑子也不蠢嘛,换了我,我估计也是这般下。”

    “你?你肯定不会这样,你心高气傲,定会多番挣扎后才会做这样的决定,但那时你已经走不出困境。”老书袋毫不留情的打击爱徒,面态洒然的拿着书本缓缓扇风。

    “哈,似乎也是。”李随风笑了笑,随即收敛笑意正色道:“老师,您到底看中他本人,还是他身后的樊离?今日这番作为,青莲学宫已和他绑在一条绳上,再无分割的可能,佛门可是中途收手了。”

    “他走这盘棋前,老头确实是奔着樊离去的,如今嘛,嘿···两者皆有。”老书袋笑眯眯的摸出一个紫砂壶和茶杯,给自己倒杯茶后美滋滋的喝下:“佛门收手是他们的事,与我们何干?”

    李随风眉头微皱,想说什么,却见老书袋倒了杯茶递过来,睿智的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君子坦荡荡,有所为有所不为。他既有破局心,摆脱身上枷锁,帮他也是帮己,老头何不赌一把?”

    “学宫未来会有大祸?”李随风眉头紧皱的接过茶杯。

    老书袋低叹出声:“大世将倾,若不能占得国教鸿运···提前做点别的准备,是必要之事。”

    李随风闻言点点头,喝着杯中清茶,视线停留在看着郑景仁和老书袋下过的棋盘。

    黑棋所剩不多,只有一条直线下来,上下连接到棋盘顶端,像一把黑刀,将白棋从中斩开,让白棋再无吃子的可能。

    ···

    脚下的空间通道平缓宽敞,周围幽幽暗暗,星光暗影忽远忽近,令人捉摸不透到底身处何方。

    在通道中施展神行百变奔行了将近三分钟,前方出现一人宽的白色缝隙,带着寒意的空气不断渗透进来。

    眯着眼从这条白色缝隙中跃出,刺眼的光线照落,寒风似能直接吹到人的心里,让人浑身泛起一股冷意。

    白色的太阳,照落的日光如同白炽灯一般,荒芜的土地卷着萧杀的寒风,吹起漫天黄土。

    风尘中有一只只体型庞大的怪物趴在荒野上,眼神冰冷而懒惰。

    这个洞天福地居然有怪?

    郑景仁好奇的拿出狼牙诛心弩,射了两发在最近的怪物身上,那怪物头上跳起两个-1,它眼中怒意凸显,张口发出一声震天暴吼,爬起身朝郑景仁冲来。

    荒土犼,100级,精英

    100级的怪,看来这里是九州玩家以后的主要练级副本。

    郑景仁心中暗想,展开双翅随便选个方向直飞,目光和精神四下扫动,他目的很明确,找到韩湘玉,把剧情事件完成同时,问问无情真意的事。

    飞了将近半个小时,体内真气消耗过半,遇见一条巨大的河流,改变方向顺着河流往下飞了数十里,终于看到一座巍峨巨城。

    远远的收敛双翅从天上落下,边恢复真气边朝巨城奔去。城里人声鼎沸,冰冷的气息凝聚不散,让整座巨城都染上一层白霜。

    踏入这座染着白霜的巨城,冰冷的寒意直透心扉,让郑景仁有些不适的抽了抽鼻子。

    城中人来人往,商贩买卖叫声不绝于耳,若不是这白炽灯般的日光,以及这直透人心的寒意,郑景仁都要以为他到了九州的某座城中。

    漫步行在这嘈杂的街道上,郑景仁四下观看,寻找能够打听消息的酒馆所在。

    路过一个路口时,看到几个乞丐拉着一人不断乞讨,被拉的人表情木讷,抬手便是一道剑光闪过,几个乞丐头颅滚滚掉落,鲜血染红了地面。

    被拉的人表情不显,冰冷的眼神似乎在看一些家畜,转身离去。

    周围的人对这几个死去的乞丐并无特别反应,多是嗤笑一声或是面无表情的走过。

    郑景仁脚步不停,嘴里轻声的低语:“这个地方居然也会有乞丐,而且人命贱如草。”

    韩湘玉在这个世界,是怎么生活下去的?

    “阿弥陀佛,施主来此无心界域所为何事?”一道温和的声音在郑景仁身后响起。

    郑景仁回头看去,一个身着灰色袈衣,面带苦色的和尚站在他身后三尺外。

    他身材矮小瘦弱,看起来弱不禁风,灰白色的眉毛极长,鼻梁不高,嘴唇下撇,脸上风霜吹打的痕迹明显,看起来十分显老,气息深沉不显,难以分辨他修为如何,脖子和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

    “大师如何得知我不是本界之人?”郑景仁眼神微冷,模仿城里那些冷眼旁观的众人表情。

    “施主不必掩饰,贫僧法号玄苦,也是从外界来的,对施主并无恶意。”玄苦和尚双手合十退后一步,表示自己并不会对郑景仁做什么。

    郑景仁收起那副冰冷的神色,双手合十的回了个佛礼:“在下郑景仁,初来乍到,玄苦大师有何教我?”

    玄苦指了指路口左边的茶肆:“何不坐下细说。这无心界域都是些没心没肺舍弃了某种七情六欲的人,难得见到郑施主,却是倍感亲切。”

    郑景仁不无不可的点点头,和玄苦一同走向茶肆,点了茶要了些素斋,不等玄苦发问,他便先开口:“大师来此界多久了?”

    玄苦脸上苦色浓郁:“已有十年。”

    郑景仁心中微喜:“大师可曾听过韩湘玉这个人?”

    玄苦脸上的苦色悄退,带着几分讶色:“郑施主是来找她的?”

    听到玄苦的话语,郑景仁脸上喜色遮掩不住的道:“大师知道她在哪?”

    玄苦双手合十的点点头:“知道。不知施主你们之间是···”

    “不瞒大师,她是在下的娘子,只是在下外出归来后,她便不知所踪,百般寻觅后才知道她在这里,还请大师告知她的去向。”郑景仁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大胡话。

    “原来如此,只是郑施主你来晚了。”玄苦又恢复那张苦瓜脸,半眯的眼中带着些同情。

    郑景仁心中微跳,身子前倾皱眉看着玄苦:“什么意思?她出事了?”

    旁边桌子的一个汉子回过头,没心没肺的笑道:“你家娘子自己上了无情峰,回不了头了,所以这位大师说你来晚了。哈哈哈···”

    “无情峰是什么地方?”郑景仁看了眼这大笑的汉子,脸上表情不变。

    “施主莫急···”

    “俺给你说,这和尚说话跟羊拉屎一样,半天拉不出一句。”旁边桌子的汉子端起他桌上的一盘菜回过头,边吃边说。

    “无情峰是无心界域获得最高心法的一处地方,最上面有《太上忘我无情真诀》。”

    这汉子说话快吃得更快,放下手中已空的盘子,回身端起另一盘继续:“这无情峰,上去了就没有回头路,要么一路走到顶习得真诀,要么中途掉下来。”

    一句话的功夫,他手中的盘子又空了,回身再端起另一盘,看得郑景仁有些发愣。

    汉子继续边吃边说:“不管你娘子是哪种结局,习得真诀忘我无情,还是中途掉下来,她都不可能回去给你当美娇娘了,哈哈哈···”说完,他又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直娘贼,好想斩了他!

    郑景仁听着汉子刺耳的大笑,眉头跳动回过头看向玄苦:“大师,他说的可是真的?”

    玄苦脸上苦色更浓:“对。无情峰常有人上去,但都死在了悬崖峭壁的路途上,所以如今只要有人上去,便会传之甚广。韩施主是一个月前上去的,如今还没摔下来,不知是否已登顶。”

    “登顶?和尚你就想得美,三年前有人过了三个月才掉下来,啧啧啧,那死的,一滩稀泥。那韩湘玉,哈哈哈···”汉子立刻大笑嘲讽出声。

    紫黑刀光一闪而过,旁边汉子的笑声戛然而止,身体和桌椅一样分成两半倒在地上。

    郑景仁额头青筋跳动,看向眼带惊意的玄苦:“无情崖在哪?”

    感谢‘丶子熙’大佬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唐风羽’大佬打赏的4000起点币!感谢‘阿布仔2333’大佬打赏的1000起点币!(下一章应该在半夜了,大佬们先睡吧,明早起来再看h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