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画风剧变(第一更)
    整座无情峰上的无情大道像龙吸水一样被卷入郑景仁体内,这方天地狂风大作,风卷残云,山林摇摆。

    围观的众人脸上冷漠的表情变了变,纷纷往后退了几步。从他们的角度看去,能看到一缕缕灰蓝色的大道疯狂涌入刚刚踏上横木的郑景仁体内。

    玄苦脸上苦色更深了几分,眼中惊疑不定,双唇蠕动似乎在低语什么。

    郑景仁脑海中疯魔真意的身后冰凉气息凝聚,快速凝聚成无情真意的模样。

    一如既往的君子淡漠净如水,不染尘间红尘半缕烟。谦谦君子拒人千里,看似有情最无情。

    那张和郑景仁一模一样的脸嘴角勾起,他缓缓睁开眼,无情无义的目光中带着嘲弄和喜意:“我说过,你逃不掉的,这是你的命。”

    郑景仁脚步后撤,但却踩不到地面,明明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却仿佛隔了无尽深渊。

    “上了这山,就再没回头路,上去吧,安心接受我给你准备的大礼。”无情真意似乎心情非常好,不断涌入的无情大道让他身形越发凝实。

    随着无情大道的快速涌入,郑景仁体内真气越发凝实,在丹田中压缩凝聚,颜色由紫黑色向着蓝色转换,他周身开始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冰凉气息,兰花的香味浓郁得像香精。

    “如果我不上去呢?”郑景仁阻止不了无情大道的涌入,站在第一阶横木上反问。

    “你当然可以不上去,你跳下来我也不会让你死,只不过上面那个女人我就不知道了。”无情真意胜券在握,无所谓的摆摆手。

    “这就是你设局让她来到这里的原因吧?只是我不太明白,你怎么算准了我会想起她,然后来找她?”郑景仁呼了口气,面前的空气被染上一层寒霜,抬步走向第二根横木。

    “咻咻咻···”他这一步迈出,整个无心界域都在暴动,无情大道像是煮沸的热水,卷着狂风呼啸而来,地面上好些修为低的人直接被狂风卷上天空。

    “你其实一直记得她,只不过之前被我分神掩盖掉你对她的一切思绪,后来我分神被灭,自然没办法再继续掩盖,你受点提醒刺激,想起来也是理所当然,也是在那时候,我不得不把她送进玄女界。”

    无情真意见郑景仁开始登山,满意的给出答案。

    “那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来?”郑景仁再次迈出一脚,踩在第三根横木上,席卷而来的无情大道让他双眼的紫黑光焰变成两朵幽蓝色的兰花。

    虚无的空气中,他能看到隐藏着的大道规则法理,只要偱着这种规则法理挥动手中之刀,便能斩出毁天灭地般的威能。

    “因为你选了这该死的疯魔真意,率性独霸,无法无天,你绝不会看着为你心殇的女人落入我手中。”说这些话的时候,无情真意脸上表情颇有些怒意。

    “你这般煞费苦心的算计我,到底为什么?”郑景仁像是知道已经逃不掉,也不再挣扎,迈开脚步快速在横木上奔踏,在身后带起一层幽蓝光影,快速朝着山上进发。

    “煞费苦心?嘿嘿哈,这点小手段,早在你进入这心世界的时候就想好了。你是我的棋,韩湘玉也是我用来钳制你的棋。至于为了什么,我说过等我们融为一体时,你自然就懂了。”

    无情真意见郑景仁快速奔行,脸上笑意更浓。

    郑景仁抿了抿嘴,他的身体此刻像是永远装不满的漏斗,不断吸收这方天地的无情大道。然而他知道,这些无情大道全被吸入无情真意重新凝聚的身体中。

    这身体从小变大,再由大变小,身形和疯魔真意一般凝实恍若真人,只是郑景仁的动情能量没有满,所以不能更进一步产生变化。

    在郑景仁眼中,无情大道是如此清晰,近在咫尺,只要他想,这条大道唾手可得。

    他甚至不用踩在横木上,踩在虚空上都会凭空出现一条幽蓝色横木接住他身形。

    “我体内动情能量还未满,这你也能动手?”郑景仁像是没话找话,脚下不停,状似随意的继续开口。

    “放心吧,上面有我给你准备的大礼。”无情真意对郑景仁的询问几乎有问必答,丝毫不担心揭露自身底牌。

    郑景仁收敛心神沉入脑海中疯魔真意中不再询问,快若流光盘旋着一路上冲,无情真意则闭眼吸收融入的无情大道。

    下方观看的众人只觉郑景仁就是一个移动的旋风眼,拖动着无情大道不断盘旋在无情峰上,卷起漫天风云。

    “看样子《太上忘我无情真诀》要出世了。”胸前抱着长剑的干瘦男子发丝被狂风吹动,面无表情的看着郑景仁的身影融入云层中。

    “嗯。”红发飘摇的男子应了声,脸上杀意更甚,不知是因为嫉妒还是因为兴奋。

    “这他娘的,有点夸张啊,整条无情大道似乎都在欢呼迎接共主。”孩童的衣服被狂风吹得绰绰作响,满脸不可思议。

    无情大道的涌入还在继续,不断加深的大道体悟让他心中不断闪过各种各样的灵感。

    他脚下一步迈出,空间一阵波动,身形往上蹿升了数十米,相当于他绕着巨峰跑三圈才能达到的高度。

    一个小时后,一路靠着空间跳跃的他,看到了紧抓横木保持身形稳定的韩湘玉。

    再次一步迈出,身形出现在韩湘玉所在的横木上,探手揽住她的纤腰,语气不容置疑:“跟我回去。”

    韩湘玉原本被那忽然刮起的飓风吹得差点掉下去,竭力稳住身形打算等这阵怪风过去再继续前进,忽然被人搂住腰,耳边传来那日思夜想的声音,鼻尖满是浓郁的兰花香。

    “你···”没等韩湘玉说出半句话,郑景仁便搂着她纵身跳下。

    无情真意冷笑一声,对郑景仁的举动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闭眼继续吸收涌入的无情大道。

    韩湘玉心中一惊,但想到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身侧,只是反手搂着郑景仁的腰,心中暗念这一次,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开他。

    二人身形快速坠落,但却仿佛永远坠不到底,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脑海中有种眩晕感。

    当感官再次清晰时,郑景仁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身上不着片缕,旁边有个温热的身躯紧贴着他的手臂。

    一声嘤咛传来,是韩湘玉的声音。转头看去,他和韩湘玉同盖一张大红被子,被子下的他们都没穿衣服。

    软香玉体横陈侧,娇羞嗔喜惹人怜。

    韩湘玉雪白的肌肤染上几分羞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含羞的扑闪着。

    她第一时间也察觉到自己和郑景仁都没穿衣服,她胸前的柔软贴在郑景仁的手臂上,陌生而又舒适的温暖触感,让她柔软上的o头快速充血凸起。

    望着那迷人的脸蛋,雪颈下的滑腻柔软,郑景仁喉咙发干,手不自觉的按在那团柔软上,入手柔嫩滑腻,被窝里呼吸渐浓,体温渐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