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使节团(第一更)
    一个劲的莽,吃不住啊。

    郑景仁飞在半空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后双翅一震,身形调转飞向南疆和梁州交界的阿乌城。

    是时候来一波真正的乔装技术了。

    半个时辰后,郑景仁再次飞近南疆的南部,距离那寨子还有将近80里地时,收敛双翅落在地面。

    拿出刚刚买来的黑蓝衣裤换上,头上包起卷成螺旋状的头巾,脚下踩着一双草鞋,嘿笑一声自言自语:“南疆风情装扮,你值得拥有。”

    言罢,展开神行百变钻入密林,小心避开路上的蛮荒异种,不紧不慢的赶向刚才那个寨子···

    阿木秋端坐在简陋木屋的竹椅上,右手手臂前伸,上面包着厚厚白布,丝丝血迹透过白布映出,他脸上满是不甘和愤怒:“祖爷爷,为什么不杀了他?”

    在他面前,将郑景仁一掌拍飞的老者正整理木桌上气味呛鼻的草药,苍老面容上古井无波,头也不回语气平淡:“不该问的别问。”

    阿木秋双唇抿了抿,脸上不甘和憋屈浓郁,似是愤怒而导致胸膛快速起伏,好半响他平缓下胸中的烦郁,略有忐忑的问道:“那阿蓝云和阿乌古他们?”

    老者将气味呛鼻的草药分类摆好,共分了三堆,回身看向阿木秋:“煎煮服下,三日一份,九天喝完。”

    顿了顿后他叹息一声,浑浊目光看向部落深处:“换人吧,让阿莲送他们去。”

    阿木秋脸色大变站起身:“不,祖爷爷我可以的,别让阿莲代替我,求你了!”

    老者沉默不语,没理会阿木秋的哀求,转身打开简陋木屋的门走出。

    阿木秋跟在后面脸色慌张急促连连开口:“祖爷爷,你信我,我真的可以的!这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算什···啊~”

    他话没说完就惨叫出声,跟到门口的脚步停下,捂着包裹着白布的手臂惨叫不止。

    白布上原本只是渗出一点的血液,此刻被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捏住,五指发力掐入肉中,刚刚缝合的伤口快速裂开,鲜血染红了整条手臂上的白布。

    这只纤细白皙的手在手背上绘着一条盘卷的花蛇图纹,花蛇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眼神邪异阴冷,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心寒。

    阿木秋身子不断后退,左手抓着这只手想要奋力拉开,但那绘着花蛇图纹的纤细修长的手掌却越掐越深,掐得阿木秋脸色扭曲痛嚎不止。

    一个明媚皓齿,黛眉似柳,秀鼻拔俊的貌美女子走进来,她身量极高,和阿木秋不分伯仲,一头青丝绑了个马尾垂落到曲线诱人的白皙后腰。

    紧短的白色麻衣里似乎没穿亵衣,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不说,胸前两个硕大的柔软挺挺晃晃,能看到两点明显的凸起。

    她下面的穿着不似寻常南疆女子的长裙,似乎是她自己嫌麻烦,直接撕掉一大截,露出雪白滑腻的紧嫩大腿和光洁如玉的纤细小腿。

    左手掐在阿木秋的伤臂上,她笑吟吟的推着惨嚎的阿木秋走进屋内。

    将阿木秋一路推到竹椅上坐下,白皙貌美的脸庞凑在阿木秋的耳边轻语:“兄长,受了伤,还是在寨子里好好修养吧,否则很容易被毒蛇咬死的。”

    阿木秋痛得满身大汗,脸色惨白的痛嚎:“阿莲!你···”

    阿莲嘴角微勾,松开阿木秋的伤臂反手抽在他脸上,将他壮硕身躯抽得撞碎木屋摔飞出去。

    那张明媚皓齿秀美的脸蛋上笑意全无,阴冷鄙夷的看着阿木秋撞出的大洞冷然道:“废物。”

    门外的老者背着身,对屋内这两兄妹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阿莲走到他旁边,目光和老者一样也看向部落的深处,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不知为何夹杂着一丝嫉恨和不甘。

    “今晚他们就到了,过来见一见。明日出发路途遥远,别把自己毒死了。”老者忽然出声,转身走向一座巨大的木屋。

    阿莲站在看着老者的背影眼睛眯了眯,一言不发走向另一个方向···

    临近傍晚,郑景仁拿着一颗灵果坐在大树上,透过繁密枝叶看着那炊烟飘渺的寨子。

    树下时不时走过一两个打猎归来的壮硕男子,他们拖着体型庞大的荒古异种,脸上洋溢着笑意。

    把灵果放在嘴里啃了一口,果肉甜脆多汁,咀嚼片刻后咽下,体力快速恢复。

    吃完灵果,又有两个男子拖着巨大的蛮荒异种回来,经过郑景仁待着的这棵树时,其中一个年轻的小伙忽然拉了拉中年男子:“等等,我去方便一下。”

    那中年男子松开蛮荒异种的尾巴扔在地上笑骂:“赶紧去,刚把阿离娶过门,这几天操劳过度了吧,你这可不行,这么年轻,赶紧找大长老给你开点药。”

    年轻小伙脸色微红的争辩:“瞎说什么,没有的事,我这是憋一天了,实在憋不住了。”

    说着,他小跑到树后解开裤腰带,放松身体。

    郑景仁见状,正欲跳下去将他打晕变脸,耳边传来中年男子催促的声音:“赶紧的,今晚土石国的使节团就到了,这棕灵兽是主菜,别耽搁了。”

    郑景仁闻言眼睛眨了眨,抓着树干没跳下去,静静的看着树下二人拖着棕灵兽进入寨子。

    土石国的使节团来这里做什么?

    郑景仁坐在树干上暗自思索,阿木梀是听到自己从哪来后,才急着赶自己走。

    后面出现的阿木秋则是见面就刚,最后的那个老者也明明有杀自己的实力,但却一掌拍飞,像警告一样。为什么?

    不想让外人知道土石国使节团到来?

    想了片刻,郑景仁轻声自语:“不对,他知道我是谁。”

    只有这个解释,这老者肯定知道自己是谁,否则单单不想让外人知道土石国使节团到来的话,直接杀了他岂不是更简单。

    这老者肯定知道郑景仁身上有些不寻常的地方,就像人皇和黄媚韵,如今也在躲着他。

    那最后的疑问,这土石国使节团的到来,和阿蓝云她们失踪有没有联系?

    ···

    是夜,寨子的中间空地升起篝火,壮硕的男子和青春妙曼的女子在篝火旁欢歌笑语,眉目传情。

    胆大自信的男子直接上前和南疆妹子交谈,胆怯害羞的则是目光多次扫视过去,希望能与心仪的姑娘对上眼,得到眼神鼓励后,才敢前去搭讪。

    众多肉块摆在篝火上,在火焰的舔炙下冒着热油,郑景仁变做一个清秀面孔,身材在男子中只能算瘦弱的他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一队穿着域外服饰的人流走进寨子,他们鼻尖下垂,个个都是鹰钩鼻,眼珠淡蓝,皮肤偏黑。

    在好几个壮硕中年男子和一个身段极高的貌美女子迎接下,他们逐步走向寨子深处。

    郑景仁抽了抽鼻子,抓起一块面前的烤肉两手捏了捏,将烤肉放进嘴里,起身走向寨子深处。

    一边咀嚼嘴里的烤肉,一边用沾满烤肉香油的双手在身上一阵拍摸,掩盖掉身上的兰花香。

    拐进一处木屋后面,确认没人注意他后翻身跃上屋檐,随风化影快速飘向寨子深处,追向那批使节团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