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口技好就是可以猥琐欲为(二合一)
    寨子最大的木屋中,橘黄火焰跳动光芒,大圆桌上摆满了色香丰美的烤肉和清香宜人的瓜果。

    脸上皱纹如刀刻般的老者坐在门口正对的主位上,面带微笑的阿莲端着一坛酒,给圆桌上的使节团倒酒。

    这些域外之人的淡蓝眼眸盯着阿莲那硕大的丰满,特别是阿莲弯下小蛮腰倒酒时,透过紧短麻衣的领口能看到里面没穿亵衣的大片雪腻,他们更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使节团的领头之人是个光头,他厚厚的嘴唇上留着两抹弯勾一样的浓厚胡子,每当阿莲刚刚给他倒完酒,他立刻端起就喝,让阿莲不得不多次来到他旁边倒酒。

    阿莲脸上微笑的笑容不曾变过,甚至笑吟吟的道了句:“大人真是好酒量。”

    这光头大汉明显听得懂九州语,闻言哈哈大笑。看向阿莲的目光淫邪之意更浓,要不是有对面那老者在,他早就合身把这惹火撩人的阿莲扑倒在地行那床笫之事。

    老者端着一碗清茶小口小口的抿着,撕下一块烤得香味四溢的嫩肉放进嘴里缓缓咀嚼:“明日一早便出发,别喝多了。”

    那异域光头大汉撕下一条和他手臂一般粗细的兽腿放到嘴边撕咬,嘴里嘟囔中纯正的九州语:“长老放心嘞,我阿鲁克的酒量,那是出了名的,耽搁不了正事。”

    老者微微颔首,仍然是只撕最嫩的那点烤肉:“有个棘手的人找来,抓紧把人送过边境,免得夜长梦多。”

    阿鲁克听到有人找来,而且能让这老者都觉得棘手,不由得怔了怔。

    他知道这老者是和国师同等级的强者,连他都觉得棘手,由不得他不重视。和同行而来的人交谈几句,他们脸色凝沉,不再大肆喝酒,只管吃烤肉。

    能被土石藩国派来做使节团,事关任务成败,他们自然不是蠢货,晓得其中利害。

    不过虽然喝不了美酒睡不了美人,但能吃到这些气血丰足荒古异种的血肉,此行也不亏。

    因为老者的话,大圆桌上的气氛变凝重许多,没什么人交谈,吞食咀嚼的声音回荡在屋内。

    老者将桌上烤肉里最嫩的那些皮肉吃下,拿起旁边的麻布擦了擦手,端起清茶轻抿:“阿木秋受伤了,此行阿莲代他陪你们走一遭。”

    阿莲适时对这些人颔首点头,脸上巧笑嫣然。

    阿鲁克凝重的脸色变了变,他看着阿莲的美俏的身段咽了咽口水,只是这次眼中没了邪欲,反而多了些惊惧。

    此行事关重大,不仅土石藩国派出他们使节团,这熊图寨子也会派出实力高强的人同行,之前的阿木秋他见过,实力十分强劲,完全可以把他吊起来打。

    现在阿木秋的位置被这阿莲换上,说明这阿莲的实力不比阿木秋差多少。

    而且好像原本计划里的人选就叫阿莲,只是国师夜观天象发现了什么才临时换人,让他们急急忙忙赶过来迎接。

    想到此,他不敢再看阿莲惹火的身躯,低下头甩开腮帮子猛吃烤肉。

    不管这个阿莲是不是原本计划里的那个阿莲,他都不打算问究。毕竟他虽然好色好酒,但他更惜命。

    只希望刚才看的那几眼,不要被她记恨上···

    夜风微凉,月光如水,整个寨子都飘荡着烤肉的香气和烈酒的浓香,最大的那间木屋打开,使节团的人鱼贯而出。

    他们没有喝醉,身上只有淡淡的酒气,脸上虽说有谨慎之意,但目光止不住的飘向空地上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的靓丽姑娘。

    那姣好的身段以及袒露的雪白蛮腰,让他们荷尔蒙升腾,脑海中不禁心猿意马。

    饱暖思**,是世界上大部分人不算病的通病。

    只是他们这个通病,在听到身后一声轻笑后被快速浇灭。

    阿鲁克脸上带着强笑回过头:“阿莲姑娘,夜深了,明日要早起,我们就先去休息了。”

    清冷如水的皎白月光照在阿莲的明媚皓齿上,美得惊心动魄,但这阿鲁克和使节团的人目光没敢停留在阿莲身上超过一秒。

    阿莲看着他们害怕的样子,娇笑不止,莲步轻移走到阿鲁克前,玉手轻轻抚了抚他额头上的冷汗:“去吧,好好休息,接下来两天,我们有的是时间亲近。”

    说着,她把手上的汗渍在阿鲁克身上的衣服擦了擦。

    擦完后像不满意,眉头轻皱抬起光洁秀白的大长腿踹在阿鲁克肚子上,将他踹得像个滚地葫芦,一路翻滚着撞向寨子中间空地,将烧得三米多高的巨大篝火撞翻。

    原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的男男女女,早在他滚过来的时候就让开一条道路,此刻看着从篝火中窜出的阿鲁克,面上多有嘲笑之意。

    阿鲁克脸色通红隐有痛色,这点火焰倒是伤不了他,只是阿莲那脚太重,让他肚子像翻江倒海一样剧痛,而且被这些人嘲笑看着更让他羞怒异常。

    但他连看都不敢看阿莲,捂着肚子侧着身就跑出空地,钻入早已给使节团安排好的木屋中。

    其他那些使节团的人也连忙离去,只剩下脸色快速变得阴沉的阿莲站在原地。

    老者走出门口,浑浊的目光看着寨子里的族人再次搭起篝火,不紧不慢的开口:“别玩死了,此事办成回来长老位置给你,不纠结那圣女之位。”

    “哼。”阿莲冷哼一声,迈开修长如玉柱的长腿走向夜色中的密林。

    待阿莲走远,老者朝着远处一直关注这里的中年女人招了招手,而后便背负双手走向他休息的木屋。

    几个中年女人快速来到这大木屋前,进屋收拾桌上的残局。

    老者走远后,大木屋的屋后忽然翻身落下一道黑影,这黑影气息全无,脚步轻逸,在皎白月光下快若游魂般飘荡向密林。

    黑影飘入密林中,顺着地面浅薄的脚印尾随而行,走了将近十分钟,离寨子已经有一段距离,空气变得越发湿润,有淡淡的水雾飘荡,类似在骑士大陆深入沼泽时的感觉。

    只不过当初的沼泽里是毒雾瘴气,这里是水雾弥漫。

    黑影的脚步忽然停下,因为他一直追踪而来的脚印到这里忽然就消失了。

    月光照落不透的幽暗密林中传来阿莲娇媚动人的声音:“小哥找我吗?”

    郑景仁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在周围的林木中来回巡视,他能听到阿莲的声音,但气息感应却找不到阿莲的踪影。

    “小哥白天才把我哥的手臂废了,今晚就来找我,是想对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声音的位置来回变动,气息全消的她在黑暗中让人难以确定位置。

    见这阿莲占据隐蔽优势却没有立刻攻击,郑景仁也不急着离开,轻笑一声反问:“阿莲姑娘美若天仙,想跟你做些见不得人的事不是理所当然吗?”

    他刚才趴在大木屋上偷听的时候就已触发剧情事件,确定阿蓝云和阿乌古就在这寨子中,只是不知为何他们的气息被掩盖不见。

    这个触发的剧情事件名为

    图熊寨子里有那老头在,在找不到地方的情况下到处乱摸,很容易被发现继而被一巴掌抽飞。

    况且郑景仁也不确定这老者的耐心有多好,万一他不耐烦了想直接拍死自己,那就很尴尬了。

    所以,为了避免以上这种情况发生,自认英明神武足智多谋的郑景仁,毫不犹豫选择尾随阿莲,他对天发誓,他绝对不是看上那对丰满硕大又不穿亵衣的柔软。

    他只是想要安全的打探到更多情报而已!对,就是这样!

    一边暗自自我肯定,一边谨慎的四下打量。这会儿他终于发现在四周有众多花蛇,阿莲的声音就是从这些花蛇的体内传出。

    密密麻麻的花蛇粗如手臂,身上有斑斓各色的花纹,三角头上一双竖眼闪着冷冽的寒光,身上的腥臭毒气浓郁异常,缓缓包围过来。

    不过它们围到郑景仁面前没有发起攻击,而是传出阿莲的声音:“小哥说话真好听,只是你想做见不得人的事,就不怕把命丢咯?”

    郑景仁已经看出来这阿莲不打算攻击了,否则不会跟他废话半天,嘿笑一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况且阿莲姑娘比牡丹还好看,身段又是极好的,怎么说我也不亏。”

    花蛇围着郑景仁看了片刻,若不是郑景仁自己身上自带兰花香,还真受不了这么重的腥臭毒味。

    妙曼身影从郑景仁身后的阴暗处走出,周围的花蛇快速散去,郑景仁转身看向阿莲,目光打量着她那诱人至极的身段,轻轻的吹了声口哨。

    阿莲似嗔似喜的白了他一眼,迈步继续走向密林中:“小哥不是想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嘛,这里不安全,我们再离寨子远点。”

    “好啊,阿莲姑娘果真是妙人。”郑景仁跟在后面,盯着那雪白的后腰看个不停,同时暗中感应周围还有没有其他气息。

    二人一前一后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来到一处瀑布河流前,阿莲坐在河流边上的大石上,挺挺颤颤的丰满随着她坐下而晃动不止。

    她拍了拍大石的旁边,媚眼如丝欲勾魂,音态轻魅撩人心:“小哥来吧,我们做点见不得人又开心的事,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真是个妖艳的妖精!

    郑景仁看着她那妖媚的模样咽了咽口水,抬脚走到大石旁边,没等他开口,阿莲的左手便搭上他右手。

    柔弱无骨似蛇一般盘缠而上锁住他的关节,让他右手拔不出刀,娇媚的神色变得阴冷渗人,仿佛择人而噬的毒蛇。

    郑景仁虽然在调笑,但怎会对她没有一点防备,右手被缠的瞬间,他左手已握拳砸出紫蓝虎头,右臂后拉将阿莲整个人都拉过来迎向拳头。

    但阿莲对紫蓝拳头丝毫不惧,右手前探似灵蛇出洞,探手抓在紫蓝虎头拳面上。

    “啪!”

    拳面砸在掌心的声音传来,阿莲的右手抖起一层层波浪,郑景仁只觉自己能开山裂石的一拳像是砸在棉花上毫不受力。

    阿莲右手的抖动传递到身体,而后通过左手传递到郑景仁右臂上。

    瞬间,郑景仁动弹不得的右臂仿佛遭到巨力拍打,烈虎拳的拳力近乎全部被转移到自己右臂。

    被肉贴着肉的巨力砸到,真气防护不起作用,也没练过硬功和卸力之类的功法,他整条右臂臂骨开裂,鼻间发出一声闷哼。

    说来话长,其实不过转瞬之间,阿莲卸掉郑景仁拳力并通过左手返还到郑景仁身上,右手也如灵蛇一般缠绕而上,身后浮现一条花蛇虚影融入体内,整个身子像条蛇一样贴上来。

    郑景仁双臂关节都被锁死,而且阿莲的两条手臂越缠越紧,仿佛要将他手臂折断。

    她柔弱无骨的身躯像条大蛇,盘绕在郑景仁身上,恐怖的缠绕巨力压得郑景仁浑身骨骼噼啪作响。

    硕大的柔软丰满被挤压得大片白肉呈现在郑景仁面前,一颗凸点十分醒目。

    魔君法相浮现而后快融入,郑景仁双眼跳动着紫蓝光焰,脸色被缠得涨红,浑身上下除了脚和脖子还能动,上半身完全被锁死动弹不得,低头看着横缠在身上的阿莲:“别逼我!”

    阿莲的双臂已经不似常人般变长,身躯横缠在郑景仁身上越发用力,下巴抵在郑景仁的肩上配合腰身锁住不让他发力,语态娇媚的轻笑:“我哪逼你了,我们这不是在快活嘛?”

    纠缠的巨力让体内骨头传来“啪啪”的声响,剧痛和难以呼吸让郑景仁头顶开始持续掉血,每秒-300,他猛地低头一声低喝:“我让你快活个够!”

    兰花宝典的特殊真气传输到舌尖上,低下头舌尖探出轻触在被挤得呼之欲出的丰满柔软上,恰好点在那醒目凸点下方位置。

    舌尖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让郑景仁很想直接一口咬上去。

    “嗯···”

    阿莲一声轻哼,她练的缠劲身体比寻常人要敏感得多,此刻身体猛地一紧而后不可遏制的放松些许。

    就在这放松些许的瞬间,郑景仁体内真气爆发,双臂外张腰背弓起,想要挣脱阿莲的束缚。

    但阿莲紧缠着郑景仁的手臂微松,整个人真如一条大蛇般在郑景仁身上游走不定,那对硕大的丰满在郑景仁身上快速摩擦,爽得郑景仁还没反应过来,阿莲就已经换了个姿势锁着他。

    他双臂依旧被紧紧缠着,只不过阿莲换了个姿势,没有再把那敏感的丰满递到郑景仁眼前,而是露出白皙嫩肉的腰侧。

    她眼中闪过一丝狞色,纠缠的力度加大,轻笑着开口:“小哥好口技,弄得我好痒痒。”

    看着近在眼前的白皙嫩腰,郑景仁脸色涨红的轻笑:“抱歉,口技好就是可以猥琐欲为。”

    言罢,他舌头再次探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