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狠心与毒蛇,绝配嘛
    熊图寨子中,阿木秋脸上戾色浓郁趴在一具雪白身子上奋力摇动身体,他动作粗暴,被他压着的女子发出一阵如诉如泣的低吟,身上被捏得一块红一块紫。

    一声低吼过后,阿木秋狰狞着脸翻身仰躺喘息,之前被他压着的女子缓缓起身,窸窸窣窣间穿好衣物,眼角带着泪痕开门离去。

    阿木秋眯着眼喘息片刻,脑海中想着阿莲阴冷的面容,低声咒骂一句:“贱人。”

    起身穿上裤子,光着膀子走出门口,趁着夜色正浓,他走向使节团所在的房屋···

    昏黄的烛火中,阿蓝云面带悲容跪在阿乌古床前,阿乌古神色萎靡,一身气息恍若风中残烛,随时有可能死去。

    他们手腕上趴着一只蛊虫,不断吸收他们体内真气。

    阿蓝云正值年轻,真气被吸收只觉疲累,但年迈的阿乌古被吸掉真气,顿时如抽掉了他精气神。

    阿蓝云双眼通红微肿,回身跪在那皱纹如刀刻般的老者面前:“二爷爷,您放过爷爷吧。我去土石国,我一定老老实实的去。”

    老者浑浊的目光动了动,沉默片刻低头看向阿蓝云:“不自杀了?”

    阿蓝云已经哭红肿的双目满是绝望,无声的摇着头。

    老者右手食指轻抬,趴在阿乌古手腕上的蛊虫飞起离开,阿蓝云连忙回身趴在阿乌古床前,拿出丹药和水给阿乌古服下。

    阿乌古嘴唇颤抖,他的精气神已透支,此刻虽没了蛊虫继续吸收,但老人身体已承受不住,很快就闭上眼沉沉睡去。

    阿蓝云看着阿乌古满脸疲惫的睡去,眼眸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她绝望的跪坐在地,低低的呜咽出声:“臭流氓···怎么办?”

    ···

    清冷如水的月光下,瀑布水流岸边的大石旁,一男一女正以一个诡异的体位暗暗较劲。

    阿莲不知道换了多少个锁身招式,但每换一次,只要她身体有部位是靠近郑景仁胸口以上,都会被那柔软火热的舌头轻舔到。

    她身上的无袖马甲因为身体纠缠的缘故,大部分敞开,只剩下里面的紧短白色麻衣,但这紧短麻衣完全无法遮掩她那远超寻常女人的雄伟。

    大片雪白细腻的软肉在清冷月光下,散发出一层白玉般的光亮···因为那片肌肤被口水沾湿了。

    阿莲此刻又羞又恼又恶心,她近乎上半身到细腰都被舌尖舔湿,被舔到的地方不仅会发软发热酥麻不止,还如万千蚂蚁爬过一样,瘙痒得令人抓狂。

    郑景仁双眼圆瞪,双臂外张,身体微弓肌肉紧绷喘气如牛,舌尖伸出缓缓探向阿莲修长的雪颈。

    阿莲原本阴冷的神色此刻全部变成惊恐和恶心,那令人瘙痒火热的舌尖又要来了,她身体竭力锁住郑景仁的同时,双眼瞪大奋力想要躲开这舌尖。

    但郑景仁的脖子出乎意料的长,舌头似乎也在这段时间的较劲中变长了些许,继续坚定不移的靠向那雪白细颈,舌尖甚至能感觉到那细颈上的温度以及竖起来的毫毛。

    “我跟你拼了!”阿莲忽然猛地扭过头,两颗虎牙变长变尖,像两根长长的毒牙,一口咬向郑景仁的舌头。

    她原本另有打算,并不想杀郑景仁,但这人舌头实在太过恶心又不肯服输,让她实在受不了了。

    郑景仁眼神一凝,凌厉刀意纵生,瞬间在阿莲的身体上划出数道血痕,阿莲身体吃痛,多处发力的地方松懈,紫蓝真气狂震,锁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身体挣脱开。

    金银指和贴身十八摸如疾风乱雨般点拍在雪白**上,阿莲身上的衣物全被刀意切碎,此刻像些烂布条一样挂在身上。

    阿莲留了一手,郑景仁也一直留着刀意不发,近身状态下他的刀意能够透体而出,不用做出相应动作也能伤人。

    阿莲被点摸得捂住身形连连后退,摇晃得胸前的丰满雄伟波涛汹涌。练缠劲的她身体各个部位十分敏感,她媚眼如丝,脸颊坨红,嘴里连呼“停停停”。

    鲜血流在雪白**上,加上她似哀似怨似享受的神情,看起来有种妖异的美态。

    郑景仁嘿笑一声,双手已经被阿莲的鲜血染红,一步上前一手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搂在怀里,一手拍鼓手狠狠的拍在她的翘臀上。

    “啪!”

    “欧~”

    阿莲张口发出一声尖叫,她只觉浑身酥麻火热的体感瞬间被股间的那股震颤取代,体内一股股热流喷薄而出,她不再后退,满身鲜血的她死死搂住郑景仁。

    浑身柔弱无骨般紧紧的缠住郑景仁躯干,两条大长腿死死的缠在郑景仁腰上,她纤细腰身贴着郑景仁小腹止不住的挺动,浑身冒出一层细细的香汗。

    一股粉绿色的动情能量从她体内散发,融入郑景仁体内。温暖又冰凉的感觉游走在经脉中,兰花宝典78%。

    被阿莲的腰身挺在小腹上痒痒的,郑景仁轻喘笑道:“说让你爽个够就让你爽个够,还来不来?”

    说话间,他一直感应阿莲体内变化,若还想反抗用毒牙咬他,那就只能用刀意划过她白嫩的雪颈了。

    但阿莲紧紧的缠着郑景仁,腰杆虽说不再继续挺动,但她浑身颤栗久久不止,双眼微眯像个讨好的猫咪,脖子贴着脖子轻轻磨蹭。

    这花蛇还上瘾了。

    郑景仁心中暗道一句,双手抓着那两瓣雪臀嫩肉捏了捏,捏得阿莲“唔~”的一声,睁开眼道:“不来了。”

    说着她大长腿从郑景仁身上松开,站在地上后脚跟软了软,差点没站稳,晃得那两团硕大的柔软摇摇颤颤。

    她不知是嗔还是羞的白了眼郑景仁,大大方方从碎裂的衣物中拿出一条麻巾,走到河边打湿后毫不掩饰的擦拭身体。

    将身上的鲜血擦去后拿出一些药粉洒在伤口上,洒不到的地方,她朝郑景仁勾勾手:“给我上药,你个狠心的男人。”

    郑景仁一边运转真气恢复肌体上的淤伤,一边欣赏那逐渐擦拭干净,再次变得雪白的**。

    听到阿莲的话,他迈步走过去,接过药瓶将药粉洒在她背后的伤口上,坏笑着的赞了句:“真好看。我狠心,你毒蛇,绝配嘛。”

    “哼。”阿莲意味不明的娇哼一声,目光盯着月光下的银练飞瀑轻语:“你找阿蓝云和阿乌古?”

    郑景仁嘴角微勾,手指轻轻的在她雪白嫩背上滑动:“对。”

    “你喜欢她?”阿莲忽然回过头,好看的眸子直视着郑景仁,目光中不见阴冷,只有平静。

    郑景仁指间的滑动不停,从嫩背上滑落至腰间,而后攀上那惊人的翘臀弧度:“她是我女人。”

    阿莲闻言回过头,看向月光下的银瀑,让人看不清她面容:“明日清晨,往南百里后再动手,使节团里有个人物,虽然藏得隐蔽,不过他还逃不过毒蛇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