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虎蛇相争(二合一)
    南疆的清晨水雾缭绕,地面的凉意湿气经过一晚上酝酿,在阳光升起时升腾,糅合空气中降落的水汽,形成仿若大雾一般的白色面纱。

    使节团一行六人将阿蓝云围在中间,透过厚重水雾快速向南方前进。

    他们谨慎的目光在周围打量,不经意间扫过阿蓝云时,目中的谨慎都会变成尊敬。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女子不久后就会成为他们的土石国的圣女,将带领土石国走向辉煌。

    阿蓝云双眼红肿,面容憔悴,神色平静透着绝望,她手腕上的蛊虫已撤掉,只是阿乌古被留在了图熊寨子,她若敢反抗,阿乌古生死难明。

    阿莲上身跟往常一样,不爱穿亵衣的她,紧短麻衣外套着无袖马甲露出雪白小腹,不过下面却换了一件带花饰的粉色短裙。

    她双手抱在丰满的柔软前,挤得那两团浑圆在紧短麻衣束缚下呼之欲出,身形跟在使节团后方三十米位置,手指时不时轻轻抬起,仿佛按着某种规律在轻点。

    使节团里的光头阿鲁克心里发虚,被条毒蛇跟在后面,这种感觉真的难受。况且这条毒蛇之前还说要报复他,这让他更加忐忑,巡视的目光十次有六次是扭头往后看的。

    不过阿莲对他目光不曾理会,脸色平静不知在想什么,纤细修长玉指仍在轻点。

    一行人速度极快,太阳刚刚升起到半空,日光尚未炎热,他们就已经摸出水雾浓密的山林,走到地势相对开阔的山谷,此地离图熊寨子已有三十多里。

    一直跟在后面的阿莲忽然脚尖轻点赶上来,惊得使节团六人回头看向她,其中五人以为她发现了什么,只有光头阿鲁克担心阿莲是来报复他。

    但阿莲樱唇轻启,绝美的脸蛋带着微笑看着被他们护在中间的阿蓝云:“祖爷爷说她身体虚弱,不宜长久赶路,休息一下吧。”

    使节团的五人看向阿鲁克,其中一个看起来偏瘦的男子眼珠微不可察的动了动。

    阿鲁克看了眼阿蓝云,又转眼看向笑吟吟的阿莲,难辨真假的他把阿莲的话用土石国的话语翻译给同伴听。

    六人稍微商量片刻,同意阿莲停下休息的提议,毕竟这关系到他们未来圣女,他们谁都得罪不起。

    阿莲笑着朝阿蓝云眨眨眼,看得阿蓝云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她一路用轻功配合他们赶路,还要用真气蒸发落在身上的水雾,确实有点疲惫,轻声的对阿莲说了句“谢谢。”

    使节团里的五人经过昨晚的事情,如今虽然心痒痒,但也不敢再看阿莲,生怕被她记恨上。

    只有那瘦弱的男子脸色平静,将阿莲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过他没说话,沉默着和同伴席地而坐守着阿蓝云。

    阿莲笑眯眯的点点头,走到一旁灌木上坐下,几条色彩斑斓的花蛇卷着一些果子过来,她随手拿起两个,摸了摸花蛇的三角头。

    将一个果子扔给阿蓝云,一个自己放到嘴里咬了口,瞥了眼他们身后出来的密林,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阿蓝云认得这种南**有的果子,道了声谢后小口小口的吃着。

    密林边缘,阿木秋惊疑不定的缩了缩身子,他快速在周围的落叶地面和青黑树干上看了眼,但都没发现花蛇的踪影。

    “这该死的贱人到底发现我没有?”他低声咒骂一句,缓缓往后退去,不敢再跟得太近。

    不管阿莲刚才那随意的一瞥是警告还是恰巧看向这边,阿木秋都决定要弄死她。

    不弄死她,图熊寨子长老之位将跟他彻底无缘,到时候凭他们两兄妹多年下来的明争暗斗,他肯定会死得很惨···

    图熊寨子外围的丛林中,郑景仁悄无声息跟在一条花蛇后面,神色警惕潜入寨子。

    经过昨晚的篝火烧烤狂欢,寨子中找到眷侣的年轻人睡得正香,已经过了刺激年龄的大叔大妈,也因昨天打猎回来的猎物过多安心的睡了个懒觉,只有寥寥几个大妈搂着衣物去河边洗涤。

    花蛇游走的路线十分隐蔽,不是木屋的屋后,就是繁密大树底下,一路游走至寨子中间位置的一座木屋前,花蛇钻进窗户的缝隙,片刻后又探出头朝郑景仁点点头。

    见状,郑景仁打开窗户翻身跃入,看到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阿乌古,脚下轻点来到床前,一颗还魂丹出现在手上,塞入阿乌古的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阿乌古脸色向红润转变,气息逐渐稳定下来,他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看到郑景仁后想说什么,但被郑景仁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玄女界的令牌出现在手上,迷蒙的空间门随之浮现,阿乌古看了眼郑景仁,嘴唇微动迈步走入空间门中。

    待阿乌古的身形消失在空间门中,郑景仁收起令牌,再次翻窗跃出,向着来时的路奔行,快速消失在寨子中。

    灵珑山庄的大殿中,阿乌古从空间通道中走出,适应了此处的光线,看到打瞌睡的石月花和颇感好奇的韩湘玉以及惜云。

    阿乌古道了声谢,脸色有些唏嘘,曾经满脸稚气要他出手相救的小贼,如今已是反过来救他。

    正当阿乌古回想当初的情景时,耳边传来石月花的声音:“老丈,你可有什么好东西可交换,我这灵丹妙药多不胜数,包你想要什么有什么。”

    这打瞌睡的女子脸上一副财迷之色,让阿乌古错愕了好一会才道:“老夫这···我这倒还有点···”

    图熊寨子中靠近中间空地的一间木屋里,满脸皱纹似刀刻的老者眼皮微颤,苍老双手按在面前蛊盅的盖子上,盖子在老者双手按压下跳动不止,仿佛下一秒里面的东西就要跳出来。

    在他身后,一根刻着棕色巨熊的图腾木柱腾起棕色光流,源源不断融入老者体内,让他按在盖子上的手越来越稳定。

    当蛊盅盖子不再跳动时,他收回双手,拿出一根七彩檀香点燃,七彩雾气飘飘渺渺飞入蛊盅盖子上的孔洞。

    看着七彩檀香缓缓燃烧,他瞥了眼郑景仁离开的方向,浑浊目光带着些许杀意···

    繁茂的密林中,花蛇连成一条直线仿佛在指明方向,郑景仁随风化影展开,化作一道紫蓝幽影穿梭在密林中。

    阿莲说过不离开寨子百里范围,全力爆发会被那老头发现,所以他不仅没飞,连神行百变都没敢用,只用悄无声息的随风化影。没救出阿蓝云之前,一切谨慎为上。

    早已休息完毕继续上路的使节团中,阿莲嘴角微勾,食指连动,一条花蛇从山谷的草地上绕着她雪嫩大腿爬到肩上。

    心情不错的她伸出食指轻轻逗弄肩上的花蛇,目光看向前方那些使节团的人像在看死人一般。

    使节团的六人忽感到一股阴冷之意袭身,神色微变回身看向阿莲,却只看到阿莲逗弄花蛇和熙的笑脸。

    阿鲁克心里暗骂这该死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等到了土石国境内一定弄死她!不,弄死她前定要狠狠爽一把。

    他算了算已经走出的路程,此刻他们已出九州国境,距离土石国还有两百多里路。

    他宽大裤裙下钻出一条类似泥鳅的活物,这条活物在裤裙的掩盖下钻入泥土,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一行人继续前进,正午之时,日头正烈,众人找了个阴凉的树底坐下,此刻他们离开图熊寨子已超过百里。

    周围虽然依旧是青山绿水,不过地势要开阔不少,相对的想要隐蔽跟踪埋伏,也就没这么容易。

    阿木秋远远吊在后面,壮硕身躯躲在一颗大树后面,脸上戾色渐浓,不时自言自语咒骂,但阿鲁克不发信号,他也没敢贸然上去。

    树荫范围不大,阿蓝云在中间,使节团的六人护在周围,阿莲似是为了躲避正午的日光,也走进了树荫范围。

    就在此时,阿鲁克忽然一声吆喝,他双手多了两把弯刀甩向阿莲面门,另外五人听到阿鲁克的吆喝,也纷纷拔刀起身,两人守在阿蓝云旁边,另外三人一齐冲向阿莲。

    远处的阿木秋狞笑一声,右脚在地面猛跺,身形似炮弹般撞射而来。

    阿莲侧身避过两把飞来的弯刀,看了眼守在阿蓝云旁边的那瘦弱男子,并没有多少布料的衣物源源不断钻出花蛇。

    这些花蛇身上腥臭之气浓郁,刚刚冲到面前尚未来得及挥刀的三人,只是闻到这味道就觉头晕目眩,眼前一黑裁倒在地。

    他们刚刚倒下,数条花蛇的毒牙便扎入他们脖子,眨眼间便化作一滩腥臭的脓水。

    阿鲁克双目圆睁看着三滩脓水,接过飞回手上的两把弯刀没敢冲上去。

    阿莲看了眼顿足在原处不敢上前的阿鲁克冷笑一声:“在密林里吸了半天毒气还敢对我动手,真是找死。”

    言罢,她巧笑嫣然的回身看向冲到近前却脸色剧变的阿木秋:“你找这些废物来合作杀我,好歹也提醒他们在密林中行走记得屏息。”

    阿木秋脸色难看的站在花蛇范围之外,屏住呼吸咬牙切齿的开口:“你已经练得天蛇魂了?”

    阿莲眼中满是鄙夷之色,脸上却捂着嘴轻笑:“你这废物都能练到灵虎魂,我练得天蛇魂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说话的这会功夫,密密麻麻的花蛇已将树荫包围,腥臭之气飘散在周围,阿鲁克和另一个使节团的人虽然已屏住呼吸,但也觉体内真气流转不畅,头脑一片迷糊。

    那瘦小男子周身真气流转,将毒气完全隔绝体外,浑厚磅礴的气息已是真境巅。

    阿蓝云捂着黛眉轻皱的捂着鼻子,她倒没觉得有什么眩晕之感,只是觉得比较臭而已。

    瘦小男子看了眼并没有中毒现象的阿蓝云,手中弯刀随手甩出,弯刀打着旋贴着地面飞斩,被弯刀划过的花蛇纷纷被斩成碎末。

    腥臭之气变得更加浓烈,阿鲁克和使节团的另一人甚至没被蛇咬到就昏倒在地。

    毒气渗透他们皮肤直接进入体内,引爆他们清晨时在密林中吸入无色无味的毒气,毒素在他们体内横冲直撞,不出片刻便攻破心脉,呼吸断绝。

    瘦小男子脸色难看的低骂一句,他原本只是想救下同伴,没想到反而让同伴死得更快。

    接住盘旋飞回的弯刀,他回身抓住阿蓝云的肩膀,提起她飞奔向南方。

    同伴死绝,再纠缠下去赢了也没好处,先把准圣女带回去完成国师嘱托才是真。

    阿莲对着瘦小男子的举动没什么反应,脸上笑意更盛看着阿木秋:“废物,还有什么手段赶紧用吧,不然你怕是没机会了。”

    阿木秋戾色浓郁,额前青筋跳动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一道青白流光从二人头顶飞过,直追瘦小男子和阿蓝云方向,身上气息和当日斩去他半条手臂的人一模一样。

    阿木秋脸上露出惊怒之色,包着白布的右手举起指着阿莲:“你这贱人胆敢勾结外人?”

    这跟他之前计划的不一样,按原来的计划,行出寨子百里范围老头再感应不到,他就和使节团的人联手把这贱人弄死在路上。

    然后使节团的人带着阿蓝云回到土石国,他回去接任图熊寨子的长老之位。

    但这贱人居然无声无息的突破到天蛇魂,让花蛇的毒素能直接在空气中传播,还勾结了外人对付使节团的人,她怎么就隐藏得这么好!?自己这些计谋,恐怕早被她看在眼里。

    想到此,阿木秋脸上闪过一丝羞恼,再压抑不住体内的怒火,赤红虎影浮现融入他体内,一声低吼间脚下弹射撞向阿莲,双拳挟着万钧之力砸落。

    可惜没等他冲到阿莲的面前,地面忽然钻出两条水缸粗细的花蛇,一个盘卷缠在他身上。

    他一身蛮力何其恐怖,就要生撕这两条荒古异种的花蛇时,一股滑腻不着力的真气覆盖在花蛇的身上,他不管是撕扯还是捶打都无法撼动这两条花蛇,只能被越缠越紧。

    阿莲双手轻抚在两条花蛇尾巴上,真气源源不断融入花蛇体内,俏脸嘲弄的开口:“勾结外人?我十三岁那年,你勾结土石国的人杀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十五岁那年,你勾结中原人下药想要迷害我,你以为我也不知道吗?”

    阿木秋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到,只能从两条纠缠不止的巨蛇中传来他沉闷的低吼。

    阿莲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也不看看你自己有几分本事,本来念在老头的面子上,我去土石国当圣女,图熊寨子的长老之位给你也没什么。”

    “但现在圣女之位没了,老头这时候许诺长老之位给我做补偿,有意思?我会要这种施舍来的东西?”

    “哼,只要阿蓝云不在,土石国要乖乖来求我做圣女,然后你死了,老头也一样要来求我共担图熊寨子的长老。所以,我最后一位哥哥,你快点去死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