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捆绑play了解一下?(二合一)
    白袍国师脸色泛白,一层毛汗打湿了他的袍服,周围阴凉的阴气下他感到深入骨髓的冰冷。

    借着这股冰冷的寒意,他回过神来闭了闭眼,眼中两抹星光散去,额前细汗密闭的看向老者:“这里有个鬼门关,脚下是黄泉,真假难辨,小贼已深陷黄泉,怕是撑不了多久。”

    老者闻言眯了眯眼,能让白袍国师都难辨真假,他们进去还是不进去好?

    考虑片刻,他浑浊目光看向郑景仁的背影:“如果我们进去,有没有把握在他撑不住前把他抓出来?”

    白袍国师嘴张了张,犹豫一会面带苦色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就试一试。”

    说着,老者翻手拿出一条灵气缭绕的绳索,一头递给白袍国师,一头系在他自己手上:“你在外面等着,若我有什么不对劲,立马把我拉回来。”

    不等白袍国师回话,他迈步走进这条“山涧清泉”中,只是一步之遥,白袍国师却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万千距离。

    老者一步迈出后,停顿了大概三息时间,张开腿迈出第二步,这一次停顿将近三分钟他才迈开第三步。

    只是这三步过后,他身上气息沉寂下来,脚步久久没有再迈开。

    一盏茶时间过去,老者还是没用动弹,静静站在原地,脸上也不见任何痛苦表情。

    白袍国师皱了皱眉,手上的星光亮起点在双眼,凝神睁开,望向只走了三步的老者。

    周围世界大变样,浑浊的滔滔黄泉中,老者被无数具腐尸和白骨抓着往下拖,甚至有许多体型巨大的蛊虫也不知从何而来,伸出巨大的触肢压着老者。

    只是短短的三步,这老者引来的腐尸和白骨比郑景仁多了百倍不止。

    整条黄泉的浑浊泉水都被爬起的腐尸和白骨拦截,它们拖着老者往下,似乎和老者有什么深仇大恨。

    老者脸色不见异样,像是完全不知周围情况,他双脚一直在走动,但每一步走出去都会被水下鬼魂拖回来,导致他一直在原地踏步。

    白袍国师心中一惊,连忙扯动手里的绳索。

    走出这三步的老者,他此刻陷入一个完美的幻梦中,熊图寨子的图腾之灵彻底复苏,他的人生中也没有逼迫过儿孙们自相残杀,自身的修为连破关隘,已至道境。

    熊图寨子成为南疆最强的寨子,连他离开多年的哥哥也回来向他认错,带着他在外发展的寨子加入熊图寨子。

    一直处于平等合作关系的土石国变得低声下气,儿孙们爱戴,寨子繁荣昌盛,他成为熊图部落最伟大的长老。

    这梦境弥补了他所有遗憾和所有不完美,正当他沉浸在这种美梦的时候,忽觉手腕被扯了扯,低头看去,一条灵气缭绕的绳索正拉着他。

    一瞬间,他脑海中轰轰作响,眼前梦境溃散,他想起他正在追那小贼,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梦幻泡沫,无数具腐尸和白骨正拖着他沉入黄泉。

    被耍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嘴唇抖动似有暴怒,身后棕黄光芒闪动,一头暴熊浮现在他身后,抬手就要拍飞拖着他下沉的腐尸白骨。

    然而没等他手掌落下,他浑浊的双眼忽然顿了顿,面前这个拉着他领口的腐尸,面容和被他亲手打死的小儿子一模一样,只是身上已然多处腐烂。

    他心神微乱,拍下的手改为推,将这具腐尸远远推开后,扭头看向另一具腐尸,依稀能看出是被他逼死的孙子,他额间有冷汗浮现,再次甩开这具腐尸。

    探手抓入水中提出一具女尸,正是被他练蛊所用的结发妻子。

    这张时常来梦里找他索命的面容,五官扭曲咬牙切齿留着涎水死死盯着他。

    他猛地将这具腐尸砸出去,暴怒的大喝出声:“你们这些死物来找我做什么!都给我滚!要怪就怪你们出生在南疆,怪不得我!”

    暴熊图腾散发棕黄光芒融入他体内,狂暴的力量将他身上腐尸白骨全都甩出去。整条黄泉都在“哗哗”作响,看得白袍国师颇有些惊惧的往后退了退。

    但这些被甩飞出去的腐尸白骨落入水面后,再次冲将过来,抓着他快速往下沉,力道变大一倍有余,强如老者也禁不住被缓缓拖入水中。

    他怒吼着挥动拳头,将腐尸白骨砸得稀碎,嘴里怒喝不止···

    前方站在黄泉中浮浮沉沉的郑景仁,他双目微闭,脑海中的意识正舒适的躺在一张躺椅上,悠闲的在湖边钓鱼。

    旁边跟着一群女眷,她们有的在烧烤,有的也在钓鱼,还有的在照顾孩子。更远一点的地方,他的父母正逗弄着两个两三岁大的孩子。

    他的人生一片无悔,在心世界中收了诸多美娇娘,生了好几个娃,父母也进入游戏中,帮忙照顾孩子。

    自古人生何其乐,偷得浮生半日闲。

    这么美满的人生,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然而正当他感叹人生也不过如此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铁链“铃铃铃”的声响,以及一个威武沉闷的声音:“入了黄泉途,哪有回转路?”

    冰凉刺骨的寒意从身侧传来,眼前世界如梦幻泡沫般破碎,郑景仁双眼睁开,看到了这阴气缭绕,浑浊黄泉滔滔的世界。

    前方鬼门关旁一个牛头将士手中的锁魂链不知长有几许,从他旁边经过,一路蔓延向身后。

    顺着这条乌黑泛青的锁魂链往后看去,曾经一巴掌将他拍飞的老者怒吼着被锁链卷住,不断被拉往鬼门关。

    更后面一点的地方,那灵魂波动恐怖的白袍国师一脸着急的看着。

    卧槽卧槽!

    这两人追来就不说了,这地方他娘的是鬼门关?

    看着逐渐被拉着超过自己的老者,郑景仁随手推开抓着自己的腐尸和白骨,看向那鬼门关的里面,却见里面青幽一片,让人难辨其中是否真实阴曹之地。

    不管是不是鬼门关,他既然说没有回头路,那小爷不回头不就行了。

    有过这种不能回头经验的郑景仁想着,面对着鬼门关方向,悄无声息在浑浊泉水中退后一步,周围再次围上来的腐尸白骨随着他这一步后退,变少了一个。

    有戏!

    见牛头旁边的马面没有挥出锁魂链,郑景仁心中微喜,脚下再次后退一步。

    仍旧没有反应,郑景仁心中大定,嘿笑一声对不断被拉向鬼门关的老者挥挥手:“老爷子您忙,小爷我就先撤了。”

    说着,他脚下连退好几步,一眨眼就跟老者被拉走的身形拉开了好一段距离,马面依旧没有动静,证明只要不转身不回头就不会触发牛头和马面二人的攻击。

    “混账!”老者本就被梦境和腐尸弄得心神不宁,如今看到郑景仁竟然能倒着离开,一身怒意似烈火焚油,怒极反笑停下挣扎。

    他目含杀意的看向鬼门关前的牛头和马面,沙哑干涩的声音回荡在此处空间:“不管这是不是真的阴曹,想拘老夫的魂,先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言罢他浑身上下汗毛暴涨,整个人如一头棕色暴熊,十指抓着身上的铁链猛然一挣,乌黑铁链断裂,一直拖着他下沉的大片腐尸白骨被这股巨力冲击成齑粉。

    牛头脸色冰冷,手中的乌黑泛青铁链连甩,在空气中荡出一层层恐怖的力量波动,一圈圈的阴气随之缠绕向老者。

    但老者随手一拍便将乌黑泛青的铁链拍飞,阴气冲刷在他身上似乎毫无影响,他身形在浑浊黄泉中弹射而出,脸色狰狞的抓向郑景仁。

    “卧槽!”

    郑景仁正对着鬼门关方向,老者暴走的情况完全看在眼里,一句粗话直接脱口而出。

    脚下连点后退,但拖着他下沉的腐尸白骨此刻恍若有千钧之力,让他速度想快也快不起来。

    正当他真气鼓荡要转身奔逃时,整条黄泉忽然卷起滔天大浪,配合乌黑铁链和青色阴气拍击在冲来的老者身上。

    这黄泉浪头不知重有几许,老者暴熊般的身躯顿住,一身冲劲被这股浪头拍得停滞不前,浑身剧痛似骨裂肉绽,七窍溢血皮肉巨颤。

    鬼道的力量。

    他心中有所明悟,知道此阴魂涧里已有道境鬼王,当下不敢耽搁,翻手拍出一颗丹药入嘴,连郑景仁都不再管,朝入口处的白袍国师低吼:“拉我出去!”

    白袍国师虽感受不到黄泉浪头的力量,但看老者惊惧的面容就猜到此地不宜久留。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直接丢下绳索转身走人,但他又担心万一这老头没死,逃出去后找他报复,到时就很麻烦了。

    心中稍一权衡,他鼓荡起灵魂之力覆于绳索上,抬手将老者往外拉。

    两个虚道境的强者同时发力,老者的身形顿时快速奔向入口,眨眼间便将郑景仁甩在身后。

    喂喂喂!这就很不友好了啊!你不是要上去拼命吗?!还有没有一点虚道境的基本尊严了,脸皮都不要了吗?!

    郑景仁看着疯狂逃窜的老者,心中破口大骂。

    多年来玩游戏刷boss,他得出一个理论,当遇到打不过的boss时,你不一定要是跑得最快的那个,但你一定要比最后一名跑得快,否则掉经验的绝对是你。

    但目前这个情况已经不是掉经验的问题了,他要是被留在最后可是会死人的啊!

    下一刻,郑景仁心里的吐槽还没说完,黄泉中忽然伸出一条没有丝毫腐烂的手臂,它光洁修长,一把抓住老者的右小腿,猛地往鬼门关方向甩去。

    老者双眼圆睁,右小腿上冰冷的触感让他亡魂直冒,几欲虚脱,身形如炮弹一般被甩向鬼门关入口。

    真的是跑得有多快,回来得就有多快,而且绑在他手上的绳索还拖着一个来不及松手的白袍国师。

    “啧啧啧···人生大起大落来得太快,天堂与地狱来回转动,简直比过山车还过瘾。”

    郑景仁看着他们两个被甩到鬼门关门口才堪堪停住,不等他们再往外逃窜,牛头和马面一人一个,挥动手中锁魂链来了个捆绑play,嘴里啧啧有声的赞叹。

    “还是花式捆绑,哟,还有皮鞭,太刺激了,点赞点赞。”郑景仁调笑着倒退,身形已经走到入口的地方。

    老者和白袍国师身上被锁魂链绑得严严实实,牛头和马面手里拿着阴气缭绕的皮鞭狠狠的抽在他们身上。

    每抽一鞭,远在接近入口的郑景仁都能感觉到二人身上的气息快速下降。

    老者和白袍国师显然是用出压箱底的手段,身上各色灵光和力量波动晃动,将身上的锁魂链挣得变形扭曲。

    嘿笑一声,郑景仁右脚后抬踩在入口上,对着鬼门关两位正在被抽打的两位老年男子摆了摆手:“两位前辈慢慢享受,小子先撤了。”

    老者和白袍国师二人的怒吼传来,郑景仁再次后退一步,眼前的阴气黄泉彼岸花消失,耳边也没有滔滔水声和二人的怒吼。

    夜幕不知何时已降临大地,清冷月光照在脚下山涧清泉上,让郑景仁有种极度不真实感。

    这地方,真邪门。

    没有过多停留,他转身展开双翅飞上天空,看了眼来时方向,也不知道阿莲现在如何了,希望一切顺利按照她所想。

    犹豫片刻,他飞向阿乌城的方向。

    一路飞飞停停,进入阿乌城敲开一件客栈的门,开了间上房后锁好房门,拿出玄女界的令牌,真气涌动其上,片刻后传来石月花的声音:“过分了啊,大半夜的。”

    不过说归说,她还是打开空间门,郑景仁捏着令牌进入,一路奔到通道尽头,看到穿着睡裙脸上带着慵懒睡意的石月花。

    睡裙很短,堪堪能遮住她的翘臀,上身只有两根丝带挂在肩上,两团浑圆在薄如蝉翼的睡裙上若隐若现,雪白细嫩的肌肤诱出一片腻色。

    她用手捂着小嘴打了个哈欠,妙曼的身躯飘向门外:“你的人都在你当初住的院子,自己去找,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看着那妙曼身姿的肌肤在月光下散着白玉般光芒,郑景仁吹了个口哨,抬步走向大殿之外:“这才叫赏心悦目。老大爷和人·兽捆绑什么的,简直辣眼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