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说好的开小灶呢?(第一更)
    脚步轻盈的走到当初自己住的院子,透过院门能看到里面烛火未熄,爷孙两似乎在彻夜长谈。

    走到屋前敲了敲门,不等里面的人应答,郑景仁便推门而入,然而入门后看到的不是阿蓝云和阿乌古,反而是阿蓝云和惜云。

    她们两个睡在一张床上,之前似乎在说什么悄悄话,此刻看到郑景仁推门进来,两双美目朝门口看来。

    “你没事吧?”阿蓝云眼中透出惊喜之色,撑起身子就想下床,但被角刚掀开一点,她似乎想到什么又躺了下去,脸色羞红的道:“你先出去,我和惜云姐姐没穿衣服。”

    郑景仁眨了眨眼睛,坏笑着看了眼早已羞得躲到被窝里的惜云,上前亲了亲脸蛋羞红的阿蓝云,大笑两声转身出去。

    出了房门,侧房的房门忽然打开,精神头已恢复的阿乌古迈步走出,他手里拿着两盅小酒,走到院子的石桌前坐下,将两盅酒打开朝郑景仁招了招手。

    郑景仁嘿然轻笑,转身将房门关好,走到石桌前坐下,和老人碰了碰酒盅抿了口:“前辈如今身体如何?”

    阿乌古喝了口酒,苍老的面容抬头看着天上的冷月,意态阑珊的叹道:“死不了。”

    郑景仁听出老人语气中的失落意味,主动往前递了递酒盅和老人的酒盅轻碰:“前辈可否给小子讲讲此番之事?”

    阿乌古瞥了眼郑景仁,眼神中颇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

    不过喝了口酒后他还是娓娓道来:“得了你和乾算子警示,老夫带着寨子人离开,原是想着投奔我二弟,没想差点将阿蓝云推入火坑。”

    郑景仁怔了怔,连忙把酒盅和老人的酒盅碰了碰,趁热打铁继续问道:“那熊图寨子的老头是前辈你弟弟?他怎的这般行事,还和域外藩国人勾结在一起。”

    阿乌古喝口酒后叹息一声:“他自小行事偏激,万事好强,当初老夫不愿和他手足相残争夺长老位置,主动离了寨子,至于后续他如何搭上域外藩国,老夫不是很清楚。”

    二人说话间,阿蓝云和惜云穿好衣服从主屋走出,阿蓝云看到郑景仁和阿乌古手里的酒盅,眼里满是欢喜之意。

    笑眯眯的坐到郑景仁和阿乌古旁边,亲昵的搂着阿乌古手臂:“爷爷,你同意我跟他的事啦?”

    “哼。我同意不同意,你不都已经跟定他了?”阿乌古恨铁不成钢的摇头叹息。

    “嘻嘻,哪有,我跟着爷爷。”阿蓝云眉眼皆弯,像两片弯柳,月下美人欢笑间,酒不醉人人自醉。

    阿乌古听着孙女撒娇般的话语,一口喝干酒盅里的酒,揉着她的秀发轻言:“行了,你们聊。把这个收好,他小子以后要是欺负你,引动蛊虫弄他。”

    说着,他把一只小蛊虫放到阿蓝云的肩上,而后又瞪了眼郑景仁:“别看,母蛊在老夫手里,要是阿蓝云舍不得弄你,老夫可不会手软。”

    郑景仁听得莫名其妙,阿蓝云则是吐了吐小粉舌,将肩上的小蛊虫收起。

    待阿乌古离开后,阿蓝云欢喜的搂着他手臂:“这两盅酒,是我出生时爷爷酿的,他说等我嫁人时才可以拿出来和孙女婿喝。”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老头一脸失落的样子。也难怪,宝贝孙女被拐走了,心里失落在所难免。

    郑景仁虽然很理解阿乌古内心的失落,但他还是忍不住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看这黑心老头吃瘪,真·爽。

    阿蓝云似嗔似喜的白了他一眼,而后头埋在他肩上望着天上的明月。

    郑景仁正准备享受一下这舒适的温情时,左后腰软肉忽然传来痛感。

    扭头看去,惜云正掐着两件宝甲照顾不周的软肉扭动,她愤愤的瞪着郑景仁:“死骗子,说好的回来给我开小灶呢?”

    “什么东西?”看着惜云脸上的愤愤之色,郑景仁不明所以的反问。

    惜云听了郑景仁的话手上发劲狠狠的掐了一把,起身走出院落:“你个混蛋死骗子。”

    郑景仁疼得龇牙咧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不起来这所谓的开小灶是什么意思。

    阿蓝云抬起头,嘟着湿润粉唇:“流氓,惜云姐姐都跟我说了,你当初去玄天阁的前一晚,说回来后给她开小灶,她可是一直记着的。”

    郑景仁一拍大腿,想起当时他还在假装哑巴,是用刀意在地上刻写的字。脸上颇有些不好意思:“呀···太忙了,一时间没想起来,下次给她补上。”

    “哼。”阿蓝云轻飘飘的哼了句,不知道是为吃醋还是为惜云感到不平。

    郑景仁抬手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肩上,和她头贴着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这些天没受什么委屈吧?我听说他们要找你当土石国的圣女,怎么回事?”

    闻着郑景仁身上令人心安的兰花香,阿蓝云舒服的在他肩上蹭了蹭,让二人身体贴得更紧。

    她闭着眼脸上露出舒服神色,檀口轻言:“据说是土石国国师提前得到星神指示,让他们早早赶过来带我回去,至于这圣女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星神?哪来的毛神?又一个幕后黑手么?还是直接就关系到无情真意?

    郑景仁眯了眯眼,想着曹铭跟他说过无情真意会故意设局让他到特定的地方去。

    突破虚道境的时候已经确定他不会再出来作怪,但会不会设局让他到某个地方,这就不好说了。

    脑海中暗自思索,右手已然环过阿蓝云的肋下,状似不经意的捏了捏那团思念依旧的软肉丰满。

    阿蓝云脸色羞红刚想惊呼,却被郑景仁用左手捂住小嘴,他凑到阿蓝云耳边低声轻言:“别叫,被你爷爷听到就不好了。”

    说着,他手再次捏了捏,入手柔软如陷果冻,温腻流香令人欲罢不能。

    阿蓝云被捏得身体发软,听到郑景仁的话后她确实不敢惊呼,要是被爷爷看到,真是要羞死个人了。

    看着她惊慌羞涩却又有几分动情的模样,郑景仁轻笑着低头含住她的湿润柔嫩的红唇,在清冷的月下肆意亲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