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吾是谁,你猜不到吗?(第二更)
    深邃暗蓝近黑的夜空众星闪耀,万千星光仿佛独爱此处,为整座土星城披上出一层白色星光。

    刷冥星套装的副本只在夜间才开启,所以城中的人流比之白天还要多几分,玩家们维修装备和买好补给后直接前往石像开启副本。

    郑景仁收敛气息,像个普通的npc,拿着一大把香烤牛肉蹲在石像旁边,吃着牛肉苦恼的看着这炽白星光如白昼的场面。

    这么亮而且人来人往,庭院中暗哨众多,怎么不引起注意的进去是个问题。

    一串接一串的吃完牛肉,竹签扔得满地都是时,他忽然眯了眯眼。

    透过杂乱的玩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玄苦和尚。

    这苦瓜脸和尚似乎在找人,目光在人群中来回巡视,而且正逐步朝这里靠近。

    这老和尚怎么会这里?他在无心界域待了十年,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

    思考片刻,郑景仁站起身,状若无事从石像后面远远绕开,走到庭院的院墙下。

    按着白天观察时记下暗哨分布较远的位置,手上多了块兽皮地图,真气裹住兽皮,将其扔进院墙之内。

    脚下连点,悄无声息奔行到一处卖烧烤的摊子前点了几手烧烤,斜着眼打量自己扔进兽皮的地方。

    十来分钟后,郑景仁一手烤鱼一手香烤牛肉,坐在烧烤摊后面看着玄苦和尚逐步走到庭院的院墙下。

    嘴角露出玩味笑意,这老和尚果然在跟踪自己,他想干什么?

    况且他有能力在无心界域和九州中往返,说明要么他背后有人帮他,要么他隐藏了修为。

    他气息看起来不过真境,凭什么开启空间通道?

    玄苦和尚再次推衍一次,确定地图就在庭院里面,脸上的愁苦之色像能拧出水来。

    他低声宣了声佛号,迈步走到庭院外的一株护庭树下,左右看了看确认周围没人后,他身上黄光一闪融入地下。

    卧槽,土遁?

    郑景仁心中惊诧,双眼圆睁看着玄苦和尚遁入地下,连气息都感应不到。

    没等他惊叹出声,天上星光忽然凝成一线,整个庭院隐约现出一个庞大玄妙的星光大阵,磅礴的天地灵气汇聚,形成极白耀眼似白晶的星柱照在庭院某处。

    “阿弥陀佛。”

    “轰!”

    一声佛号响起,金中带蓝的“卍”字浮光自下而上升起,堪堪挡在凝成一线的白晶星柱前,星光和金蓝佛光扩散向四周,院墙坍塌,气机炸裂。

    这个“卍”字符极为怪异,上面有普度众生的大慈悲,也有万物皆虚的冷漠。

    给人感觉像是他要度的众生,只是他想度的众生,其他不符合他心意的,皆是刍狗杂物。

    白晶星柱和金蓝“卍”字符纠缠在一起,玄苦和尚身上气息时而真境,时而虚道境,极为不稳定。

    而这般大的动静,庭院里的暗哨和守卫纷纷朝此处冲来,其中不乏真境巅峰之人。

    郑景仁一口把串串上的牛肉吃光,弹出一枚金币给老板,提着烤鱼身形奔向庭院的另一个方向。

    不管这老和尚无声无息跟着他干嘛,趁着这时候进去把剧情事件做了准没错。

    一句话,管他天崩又地裂,提升自己才是王道。

    到时候不管他找自己干嘛,实力有了,自然能从容应对。

    他身形如魅影流光,在骚乱大街上一路奔行。玩家们听到动静好奇赶过来,围在被轰塌的院墙前跃跃欲试。

    不过土石藩国官方没发布任务,他们就没有权限进入这庭院范围。

    当然,强闯的话系统管不着,但天上的大阵他们自认挡不下,连从庭院各处奔来的守卫,单对单他们都没有把握能吃下。

    郑景仁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奔行到院墙另一个方向翻身跃入,星光大阵无人主持,对付玄苦和尚已耗去全部力量,对另一个外来人暂时无空管辖。

    熟悉的灵魂波动荡漾开,比起之前这股熟悉的灵魂波动变弱不少,白袍国师中气不足的声音回荡在庭院中:“这位大师夜闯我土石国重地所为何事?”

    放在其他时候,有人强闯庭院,怎么都是死路一条。

    但如今他身上重伤不愈,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否则他早就配合星光大阵一巴掌拍死这苦瓜和尚了,哪里还用得着跟他费口舌。

    玄苦和尚面上悲苦中带着一丝怒意,他知道自己被郑景仁耍了,这混蛋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他踪影,故意让他进来做这探路人。

    但如今他全力对抗这白晶星柱,哪里有余力张口回话,只能苦撑头上的“卍”字真言,以免一口开泄气直接被白晶星柱轰得渣都不剩。

    白袍国师似乎也看出玄苦的状态,正想控制星光大阵收摄些许力量,让这苦瓜和尚说个明白,身后忽然传来凌厉的风声。

    他面上一惊,顾不得控制大阵,灵魂波动鼓荡朝身后拍去。

    “呼···”

    紫蓝光影一闪而过,掐着白袍国师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

    他脸色和熊图寨子的老头一样,惨白泛着铁青,一身阴气浓郁得像个鬼物,繁厚的星光笼罩在他身上,让他身上阴气没有进一步恶化。

    “是你!”他被掐着气血不畅,惨白铁青的面颊染上几分涨红,目光惊怒的看着掐着他的郑景仁。

    古河汐的虚影笼罩在郑景仁身后,轻轻抱着他,帮他挡下刚才的灵魂攻击。他晃了晃有点恍惚的脑袋,五指发力掐紧白袍国师脖子。

    卢卡丁,85级,虚道境(阴气入体)

    “对,就是小爷我。维持好外面的阵法,要是外面星柱威力下降,或者你对我有什么不良念头,你一定会死得比我快。”

    说着,郑景仁松了松卢卡丁的脖子后又掐紧。卢卡丁刚被松了松又被掐紧,顿时咳嗽不止的连连应是。

    “说说星神的事,他什么时候苏醒,现在苏醒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开始挑选圣女,又什么时候告诉你阿乌古和阿蓝云祖孙两会到熊图寨子。还有,星神到底是谁?”

    郑景仁一口气问完,五指稍微松了松,让卢卡丁有喘息说话的机会。

    下一刻,卢卡丁双眼亮起璀璨星光,嘴角带着玩味笑意声音沙哑的开口:“吾是谁,你猜不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