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第三更)
    良久。

    他瘫在地上的手指动了动,缓慢从锦囊里拿出两粒还魂丹,一粒塞进自己嘴里,一粒轻轻塞入阿莲嘴里。

    还魂丹药力流转,双臂和双腿痛感全消,血量快速恢复,他腰背发力坐起身,搂着阿莲渐凉的身体低头不语。

    一息,一盏茶,一个时辰过去。

    阿莲的魂没回来,她身体彻底冰凉,柔弱无骨般被郑景仁搂在怀里。

    “你明明已经从地狱里走出来了···”

    小心的用清水帮她擦拭下巴血迹,将她秀美苍白的脸蛋擦得干干净净,美得令人痛心。

    指间挥动,刀意翻飞,一株大树被切割成数块木板,拿出所剩不多的柳叶飞刀,将它们当做钉子拍入木板中以作衔接,转眼间一个简易的棺木便成型。

    将阿莲放入棺木中,抬脚探云腿在地面踹出深坑,小心翼翼把棺木放入深坑,盖上盖子,拿出他许久不曾用过的寒光匕。

    这把匕首还是当初去救伍原妻儿的时候,伍原送给他的,随着他修为提升,已经不曾拿出来用过。

    凌厉刀意覆于匕首上,让周围都染上一层寒意。将这刀意凌厉的匕首放在棺木上方,挥手推动泥土,将棺木彻底掩盖。

    有匕首上的刀意在,寻常虫蚁走兽不敢靠近,也就不会惊扰到阿莲。

    站在埋葬了阿莲的地面前,郑景仁记下周围景象低声轻语:“等我回来,给你换副好点的棺木。”

    言罢他双翅展开冲天而起,化作青白流光飞向土星城。

    一条花蛇从树上爬落,游离向刀意凌厉,却又泥土新埋的地面···

    土星城,三角屋檐的宫楼和宫楼周围被移成平地,只有被星光笼罩的星神雕像还留存着。

    玩家们躲在雕像后面,远远的看着终于平息下来的两个npc。

    他们疯狂对殴两小时,最终老乞丐不敌邪和尚,一手降龙十八掌被掌中佛国和六宝莲台打得节节败退。

    老叫花脸上血肉模糊筋骨俱断,四肢被打折躺在地上,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仿佛随时会死去。

    但他已经不知被打掉多少颗牙的嘴咧着嘴大笑:“老叫花得不到,谁都得不到,哈哈哈。”

    玄苦面色扭曲,身上气息降了不少,他暴怒的瞪着老叫花,身上好几处被狂猛的掌力拍得凹陷,六宝莲台上的六色灵光黯淡些许。

    他抬脚踹在老叫花的胸口狞声道:“臭要饭的,你想死?没这么简单!”

    郑景仁踪迹彻底没了,就因为这臭要饭的。他恨不得将这老叫花抽筋扒皮,喝其血食其肉。

    老叫花似是没了痛觉,只是被踹得一下子没喘过气,喘息片刻又哈哈大笑:“贼秃你能奈我何?老叫花精魂已破碎,你就是想折磨老叫花的魂魄都做不到。”

    玄苦知道老叫花说的是实话,所以他更显恼怒狠狠踹在老叫花胸口,嘴里不断咒骂:“混账东西!混账东西!”

    老叫花胸口被踹得彻底塌陷,如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再无任何声息。

    但玄苦似乎仍不解气,六宝莲台变大砸落,将老叫花尸首压成肉饼。

    就在这时,他心有所感的回头看去,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惊喜之色。

    是的,惊喜!

    因为他感应到郑景仁的气息,他居然毫不掩饰的飞回来!

    郑景仁收敛双翅落在玄苦面前,抬手吞下一粒复灵丹,将体内真气恢复至满。

    心念微动,被尘土废墟掩盖的炎风刀飞出,闪着寒光落入他手中。

    他满腔悲愤不再压抑,仿佛刚才的平静只是在伪装。

    一言不发的他如疯魔临凡般射向玄苦,身上真气由紫蓝色瞬间变得如浓墨一般漆黑。

    漆黑的疯魔真意自动浮现身后,儒装褪去化成劲装,浓密乌发散落,手中唐刀和炎风刀凝合,一举一动完全与郑景仁同步,不再需要他动用心思去控制。

    狂躁的疯魔气场四散扩张,一条黑色近墨,只是看一眼就欲让人陷入癫狂的法理道纹浮现在他周身,缭绕在他手中的炎风刀上。

    他乌黑的双眸沉静如水,想着月光下和他较劲身缠如蛇的美人,在大石上大大方方让他帮忙上药的女子,以及倔强拍开他手拒绝跟他走的女人。

    心境没有一次这么贴近追魂三式的本意,刀再快,能否斩破阴阳追回汝?

    他不知道樊离创出的第四式是什么,但他知道他自己的。

    伊人消逝,吾入疯魔。

    手起,刀落。

    没有繁奥的心法,没有复杂的真气流转波动,心境到了,贴合了大道真意。

    是为时来天地皆同力。

    这一刀,天地共鸣,疯魔大道呼啸相随。

    炎风刀剧烈颤动,嗡鸣之声不断,接天辟地的道纹法理似乌光天刀斩落。

    玄苦脸上的惊喜和苦色不再,他惊惧后退,身上亮起金蓝双色的“卍”字佛光,六宝莲台挡在他面前,脖子上的佛珠散发金光旋转挡在面前。

    狂暴的天地灵气不断融入他体内,他自悟的‘六根不净’佛道法理隐现周围,护佑他周身。

    “咔嚇!”

    六宝莲台被一斩而过,旋转的佛珠丝毫不能起到抵挡的作用,就连玄苦自悟的佛道法理,也难挡其锋。

    玄苦的大光头上微微一凉,这种凉意快速蔓延至两腿之间,他心中被狂躁和疑惑覆盖,疯魔真意令他最后的心神狂躁,郑景仁忽然暴涨的实力让他疑惑。

    他死了,化作两半倒在地上,两边脸保持着那副惊惧后退的神色。

    漆黑的双目冰冷的看着玄苦两半尸体,郑景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抬手摄回同样掩盖在灰尘和废墟下的寒云鞘,冰寒目光在四周巡视一圈。

    一步迈出行到雕像下的玩家面前,脸上恢复自己的面容,对着正在拍摄的九州玩家声音沙哑却冰如寒窖的开口:“这城里有棺材铺么?”

    被问话的玩家愣了愣,这他喵的不是郑师傅嘛!

    随即反应过来郑景仁语气不是很好,脸色也不是很好,连忙点头指向城南:“有的,在城南边上,如果老板没被吓跑应该还在···”

    他话还没说完,郑景仁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处,化作墨光射向城南。

    奔至城南,精神扫过,发现一间关着大门的棺材铺,上前敲了敲,里面传来男子惊恐的声音:“今天,今天不做生意。”

    “啪!”

    木门被踹开,郑景仁脸色冰冷走进店中盯着缩成一团的老板:“把你们店里最好的棺材给我,最好的。”

    老板明白这时候若还敢说个‘不’字,他这棺材铺里有一副就是给他自己准备的了,忙不迭的点头起身,手脚麻利引着郑景仁走入内屋,指着一副红漆金边的大气棺木道:“这是我这最好的···”

    他话还没说完,地面出现一堆金币,那红漆金边的棺木被一道青白流光带着冲天而起。

    数分钟后,郑景仁扛着棺木落在地上,气息狂躁欲要发狂,目呲欲裂的看着被刨开的泥土。

    没了!里面那简易棺木没了阿莲的身影!

    他心中惊怒炸裂,欲要癫狂,是谁挖走了阿莲的身体?!

    “你没听说过死而不僵,蛇要冬眠吗?居然想埋了我。”阿莲的含笑带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清脆婉耳,动人心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