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被困的外界和尚
    ,精彩小说免费!

    没有打斗的日子,时间平稳流逝,五天时间转瞬即逝。

    郑景仁每天在三合院里抄写佛经,不时整理陈沁儿送来的信息。

    之后送来的信息,同样大部分是民间流言为主体,夹杂一些小佛寺的典籍记载。

    民间流言里面,大部分和之前送来的那批相似,作用不大。而小佛寺的典籍记载由于建寺不久,记载的东西最多不过是两百年前的事例。

    从这些典籍里,完全没有邪雾遮天妖风四起的情况,意思在近两百年的时间里,这种诡异的现象就隐匿不见,鬼兽妖僧也大多隐遁消匿。

    虽说信息繁杂重复,但总算也有点收获。

    陈沁儿带着千针大师白天出去讲述教义,借用圣心莲的效用,如今整个镇子的人都已拜入白莲教下。

    秀灵不知是闲着无事,还是另有他想,也每天跟着一起去听白莲教的教义,让郑景仁都怀疑她是不是要背叛欲香门,转投白莲教了。

    海三娘也从门口守着,变成坐在郑景仁旁边帮他磨墨。

    她觉得这样日子很好,白莲教稳定发展,能够解救更多像她以前一样苦难的人。

    每日看着公子研读佛经,帮他磨墨倒茶,让她觉得这样就很好,能够服侍帮到他。

    她虽生得娇甜媚骨,但性子柔弱可人。老父的大仇得报后,她放下心中仇恨,那面贤良淑德的本性完全显露,安静待在郑景仁旁边,像个乖巧小媳妇。

    只是有时会莫名其妙昏睡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床上睡到后半夜,这一点让她有点奇怪···

    “哒!”

    郑景仁将毛笔放在桌上,拿起自己刚刚默写出来的《静心咒》从头到尾检查一遍,发现再无遗漏错字,微吐一口气把纸张放在桌上。

    这些经文又长又难记,而且语句繁杂,对习惯了白话文的现代人来说极度不友好,而且还没有注释,他抄写熟读了数十遍,总算用死记硬背的方式记在脑海。

    以后谁再说精神力强了可以过目不忘之类的蠢话,小爷一巴掌呼得他找不着北。

    郑景仁心中暗自念叨,转头看向海三娘:“三娘,你先去休息吧,我出去一趟。”

    海三娘闻言站起身,柔媚似水的目光看着他:“公子要去何处?可要三娘帮忙?”

    郑景仁用墨砚压住桌上的纸张,起身摆摆手道:“不用了,在屋里待得久了有些郁烦,我出去转转,天亮前便回来,你去睡吧。”

    海三娘闻言应了声,看着郑景仁化作黑色流光飞出屋外,收拾整齐桌上的纸笔砚台,吹熄烛火回到自己屋内睡下。

    趁着青色月光,郑景仁一路飞向源水寺,心中对剧情事件的后续任务有个大致想法。

    凭还未发展渗透到古老寺庙的白莲教,收集到的信息虽说基数庞大,但算不得精华精粹。

    他打算接下来读写佛经烦闷之时,把附近传承古老的寺庙逛一遍,进去看他们记载的典籍,配合白莲教收集来的信息再做对比,加快剧情事件的进度。

    源水寺距离小镇不远,青月下灯火通明琴瑟靡靡,有人凄厉哭嚎有人放肆大笑,郑景仁眉头微皱落向一处佛殿的大堂。

    就目前他感应到的情况里,源水寺只有一个虚道境存在,其他多为真境和伪真境,被奴役的凡俗民众比僧人还多。

    站在佛殿大堂的门口,里面鼓瑟琴弦,酒肉案桌,淫僧将不着片缕的女子按倒在地,有嗔怒挥鞭抽打喝骂佝偻仆役的恶僧。

    女子苦苦挣扎尖叫哭泣,男子被抽倒在地哭嚎打滚。

    立在大堂边上拍鼓弹瑟拨弄琴弦的女子神色麻木,似乎早已见惯这种场景,目中了无生趣。

    僧人极尽享乐,面露病态快意,毫无一丝佛门该有的慈悲,行为举止更是佛德败坏。

    郑景仁眉头连跳,虽然早已听陈沁儿说过,但真看到的时候,他仍是怒火高涨。

    身上刀意徒涨,似无形刀划过空气,有轻微‘嗬嗬’声响起,大堂里正享乐行恶的僧人脖子一凉,鲜血喷溅纷纷扑倒。

    被欺凌的女子愣了愣,面上没有丝毫惊惧死尸的恐惧,满脸快意的将身上死尸推开,摸起旁边能拿到的一切事物往死尸头上砸,砸得血肉模糊时她们才惨笑出声。

    她们所受痛楚太多,早已忘了恐惧,只有满腔愤恨,如今得以发泄后忍不住悲从中来的哭咽出声。

    男子大多被抽打得皮开肉绽,甚至手筋脚筋都被抽断,扑倒死尸上哭咽着撕咬。

    郑景仁抿了抿嘴,双目乌黑远比黑夜更黑,面含杀意转身看向佛殿的东面院墙。

    一个宽头大耳的和尚站在东面院墙,他目光平静不见恼怒不见惊惧,嗓音醇厚:“施主是外来人。”

    郑景仁握住炎风刀刀柄缓步上前,双目瞪着这虚道境的大和尚:“很明显,那又如何?”

    “贫僧···曾经也是外来人,施主可愿听个故事?”大和尚脸上闪过追忆,神色说不出是唏嘘还是惆怅。

    郑景仁脚步顿了顿,炎风刀刀光一闪而逝:“听故事可以,先吃我一刀。”

    雪亮刀光快若幻影流星,斩向大和尚胸膛。这大和尚身形往左边偏了偏,雪亮刀光将他右臂斩落,面上不见痛色。

    这大和尚唱的哪一出?

    见这宽头大耳的和尚没有抵抗甚至连躲避都只是随意侧身,郑景仁疑惑间停下脚步,收刀站定:“说吧,什么故事?”

    大和尚拿出一包药剂抹在切口整齐的肩膀,止住鲜血流淌,连吸几口气后才开口:

    “扬州有座佛子寺,专收有佛缘的弟子,不论出身不论贵贱。有个小乞丐得到寺里某位大师的青睐收入门下,自此不用担心风吹日晒饥肠饿肚。”

    “有饭吃,有屋睡,小乞丐觉得日子极好,在大师教导下踏入修行。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年岁渐长,功力日益高深,却卡在真境巅峰无法突破。”

    “他有些着急,想在大师圆寂坐化前突破虚道境,圆了大师的心愿。可惜突破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直到大师圆寂前夕,他仍未能突破。”

    “于是他翻阅古籍,找到了一个叫乱佛界的地方,知道这里能让修为顿滞的佛僧有所突破,所以他设法进了乱佛界,落在名为源水寺的寺庙。”

    “在这里,他得益于此界邪祟乱纲的恶念,突破成就虚道境,但他却因此被困在了乱佛界。”

    “被困在乱佛界?为什么?”郑景仁眉头微皱的打断大和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