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抓包
    “啊哈”

    安小茹一觉醒来时,太阳高挂在空中,她感觉有一阵风拂过她的手臂,被褥下是她清凉的身体。

    宿醉让安小茹头脑发胀,她在陌生的房间醒来,慢慢回忆昨晚的种种的。

    “昨晚,我去哪里了?”

    安小茹的意识慢慢回笼,她记起涂梦的邀约,她们两个人拼酒,还好,她在酒吧兼职过,酒量很好,不然,她也不会在上计程车后叫嚷着来到酒店。

    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身边早已经没有涂梦,安小茹心想可能涂梦要赶去片场,醒来就走了。

    “哎这是什么时候弄得?”

    安小茹穿衣服时发现她小腹上有几处青紫的痕迹,不过不是很疼,只是样子很吓人,感觉是被什么掐过一样,她的皮肤敏感,微微一碰就会留下痕迹。

    “糟了,今天清休息,我得给清打个电话,不然又被抓包了。”

    刚拿起电话时,才发现电话自动关机了,安小茹想起她昨天出来的着急,一时忘记充电,心想回去再当面和清说。

    “小茹?”

    “苏苏?”

    刚走出套房的安小茹在走廊碰见了许久不见的苏良,对方一副吃惊的模样,让她十分意外。

    自从从那次不欢而散后,苏良很久没有看到安小茹了,这次居然在酒店碰见,他惊喜的眸子慢慢变淡,这次,小茹是和慕容清一起来酒店了吗?

    “苏苏,你怎么在这里?”

    “昨天有个商会在这家酒店举行,结束的太晚了,索性就在这边住下,你呢?”

    安小茹一听就知道是那种精英云集,各界人士都参加的会议,以前和杜若参加几次,对于她来说很无聊,她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上的人际交往。

    苏良问出口后,才发觉他期待安小茹能给出一个不一样的答案,他忐忑期待。

    “我和涂梦昨晚喝酒,喝多了,就来酒店住下了。”

    “这样啊。”

    “那回见。”

    安小茹没有发觉苏良的异常,她心里着急想要联系慕容清。每次偷跑总被慕容清抓包,她十分惧怕生气的慕容清。

    “小茹,你这么急着离开,你,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苏良被安小茹的道别伤了心,曾经追着自己跑的小女孩,一起长大的女孩,见到他却避如蛇蝎,让他黯然心伤。

    “不是的。那个,苏苏,你能不能借我一下电话?”

    “给你,拿去。”

    安小茹自从那次绑架后,就暗暗记下慕容清的号码,以防万一,她按出11位电话号,在响起几声后,才被那端接通。

    “喂”慕容清低沉的嗓音从电话一端传进安小茹的耳朵,让她一激灵。

    “喂,清,我是小茹,我昨晚出去了,手机没电,跟路人借了电话,现在回去,你还在家吗?”

    安小茹小心翼翼和慕容清讲话,她彻夜不归,已经犯了慕容清的大忌,现在还和苏良在一起,她只能用撒个在她看来不严重的谎言。

    安小茹知道,比起彻夜不归,慕容清更不能容忍她和苏良在一起,一个谎言总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

    “我在。”

    慕容清的心里十分愤怒,但是神志异常冷静。他枯等她一夜,接到这通陌生来电,耐心要被耗尽了。

    安小茹没有察觉出慕容清话语的清冷,她误以为慕容清相信了她。就此逃过一劫,开心地将电话递还给苏良。

    “苏苏,我先走了,有时间你打电话咱们在聚。”

    苏良看着安小茹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百变的安小茹一直是他心尖上的人儿,只是不知为何,两个人越走越远了。

    “清?”

    安小茹弯腰小心地推开了门,却没发现有人应答。心中很是不安,走进屋子一看,就被吓了一跳。

    慕容清挺身正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脚下是一地的烟丝和无数的烟头,不是被吸抽过的,而是个被人细细撕碎的。

    慕容清对于自身有着近乎苛求的自律性,部队的磨炼让他变态的理智。对于一般人,他不会轻易动怒,相反,屡次都被安小茹惹怒。

    “你昨晚去哪里了?”

    慕容清坐在迎着午后阳光里,耀眼的光芒包裹着他,犹如天神一般,质问的语句似乎在审判罪人。

    “我,我昨晚和涂梦去喝酒,太晚就没回来,就住酒店了。”

    “哦?”

    安小茹被慕容清那无形的气场影响,她十分惧怕眼前这个男人,轻轻的一句“哦”,勾起她对慕容清的恐怖记忆。

    此刻,她惧怕慕容清再度化身为狼,撕碎她。

    “喂,梦梦。昨晚你去了哪里?”

    慕容清一向是行动派,向来雷厉风行。他主动拨打了涂梦的电话,来求证安小茹的话。

    “清哥?我昨晚去喝酒了,现在还有点头疼,清哥,你要来找我吗?”

    外放的通话质量依然很好,慕容清将食指放在嘴唇前面,安小茹只好咽下她要开口的话语。

    “和谁。”

    “和清哥,你说,我是穿红色好看,还是穿白色好看?”涂梦觉得这电话来得有点突然,不过,她不想就这么和慕容清托了底。

    “谁。”慕容清看着装乖扮巧的安小茹,心里暗自不忿,真是不安分。

    “和,和安小茹,昨天,我俩拼酒来着。”

    涂梦被慕容清沉声一问,别扭地给出答案。提起安小茹,她还是有点不自然。

    安小茹一听涂梦的话,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好有证人。

    慕容清十分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不理会涂梦的呼喊,“下不为例。”慕容清的宣判让安小茹免于死刑。

    安小茹也对慕容清审犯人的模样表示不满。“你不能怀疑我,你要相信我。”

    慕容清才不听安小茹的废话,起身横抱她,走进卧室,决心要给这个小女人一点教训。

    外宿事件就这样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慕容清极尽疼爱安小茹。

    半个月后的一天,慕容清在办公室收到一份寄来的文件后。打开后,一叠照片展现他眼前,慕容清的的眼眸一下变得血红。

    “安小茹,你就这样让我相信你?”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