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章:处罚决定
    田管中心会议室。

    “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经听说了,辽宁运动员风全在前天打破了100米全国纪录的事情。更听说了他在打破全国纪录之后,与资深体育记者毛志德(老花镜)发生口角的事情吧。我很想听听在座各位对这件事都有些什么看法。”田管中心的一把手,杜主任开口说道。

    “我先来说说我想法。”亲临第一现场的田管中心汪副主任,第一个开口说道:“虽然风全在前天打破了100米短跑的全国纪录,为我们田径项目争了光。但是做为一名刚刚出道的年轻运动员,竟然在新闻发布会这样如此重要的场合上,对一名年纪甚至比自己父亲还要大的著名记者出言不逊。我觉得他的这种行为不但给广大的田径运动员带来了负面影响,同时也给我们田管中心抹了坏。因此,我建议对于风全这名运动员,必须做出严肃的处理,甚至不排除对其禁赛的可能。”

    并没有过运动员经历的汪副主任,主要负责田管中心的党、团、工会、计划生育等后勤保障,以及田径项目相关的媒体宣传工作。为人比较固执、爱面子,工作当中只讲原则不讲人情,如果有哪个下属得罪了他,那这个人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因此,除了工作上实在无法“避开”他的时候,田管中心内部的普通工作人员,对他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这次风全让汪副主任在自己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没了面子,他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太同意汪主任的意见。”主要负责训练比赛,经常与运动员们打成一片的田管中心副主任冯勇,有些激动的说道。“年轻人不够成熟,做错了事情对他进行批评教育这都是理所应当的。即便是对他做出一些内部处分,也并不为过。可是,就因为他在新闻发布会上与媒体发生了言语冲突,闹出了不愉快就要对他禁赛?我个人绝对不同意这样的做法”

    “冯主任,你有没有想过,风全这么做给我们田管中心,给整个中国田径界带来了多么恶劣的影响?你看看国内的媒体都是怎样评价这件事情的……”一边说着,汪副主任还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份首都当地的报纸,随即又将报纸推到了坐在对面的冯勇身前。

    上面体育板块的头条上“年轻运动员风全,刚刚打破100米短跑全国纪录,便显露出自己自大、狂妄的本性……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不但大言不惭的说出自己要在四个月内‘突破10秒大关’。并且,还在资深体育记者毛志德先生提出质疑之后,以‘老子’自居,对这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出言不逊。由此可见,这名年轻运动员的道德、素质何其之差……”的报道清晰可见。

    冯勇粗略的看了一眼报纸上的报道后,开口说道:“汪主任,我也知道风全这件事情给我们田管中心,乃至整个田径界都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可总不能就因为这样,便对风全做出禁赛这么极端的惩罚吧?”略微停顿了一下,冯勇再次有些激动起来。“汪主任,你知道一名运动员想要获得打破全国纪录的成就,需要在训练场上挥洒多少汗水?经历多少伤痛的折磨?还要在普通人阖家团圆的时候,忍受多少的孤独与寂寞?就算风全只是一名没有打破任何记录的普通的运动员,我也绝对不同意对他做出禁赛这样极端的惩罚手段。更何况,他还刚刚打破了100米短跑的全国纪录,并且达到了伦敦奥运会的a标,拿到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对他做出了禁赛的处罚,无疑是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汪主任刚要再次进行反驳,便被刘建军抢占了先机。

    “我个人非常同意冯主任的意见。我们不能只凭……”

    还没等刘建军说完,便被汪主任给打断了:“小刘,在座的都是田管中心主任、副主任级别的领导,你就不要进行表态了。找你过来参加这个会议,也不过是让你做个记录……”

    “老杜啊,我找小刘过来可不是只让他做记录的。”田管中心的一把手杜主任,面带微笑的打断了汪主任的话。然后又向坐在下手位的刘建军招了招手道:“小刘啊,你当时也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你就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丢了面子”的汪主任,不敢对自己的上司有所微词。不过,为了泄愤还是恶狠狠的瞪视了刘建军一眼,然后身体向后一仰,紧靠在身后的椅背上。

    虽然清楚得罪了汪主任会是个怎样的下场,但是一心只想扑在训练上,并不在乎自己未来仕途发展的刘建军,却也并不惧怕对方的“淫威”。

    “我个人非常赞同冯主任的意见。对于风全的过错我们可以进行批评教育,甚至做出一些内部处罚也不为过。”

    扫视了一眼冯勇面前的报纸后,刘建军继续说道:“我们不能单凭这份报纸的片面之词,就对风全做出全面否定的看法。在这篇报道之中,出现了很多曲解风全意思的文字。例如,风全根本就没有说过‘四个月内突破10秒大关’这样的话。汪主任当时也在现场,我想您也可以证实我的话吧?”

    汪主任没好气的说道:“嗯,好像是吧。当时局面有些混乱,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

    “其实,经过这半年来与风全的近距离接触,我个人认为这个小伙子完全不像媒体上报道的那样,自大、狂妄、没素质。在我看来,刚刚过完了十八岁生日的风全,就是一个可爱、活泼、自信的90后大男孩。他在平时的生活中,非但一点都不狂妄,而且在为人处世方面还非常的谦虚。我相信,如果不是那个毛志德,抛出了带有污蔑性质的敏感话题,风全是绝对不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他出言不逊的。”

    停顿了一下,刘建军的目光逐一扫过了在座的几位主任,然后说道:“各位在做的领导,如果换做是你们,在为自己设定未来目标的时候,却被记者们怀疑‘只有在使用违禁药物’的情况下,才能够达成目标。各位领导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就算像你说的这样,也不能成为风全在新闻发布会上大放厥词的理由!我个人的意见,就是要对他做出禁赛的处罚。以此作为对于其他年轻运动员的警告,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汪主任再次激动的说道。

    “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媒体事件,你就不顾国家‘寻求弱势项目突破性成绩’的,伦敦奥运会战略目标了吗?”

    冯勇抛出了这枚“重磅炸弹”之后,汪主任顿时没了脾气,只得无奈的将视线转移到了“一把手”杜主任的身上。那意思就是“你是领导,你说了算吧……”

    “我也觉得,老冯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不能仅仅因为这样一个媒体事件,便对一名极具天赋的年轻运动员,做出禁赛这样极端的处罚手段。不过,为了能够端坐年轻人的思想,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我觉得进行一些内部处罚还是很有必要的。”杜主任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田管中心常务副主任、副书记王主任。“老王啊,我看就让风全写一份深刻的书面检查,并且缴纳5000元的罚款,另外再对他的上级主管部门,以及主管教练进行一下内部通报批评。你看怎么样?”

    其实,从一开始杜主任就没有要“重罚”风全的打算。

    一个刚刚18岁的全能专项的运动员,竟然能够在自己第一次参加100米单项比赛的时候,就打破了全国纪录。单凭这一点,就足够杜主任高看一眼的了。所以,对于杜主任这样一个爱惜人才的领导来说,即便风全的过错确实给田管中心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也断不会对他做出禁赛这般极端的处罚的。更何况,这个风全还是自己的老乡。

    如果不是自觉在新闻发布会上丢了面子的汪主任,回来之后便“上下撺掇”着想要收拾风全,杜主任压根就不会召开这个会议。

    “嗯,我同意杜主任的意见。毕竟只是个年轻运动员吗,就像有个电视剧里说过的‘不冲动还算年轻人吗’?有错误,只要能够及时的进行改正,就还是个好同志嘛!如果真的一棍子把他打死,无论是对于运动员个人,还是对我们国家整个的伦敦奥运战略布局,都是很大的损失……”

    ######

    就在田管中心做出了对于风全的相关处罚决定之后的第三天,身在沈阳的风全和岳文俊,便接到了对自己的处罚决定。

    虽然5000块钱的罚款算不上什么大数目,但是对于风全这样一名年轻运动员来说,也是非常“肉痛”的……

    “哼!新闻发布会上你是爽了,现在怎么样?罚你5000块钱,舒服了吧?我看你上哪去弄这笔钱去?”收到了处罚决定的岳文俊,“恶狠狠”的对风全说道。

    风全双手十合于胸前,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呃,这个……老爹,实在不行您老先借我点,应应急?”

    “行了,你也不用为难了。比赛结束的当天晚上,省体育局就决定,由于你打破了100米的全国纪录为我们省争了光,所以准备给你颁发一万块钱的奖金以资鼓励。”

    听到“一万块钱的奖励”,风全的眼里立刻放起光来,不过岳文俊接下来的话,却让风全变得沮丧起来。

    “不过,鉴于你在新闻发布会上是不冷静行为,省体育局的领导重新决定。为了惩罚你的冲动行为,在替你缴纳5000块钱的罚款之后,其余的5000奖金暂不发放。等你再次取得佳绩之后,两项奖金一起发放”。

    “呃……白高兴了一场。刚才还以为交了罚款还能剩下5000块钱,就够我买台苹果手机了……哎,看来想要用上新手机,还得继续破纪录啊……”

    ###################################

    小啸君相信,从本章之中的“汪主任”身上,一定有很多书友能够看到许多现实中的领导们的影子……

    现实中的“汪主任”们,几乎全部脚下踩着一个个下属们的肩膀,一点点向上“攀爬”着的。

    而被他们踩在脚下的人们,除了选择忍气吞声的期待着“汪主任”们的离开……

    好在我们的主角风全还是很幸运的。

    在汪主任“兴风作浪”的时候,还能够凭借自己出色的成绩,来赢得“靠山”们的大力支持,以渡过难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