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章:“姐弟”重逢
    就在风全将口中的食物喷在了戚海峰脸上的同时,还听到了口音纯正的“东北话”女声:“总算让我把你给逮到了……”

    不过,就在下一刻,刚刚用力拍了一下风全肩膀的“东北口音”的妹子,便迅速的“窜”到了戚海峰的身边,并且,还不停的向其鞠躬道歉。

    “哎呀,对,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吓唬一下大全的,却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喷了您一脸……”

    “咳,咳,我靠,爱姐姐,你是不是应该先向我道个歉才对啊!?”风全边咳边说道。“你这一记铁砂掌下来,差点没把我呛死!”

    风全的话音刚落,“东北口音”妹子也随之停止了向戚海峰的鞠躬道歉,然后从自己身上背着的宝宝当中取出了几张面纸,笑眯眯的递到了戚海峰的手中。紧接着,她便转过身来,噘起嘴怒气冲冲的对风全说道:“哼,谁叫你小子欺骗了我,说话不算数的!?”

    还没等风全来得及“辩驳”,便听得孙冰天和郑培萌二人几乎异口同声道:“咦——?有情况啊,大全!?”

    “对啊,大全。你怎么可以欺骗这么漂亮的小妹妹呢?到底是个啥情况,你还不快从实招来?”就连刘建军也是一脸坏笑的说道。

    “哎呀我的妈呀,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啊!刘导,你仔细看看她是谁,还小妹妹?她比我还大了将近6岁呢!”风全情绪激动的说道。“对了,这位大姐,我到底是啥时候欺骗你了?你可得把话说清楚啊,不然我这一世的英名,我可就……”

    “哼!在来伦敦之前,你在qq上是怎么答应我的!?难道你自己忘了吗?”东北口音的妹子叉腰怒声道。

    下一刻,从孙冰天和郑培萌同时眯起眼看着风全说道:“咦——!看来真的有情况哦?”

    “我,我答应你啥了啊?”风全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弱弱的说道。

    就在这时,将自己的脸擦拭干净的戚海峰,也加入了审问风全的阵营。“大全啊,做为一个男人,答应女孩子的事情,可是必须要办到才对啊!快说吧,你到底是怎么对不起人家了?”

    “哎呀我的妈呀!我是真冤啊!她,她,她不欺负我就算好的了,我还敢对不起她!?”风全用手指着东北口音的妹子悲愤的说道。

    “哼!你之前说过的,来到伦敦之后如果有时间的话,就会找我一起出去玩的!”东北口音的妹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风全怒声道。

    还没等风全来得及辩驳,刘建军便突然惊呼道。

    “我想起来了!你,你是日本乒乓球队的那个……福原爱,对不对。”

    紧接着,之前同样在思索着“这个可爱的妹子到底是谁”的梁金辉也随之恍然道:“我说的呢,刚才看着感觉特别的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

    “对了,大全?我们哥俩在一起训练这么多年了,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还认识福原爱呢?”戚海峰疑惑的看向了风全……

    ——————

    原来,在风全练习十项全能项目之前,一直是在辽青俱乐部的足球学校学习足球的。而这所足球学校的训练场地,便是被国人誉为“冠军摇篮”的沈阳南湖公园附近的,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之内的几块足球场。

    而2002年末来到中国学习乒乓球时的福原爱,所在的训练馆,也同样设在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之内。

    由于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的绝大多数运动员,都在院内的运动员专用食堂就餐,因此年纪同样不大的福原爱和风全,便在一次午餐的时候,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成为了朋友。

    并且,因为两人的性格较为相近的关系,甚至还“结拜”为了异国、异性姐弟。

    随着时间的推移,风全和福原爱两人之间的“姐弟”关系也越来越亲密起来。而且,家庭相比于风全更加富裕的福原爱,也真的像一个“大姐姐”似的,关照着风全的日常生活。经常会让自己身在日本的父母,为自己这个“中国弟弟”买一些世界知名的足球运动装备。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当福原爱在2006年的3月,签约了广东乒乓球俱乐部,“姐弟俩”的见面机会便是少之又少了。

    好在福原爱在中国生活了多年,无论是汉语还是汉子,她都非常的精通。所以,尽管她常年在广东进行训练和比赛,不过只要时间允许的话,她便会和风全一起在晚上用qq进行聊天。

    而且,在两人来到伦敦参加奥运会之前的最后一次聊天当中,风全也确实答应过福原爱,“爱姐,只要我有时间,就去找你一起溜达哦”。

    听过了风全的简单介绍,刘建军便笑呵呵的对福原爱说道:“小爱啊,我看呐,你就原谅了他吧。因为大全从刚到伦敦开始,就几乎没有闲下来过。一开始要参加100米的单项比赛,紧接着他又参加了两天的十项全能比赛。而今天上午,他还要跟几名队友一起,进行4乘100米接力项目的练习。所以,还真不是这小子不守信用,而是真没有休息的时间。”

    听了刘建军的话,福原爱的脸上也重新恢复了她那“招牌式”的甜美笑容。

    “如果是这样的话嘛,那我就原谅你好了。”福原爱笑眯眯的,歪着头朝着风全说道。“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没有做到自己‘承诺’过的事情。所以嘛,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你必须帮我办件事。”

    “哎呀我的妈呀,还‘受伤的小心灵’……你说你在大院(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的简称)那会儿,那个星期不得哭几场吧?”

    “咋地啊?说话不算数的家伙,让你帮我办件事,挽回一下自己的名誉你都不乐意了是不!?”福原爱再次叉腰噘嘴道。

    虽然福原爱的话,让风全觉得有些“不讲理”,但是想起那些年里,面前这位姐姐曾经对自己的关照,风全的心里也不禁再次涌起一股热流。

    于是,风全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哎,我算服了你了!你说吧,到底让我干啥吧?只要不是让我去杀入放火就行!”

    “切,谁会让你去做那些。我要让你帮我做的是……”(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