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章:提前冲刺!?
    当9名参赛运动员重新回到了起跑线内之后不久,现场负责抢跑判罚的裁33判员,便来到了正在不停踱着步的美国运动员,泰森-盖伊所在的赛道起跑线前,向他举起了一张代表被罚出场的,红黑两色相间的巨大牌子。

    虽然在起跑线附近的仪器发出响声之后,泰森-盖伊便基本上猜到了,等待自己的将是何种“命运”。不过,当他看到负责判罚抢跑的裁判员,真的站到了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是在不停的发出“oh,no!”的喊叫声的同时,还不停的用双手指着自己的眼睛,那意思似乎在说:“裁判,你是不是看错了!”

    事实上,泰森-盖伊自己心里非常的清楚,裁判员是根本不会看错的,因为他的的确确是抢跑了。

    其实早在比赛开始之前,泰森-盖伊便很清楚的知道,以他目前的实力与比赛状态,不要说想要战胜风全和博尔特,就连赢下同为牙买加运动员的约安-布雷克,他都没有多少的把握。

    因此,如果泰森-盖伊想要在比赛当中取得前三名的话,在实力不占任何优势的情况下,便只能想一些“偏门”了。而能够在100米短跑的比赛中使用的“偏门”,也就只有“压枪跑”这一个办法了。

    压枪跑,是一种短跑运动员根据裁判的习惯发令节奏,力争在发令枪响的同时,开始启动的短跑战术。这种战术,对于短跑运动员的预判能力有着极高的要求。

    稍微了解一些田径比赛的朋友就会知道,在径赛项目当中,只要运动员的起跑反应时间在0.1秒以内,那么便会被判定为抢跑。所以,如果运动员在实施“压枪跑”的战术时,如果没能准确的判断出裁判员的发令节奏,使得自己在裁判员还没有鸣枪之前,便完成了启动;

    或者出现起跑反应时间在0.1秒以内的状况的话,便很可能出现被判抢跑而被罚出场外的情况。

    虽然“压枪跑”这种短跑战术,本身就是短跑比赛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过,由于在2010年之前,在比赛中第一次出现抢跑状况的运动员,并不会被取消比赛资格,而只有第二个“倒霉蛋”才会被罚出场外。

    所以,在2010年之前举行的一些世界大赛的决赛当中,某些运动员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便经常采取“压枪跑”战术。因为,即便自己的战术没能成功,也不会被取消比赛资格,而只要第二次再“听枪炮”就好了。

    因此,当比赛中第一次有人出现了抢跑状况之后,在第二次鸣枪比赛的时候,所有的参赛运动员便都会变得过于谨慎。从而在起跑反应时间方面,出现明显弱于平时训练的情况。这样一来,便很不利于运动员在比赛当中,发挥出自己在训练中的全部水平。

    于是,为了尽可能的杜绝,“压枪跑”这类有着很高“投机取巧”成分的起跑战术,从而能够让运动员尽量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充分体现短跑项目更快、更强的比赛精神,国家田联便在2010年之后,实行“零抢跑”的规则。

    而随着“零抢跑”规则的实行,选择“压枪跑”战术的运动员也随之大大减少。

    尽管泰森-盖伊很不情愿,但是在现场裁判的“劝说”之下,还是悻悻的离开了比赛场地,缓慢的朝着运动员通道的方向走去……

    ——————

    虽然泰森-盖伊的抢跑,为这场比赛增添了一个小小的插曲,不过却并没有影响到其他参赛运动员的比赛状态。

    当裁判员再一次鸣响了发令枪之后,风全便以0.136秒的起跑反应时间,第一个冲出了起跑线。位于他左侧赛道的牙买加人约安-布雷克,则以0.143秒的起跑反应时间,第二个完成了自己的起跑。

    虽然博尔特的0.151秒的起跑反应时间,已经要比伦敦奥运会的决赛时(0.165)提高了一些。旦即便如此,他在起跑反应时间这个环节上,还是排在了9名参赛选手当中的第5位。

    但是,仅仅一秒多钟之后,博尔特那恐怖的途中加速能力,便再次展现了出来。15米过后,博尔特便轻松的超越了此前排在三四位的选手,而与风全和布雷克形成了并驾齐驱之势。

    又过了20米之后,博尔特便先后反超了,起跑时速度最快的风全和布雷克两人,暂时上升到了第一名的位置。

    而就在博尔特上升到头名的一刹那,他还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位于自己左侧第4赛道的风全。

    “哼!再见了,中国小子!今天的你,只有看着我的背影的资格……”

    可是,还没等博尔特有机会为风全留下“自己的背影”,便看到风全在仅仅跑完了45米之后,便提前进入了“冲刺”阶段。

    60米过后,望着重新夺回了领先地位,并且稳步积累着领先优势的风全,博尔特的心中也不禁犯起了嘀咕:“这小子难道是疯了吗?比赛还没进行到一半,他竟然就开始冲刺了?”

    不过,当博尔特想起自己的教练,格伦-米尔斯曾经在赛前说过,如今的风全的身体状况并不在最佳状态之后,便觉得风全之所以会在这个距离便提前进行冲刺,一定是想要通过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做法,来达到带乱自己节奏的目的。

    于是,心里“想通了”的博尔特,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鄙夷的微笑。

    “呵呵,愚蠢的中国小子,你以为这么拙劣的伎俩,我就会上当了吗……”

    ——————

    与以往比赛时的轻松心情不同,坐在看台上的刘建军,便因为担心风全会在本场比赛中跌出前六名,而忧心忡忡。

    可是,当刘建军看到美国运动员泰森-盖伊,因为抢跑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后,他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一些。在他看来,以风全现在的比赛状态,除了美国和牙买加的六名运动员之外,战胜其他两名竞争对手的几率,至少要在7成以上。

    因此,当泰森-盖伊被取消了比赛资格之后,风全想要进入本场比赛的前六名的话,便是扫清了一大障碍。

    但是,当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刘建军看到风全在还没跑完一半的距离,便开始进入到了“冲刺”状态的时候,便再次为风全的“冲动”行为担起心来。

    “哎……这个大全啊,以你如今的状态,在那里就开始冲刺,怎么可能坚持到最后啊……你都已经是奥运会冠军的了,就不能变得成熟一点吗!?”

    不过,就在几秒钟之后,刘建军那一直紧张的注视着风全的双眼之中,渐渐的绽放出了“精彩的光芒”。

    “这,这特么,是真的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