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章:破招
    “其实,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与风全的比赛经验不足有着很大的关系。很多时候,风全在跑位的时候,都并没有出现在队友们的最近传球线路上。”邹宁继续分析道。

    “就拿刚才巴代利的传球失误导致的失球来说,风全的比赛经验如果更加丰富一些的话,当时最正确的选择,其实应该是把启动的速度放慢一些。巴代利在给他传球的时候,所能选择的传球角度无疑要更大一些。这样一来,即便勒沃库森队的黑格勒身高腿长,想要拦截巴代利刚才的传球也会非常的困难。”

    “而由于风全的启动过早,便使得巴代利在向他传球的时候,所能够选择的传球角度也随之缩小了很多。再加上巴代利在传球的时候,更喜欢为队友送出低平传球,而不是像皮尔洛那样的中长距离的过顶球,所以如果传球的角度过小的话,无形当中便增加了传球遭遇拦截的可能性。”

    听了邹宁的分析,贺肖伟开口说道:“那邹指导觉得风全应该做出怎样的改变,才能摆脱目前这种尴尬的局面呢?”

    “我个人认为,如果风全想要摆脱目前这种不利的局面,除了需要缩短自己与队友之间的距离之外,还要在无球的状态下,扩大自己的活动范围。这样一来,即便勒沃库森队继续选择绞杀巴代利,也会变得困难许多。”略微停顿了一下,邹宁继续说道:“或者,汉堡队也可以在进攻当中更加简练一些,尝试一下断球之后直接发动长传反击……”

    ——————

    虽然暂时落后了一球,但是在比赛重新开始之后,汉堡队却并没有立即展开疯狂的反扑,而是依旧按照芬克的赛前部署,继续通过传切配合以及地面短传渗透的方式,向勒沃库森队的半场不断推进。

    不过,在勒沃库森队继续针对巴代利采取绞杀策略的情况下,汉堡队进攻推进过程,却显得并不是很顺畅。直到上半场比赛进行到33分钟的时候,汉堡队才第一次完成了一次打在球门范围之内的射门。

    彼时,巴代利在汉堡队半场接到了队友的传球之后,刚想将球分给左边路的风全,之前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黑格勒,再次朝着自己准备传球的线路上迅速移动了过去。

    而挡在巴代利面前的另一名勒沃库森队的中场球员拉尔斯-本德(larsbender),也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重心,朝着风全所在的左边路方向偏移了一点。

    “米兰,把球传给我。”

    就在巴代利的右脚迅速向后摆动,准备将球传给风全的时候,在拉尔斯-本德身后五米处,稍稍偏左一点的位置上,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巴代利的耳中。

    下一刻,便看到巴代利原本应该踢在足球上的右脚,却从足球的上方划过之后,迅速的以自己的左脚为支点用力蹬地的同时,再用右脚维持横着将球向又一拨,便完成了向右侧的变向。

    紧接着,巴代利又抢在拉尔斯-本德重新移回重心扑向来之前,将足球朝着自己的右前方轻轻的推了出去。

    接下来,便看到韩国球员孙兴慜朝着自己左侧横移了一步之后,先是用左脚将球停了下来。然后,当勒沃库森队的另一名中场球员罗尔费斯(simonrolfes)从背后靠过来的时候,孙兴慜便将足球横向传给了身在右边路的拜斯特之后,便绕开罗尔费斯的防守,斜向朝着右边路的方向跑去。

    就在孙兴慜将球传向右边路的时候,勒沃库森队的左边后卫日本人细贝萌(hajimehosogai),便迅速的朝着拜斯特所在的位置冲了上来。因此,看到对方已经快速冲向自己的拜斯特,并没有选择将球停在自己的脚下,而是与朝着自己这边跑来的孙兴慜,做了一次经典的撞墙式配合之后,轻松的躲过了细贝萌的防守。

    由于拜斯特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仅仅向前带球前进了不到十米的距离之后,刚刚被他摆脱的细贝萌,便重新从左后侧贴了过来,并且还卡在了拜斯特准备内切的线路上。

    无奈之下,拜斯特只得用右脚将球朝着身后一扣,然后将球传给了上来接应自己的队友阿尔斯兰。

    在距离勒沃库森队球门30米左右的位置,接到拜斯特传球的阿尔斯兰,先是作势远射吸引了对方防守的注意力后,便将球斜着传给了埋伏在禁区弧顶附近的鲁德内夫斯。

    不过,由于此时的鲁德内夫斯正处于背对球门的状态,而在沃尔希德(philippwollscheid)的贴身盯防之下,他也很难完成转身。

    于是,鲁德内夫斯用左脚将球停了一下之后,便用右脚内侧轻轻的将球横推了出去。

    下一刻,斜插上来的孙兴慜,迅速摆动自己的右腿之后,右脚狠狠的抽击在了足球上。紧接着,便看到足球犹如炮弹一般,呼啸的朝着勒沃库森队球门的左侧方向飞了过去。

    虽然韩国人孙兴慜这脚远射的力道很足,不过还是被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守门员莱诺(berndleno),横身飞扑出了底线之外……

    ——————

    尽管孙兴慜的射门并没有能够敲开勒沃库森队的大门,但是在这次攻门之前的一些列配合,却让坐在教练席上的芬克,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

    自从风全完成了个人的德国首秀以来,在3场德甲联赛,以及一场德国杯的比赛中,共计完成了4粒进球外加4次助攻的惊艳数据。由此,不但使得他在球队当中赢得了队友们的充分信任,同时也让他迅速的成为了汉堡队球迷心中的宠儿。

    以至于,就连汉堡队的主教练芬克,在球队的进攻当中都有些过于依赖风全的发挥了。

    而经过了刚才的这次进攻之后,终于让芬克清楚的意识到了,球队在本场比赛中遭遇困境的问题所在。

    实际上,当勒沃库森队攻破汉堡队球门的时候,芬克便已经看出了一些问题的端倪。

    一开始的时候,芬克还认为,是勒沃库森队中场球员的凶狠逼抢,导致了巴代利无法有效的组织起进攻。因此,他才会在比赛刚刚开始不久,便向球员们传递了“稳坐节奏,不要急于进攻”的指示。

    不过,这样一来却正好落入了勒沃库森队的“陷阱”之中。

    因为勒沃库森队的助理教练萨沙-莱万多夫斯基,看穿了风全在无球跑动能力上存在的不足,以及汉堡队在之前几场比赛中,在进攻当中过于依赖风全的弊端。

    于是,主教练海皮亚便在比赛开始前,制定了针对巴代利的前场“绞杀”战术。

    表面上看来,勒沃库森队只是派出了黑格勒,以及拉尔斯-本德两人一个负责逼抢,一个负责掐断巴代利的传球路线而已。但实际上,在他们两人背后的德国国脚罗尔费斯,才是针对巴代利的“绞杀”战术的,真正执行者。

    虽然罗尔费斯并没有“真正”的参与,针对巴代利的逼抢与拦截,但他却在两名队友的身后,担负着“指挥官”的重任。

    如果芬克能够身背飞行器,飞到拜耳竞技球场的上空,以俯瞰视角观看球场上双方球员站位的话,便可以清楚的看到,司职勒沃库森队后腰位置的罗尔费斯,在比赛中的站位实际上是有些偏向于右侧的(也就是靠近风全所在的方向)。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便是因为比赛开始之前,海皮亚便为罗尔费斯布置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时刻注意汉堡队的那个中国人,在球场上的跑动情况,并且根据他的实际跑位情况,随时指挥黑格勒的移动,让其始终处于巴代利与风全之间的‘连接线’上,以便拦截传向风全的足球……”

    也正是因为勒沃库森队的防守注意力,主要都集中在了汉堡队的组织核心巴代利,以及进攻爆发点风全的身上,所以当巴代利将球传给了跑位意识极佳的孙兴慜之后,再由韩国人导演的那次在球场右侧进行的攻势,才终于对勒沃库森队的球门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

    虽然看穿了勒沃库森队的“诡计”,但是芬克却并没有立刻将进攻重心转移到球场右侧的意思。因为,他想制造出一种“假象”,一个“巴代利无法摆脱,遭遇‘绞杀’困局”的假象。

    芬克之所以要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他觉得下半场的比赛,才是决定本场比赛胜负的关键所在。因此,芬克并不希望在上半场剩余的十多分钟内,提前暴露自己的“底牌”。

    不过,为了让“假象”看上去更假一些,芬克还是利用汉堡队主罚本场比赛第一个角球的机会,通过右边后卫迪克迈尔,向巴代利传递了:“下次再向左边路传球的时候,不要再传低平球了,改用过顶球的方式……”

    ——————

    尽管巴代利罚向前点的角球,被鲁德内夫斯勉强的争到了第一点。不过,在勒沃库森队身材高大的中卫沃尔希德的干扰下,他的头球攻门很轻松的就被守门员莱诺(berndleno)收入了怀中。

    下一刻,就在两队球员迅速的从勒沃库森队的禁区之内,朝着汉堡队的半场方向跑去的同时,将足球揽入怀中的莱诺,也迅速的抱着足球冲到了大禁区线的边缘,然后一个有力的大脚,将球开向了汉堡队的半场。

    虽然汉堡队锋线球员的身高与头球能力有些偏弱,但是他们防线上的多名球员,却都拥有着1米90左右的身高,以及不错的头球能力。

    因此,哪怕为勒沃库森队首开记录的基斯林,在身高方面还要优于汉堡队的后防球员,莱诺开出的大脚,还是被韦斯特曼轻松的抢到了第一点。

    不过,距离本方球门不过30米左右的韦斯特曼,却并没有将球朝着对方半场顶去,而是直接一个头球后蹭,将足球顶给了本队的守门员阿德勒。

    阿德勒接到了韦斯特曼的头球后蹭之后,先是稳稳的将球拍了两下,一直到巴代利从勒沃库森队的半场跑回到禁区附近的时候,才将足球扔给了汉堡队的中场组织核心。

    而就在阿德勒将球扔给巴代利的同时,刚刚回到汉堡队半场,准备接应队友传球的风全,便迅速的一个转身,再次沿着左边路向勒沃库森队的本场开始移动。

    紧接着,当勒沃库森队的黑格勒,以及拉尔斯-本德以为巴代利将再次以低平球的方式将球传给风全,从而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朝着风全所在的方向稍稍移动的下一瞬间,脸上却同时露出了惊讶之色。

    没错,巴代利确实是将球传向了风全前进的路线上,不过却并不是如同黑格勒他们两人判断的那样,而是按照芬克的指示,传出了一记过顶球……

    ——————

    实际上,不单是黑格勒与拉尔斯-本德对巴代利这记传球感到惊讶,就连本应接应这记传球的风全,也同样没有猜到自己的队友竟然会“不按套路出牌”。

    以至于,并无心理准备的风全,在没有全力冲刺的情况下,竟然没有能够接到巴代利的传球,而眼睁睁的看着足球飞出了边线。

    “哎!看来风全今天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很好啊……”看到风全没能接到巴代利的传球之后,贺肖伟无奈发出了一声叹息。

    贺肖伟的话音刚落,坐在他身边的邹宁,便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嗯,这个球确实有些可惜。应该说,巴代利的这脚传球,无论是传球的力道,还是落点的选择都还是不错的。不过,我个人并不认为风全是因为身体状态的原因,才没能接到这个传球的。”

    停顿了一下,邹宁继续说道:“因为在之前的比赛中,巴代利在为队友传球的时候,一直都是选择的低平传球。所以,这次当他突然改用了速度更快的过顶传球之后,才使得风全继续着之前的‘惯性思维’而没能在第一时间内全力的冲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