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章:撸串时的“小意外”
    经过了十四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之后,风全与赵世杰两人乘坐的航班,终于在北京时间12月17日的13点左右,降落在了首都国际机场的跑道之上。

    刚一进入航站楼内,风全便被诸多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同时各种相机、手机的闪光灯也是不停的闪烁着光芒。

    由于此时的风全刚刚经历了十多个小时的旅途劳顿,身体已经十分疲惫,于是在简单的回答了记者们的几个问题之后,便匆匆的走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

    虽然风全在转战足坛之前,曾经与田管中心方面达成了一系列的相关协议,并且还保证会在每月月末的时候,接受田管中心方面的一次成绩测试。

    不过,由于风全在十一月初前往德国,加盟了汉堡俱乐部的关系,所以田管中心实际上已经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对其进行测试了。

    于是,在得知风全将在德甲联赛的冬歇期返回国内的消息之后,田管中心方面便提出,希望他可以在首都逗留两天,然后对其进行一下十项全能项目的测试。

    因此,走出首都国际机场航站楼的风全与赵世杰,便搭乘一辆出租车前往了事先预定好的酒店。

    来到了酒店的房间之后,早已疲惫不堪的风全,只是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直到晚上点多钟,强烈的饥饿感袭来,终于使得睡了足足6个小时的风全从梦乡中醒来。

    于是,他便迅速的拨通了的赵世杰的手机。

    “嘿嘿,赵哥,我现在有些饿了,咱俩一起去撸串呗?”

    ——————

    虽然首都的冬天并不是十分的寒冷,但是进入了十二月之后,室外的温度也早已达到了零下的水平。尤其是今年的冬天,更是被人称为了“近30年来,平均气温最冷的一年”。

    不过,对于从小在东北长大,每年冬天都要经历零下二十,甚至零下三十多度严寒磨砺的风全来说,此时首都的气温,足以用“温暖”来形容了。

    可惜,对于赵世杰这个“江南人士”来说,首都的气温却是十足的“寒冷”了。

    于是,此刻正在首都某个路边烧烤摊撸串的众多“京城人士”们,几乎都用一种十分诧异的目光,注视着风全与赵世杰他们所在的一桌。

    一位看上去气质十分儒雅的中年人,“蜷缩”在自己的羊绒大衣之中,哆哆嗦嗦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一名看上去20岁左右,身穿蓝色阿迪运动套装,头戴一顶鸭舌帽,耳朵上还架着一副夸张的墨镜的青年,满脸喜悦的不停撸串。

    “大,大全啊,你,你还要多,多少时间才能吃完啊……我,我都,都要冻死了……”赵世杰边哆嗦边说道,而且,在他的眼神之中,似乎还蕴含着一丝的幽怨之色。

    “哈哈,赵哥,你也吃点东西呗,你就这么一直干坐着,当然会感觉冷了。”风全笑嘻嘻的说道。

    “我,我可不吃这种路边摊。太不卫生了!”赵世杰的言语之中,略微带着一丝的嫌弃。

    由于风全早就清楚,自己这个经纪人有些洁癖,所以对于他的这番说辞,也仅仅是一笑而过,继续撸串而已。

    不过,赵世杰的这番话,却恰好被正准备给邻桌送餐的老板给听了个正着。

    下一刻,便看到手中端着一盘羊肉串的老板,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脸色难看的冲着赵世杰吼道:“我特么,最讨厌的就是你丫这种人!打扮的人五人六的,明明不是我们首都人,还故意装腔作势的说着普通话,愣装自己是首都人!嫌我这里不干净!?那你就干脆坐都不要坐在我这里,你觉得哪里干净就到哪里吃去!”

    “就是,就是。不爱吃就滚到一边凉快去!他们这些外地人最特么的讨厌了。什么人都往首都跑,我们这里的交通,就是被他们这群外地人给弄堵了的。”听到老板发怒之后,一名与其相熟的食客也随即附和道。

    一开始,风全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的起身向老板表示歉意。毕竟赵世杰“当着”人家老板的面,说人家的东西“不卫生”这件事情本身总是有些理亏。

    不过,当邻桌的一些食客们,也跟着一起起哄,而且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外地人如何如何”的话语,终于让本身脾气并不是很好的风全,心中逐渐涌出了些许的怒意。

    “外地人怎么惹到你们了!?没有外地人的贡献,你们的首都国安队能拿到中超冠军?还是你们的首钢篮球队能拿到cba的冠军?”风全皱起眉头高声喊道。

    听到风全那浓重的东北口音之后,与老板相熟的食客也立刻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风全的身边大声吼道:“哎呀!?这丫东北小子挺狂妄啊?是不是想找chei啊?”

    这名与老板相熟的食客名叫闵雷,今年38岁,是一名狂热的球迷。原本只是一名普通工人的他,由于6年前他所居住的地方正好赶上拆迁,于是拿到了五六百万的补偿款之后,便辞去了自己的工作,成为了一名“专职的球迷”。而且,无论是首都国安足球队,还是首钢篮球队的主客场比赛,他都几乎是场场不落。

    尤其是2010年的11月初,在中超联赛最后一轮的比赛中,首都国安队赴客场挑战辽宁宏远队。

    当时,在前29轮的联赛结束之后,首都国安队与沪城申花队同积45分,但是凭借净胜球的优势排在了第四名的位置。因此,如果能够在最后一轮的比赛当中战胜宏远队,那么便可以确保获得亚冠联赛的参赛资格。

    尽管辽宁宏远队早在三轮联赛之前,便已经提前保级成功,同时也早早的失去了竞争亚冠联赛资格的希望。

    不过,由于首都国安队在1999年的甲a联赛末轮当中,逼平了辽宁宏远队,从而使得宏远队没能复制“凯泽斯劳腾队的神话”的关系。所以,每当碰到首都国安队,辽宁宏远队的球员便会爆发出比对阵其他对手时,更加旺盛的斗志。

    因此,在本该锻炼年轻球员的末轮比赛当中,辽宁宏远队的主教练马麟,不但派出了球队所能选择的最强阵容。而且,还一直与对手拼到了最后一分钟。

    最终,凭借球员们的优异表现,做为本赛季升班马的辽宁宏远队,在自己的主场顽强的逼平了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首都国安队。

    由于在同时进行的另一场比赛当中,沪城申花队轻松的战胜了自己对手。所以,最后一轮没能获胜的首都国安队,便非常遗憾的失去了参加亚冠联赛的资格。

    于是,跟随首都国安队前往客场观赛的首都球迷们,便将自己球队痛失亚冠资格的遗憾与不满,统统发泄到了“不懂事”的辽宁宏远队的身上。

    比赛结束之后,近千名首都国安队的球迷,便站在西铁体育场的看台上,对正在向主队球迷致谢的宏远队球员们破口大骂。

    实际上,早在两队进行比赛的过程当中,双方的球迷们便已经在看台上形成了剑拔弩张之势。

    如今,当辽宁球迷们看到自己心爱的球队遭受“无妄之灾”,而被首都球迷破口大骂之后,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因此,一些较为年轻的主队球迷,便冲到了首都球迷所在的区域附近,与对方进行隔空对骂。

    由于两支球队多年以来的积怨颇深,所以两队球迷之间的对骂,也逐渐变得激烈起来。

    发展到最后,一些较为激进的主队球迷,不但翻越了看台上的栏杆,冲到了客队球迷所在的区域,而且还冲破了执法人员的阻拦,对一些“表现活跃”的首都球迷动起手来。

    而在这些被打的首都球迷之中,由于闵雷的骂声最为“洪亮”,所以他也是被揍的最惨的一个。

    也正因如此,闵雷才会在听到了风全那浓重的东北口音,而且还提到了“中超冠军”,这个对于他来说有些敏感的词汇之后,才会显得非常激动……

    ——————

    “你小子特么的是不是想找chei啊?”一边说着,身高不过1米70左右,穿着一件绿色紧身kappa运动装,故意显露自己一身恐怖“腱子肉”的闵雷,便用右手抓住了比自己高了将近一个头的风全的衣领。

    实际上,两年前的闵雷还是比较瘦弱的。有了那次在东北被痛揍的经历之后,才跑到健身房里刻苦锻炼,以便“下次”再有打斗的机会时,不至于太过吃亏。

    在心中的“必胜信念”的支撑下,闵雷在健身房里的力量锻炼,甚至比一些专业的运动员还要刻苦。以至于,如今练就了一身腱子肉的他,在首都的业余健身圈内,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

    因此,尽管“身穿蓝色爱迪运动套装”的青年,不但明显占据身高优势,而且看上去体格也是不错。但是一些清楚闵雷“底细”的食客们,在看到他抓住了风全的衣领之后,已经开始向风全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是的,只是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而已,却并没有想要劝架的意思。因为,东北口音的“蓝衣青年”不过只是个,他们“讨厌”的外地人而已。再说了,一个东北小子竟敢在“京城”的地界上口出狂言,咱们“京城爷们”教训教训他,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而且,在一般人看来,一个身在“京城”的外地人,看到闵雷那一身恐怖的腱子肉之后,估计也就该认怂求饶了。所以,那些熟悉闵雷的食客们,也并不认为他们两个真的能够动起手来。

    可惜,他们猜错了……

    ——————

    风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闵雷,心中不禁一阵腹诽:“嗯,这一身的腱子肉看着还算不错,还真有几分‘终结者’的影子……不过这个头嘛……就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虽然心中腹诽,不过风全却是面露讥讽的道:“这位大叔,麻烦你先把手松开再跟我说话好吗?”

    由于和风全已经朝夕相处了数月的关系,赵世杰还是非常清楚风全是怎样一种性格的。

    所以当他看到闵雷抓住了风全的衣领之后,便有一种“要出事”的预感。

    于是,为了尽快息事宁人的赵世杰,便赶忙来到了老板的身边,满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老板,我没有嫌弃你这里的意思。只是我这个人有些洁癖,所以说了一些让您不高兴的话,还请多多担待。”

    停顿了一下,赵世杰扫视了一下整个路边摊的状况,看到整个路边摊算上他们自己,也不过只有5桌食客而已。

    于是他便面带微笑的对其他的食客们说道:“非常抱歉,打扰了大家吃东西。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今天大家的消费都由我来买单。”

    赵世杰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害怕风全被打。实际上,他最担心的反而是风全把对方给揍了。

    别看闵雷那一身腱子肉确实有些施瓦辛格的影子,但是对于和各个项目的运动员打了十几年交道的赵世杰来说,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真的动起手来的话,闵雷根本不可能是风全的对手。而且,就算两个闵雷一起上,都很难讨到多少便宜。

    不过,对于风全这样的一个公众人物来说,如果一旦曝出了打架斗殴的丑闻,势必会影响到他的未来发展。

    况且,如果能够通过“金钱”的手段,顺利的平息这次的事件,对于每年赞助合同上千万欧元的风全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尽管无论是路边摊的老板,还是其他桌的食客们,都很“讨厌”风全他们两个“外地人”。但是当他们听到赵世杰愿意“请客”之后,心中的怨气也顿时消去了大半。

    于是,老板随即对闵雷说道:“算了,大雷子。人家也都跟我道歉了,而且还要请大家吃东西,我看你也就别跟这个小兄弟一般见识了。”

    说罢,老板在拍了拍闵雷的肩膀之后,便准备继续去忙自己的生意了。

    可是,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就这么平息下来的时候,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他本人的性格作怪,正抓着风全衣领闵雷,却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不行!那个岁数大的虽然跟你道歉了,可是这个东北的小子还没跟我承认错误呢。”

    虽然风全并不是个愿意认怂的人,但是看到赵世杰不停的在向自己使着眼色,再加上面前这个家伙的满嘴酒气也着实有些讨厌(风全本人非常讨厌喝酒)。于是,尽管很不情愿,但他还是勉强对抓着自己衣领的闵雷说道:“不好意思,大叔,是我的不对。这回你可以把手松开了吧?”

    “不行!态度不够诚恳,我不接受!”闵雷撇着嘴说道。

    这一次,就连路边摊的老板,也有些不高兴了。于是,刚要去忙活其他桌子的老板,重新折返回来,表情略有些严肃的说道:“大雷子,差不多就行了啊。你再这么闹下去,我还做不做生意了?”

    一边说着,老板还伸双手准备将闵雷抓在风全衣领上的右手拿开。

    闵雷不但没有放开抓住风全衣领的右手,而且还大声的喊道:“这小子不给我跪地下磕头,我就跟他没完!”

    下一刻,令人意外的一幕突然的发生了。

    由于闵雷没有想要松手的意思,于是老板便准备用力将他的拉开。可是没曾想,闵雷不但右手抓的更紧了不说,而且用自己的左手猛地一甩,还将伸手拉住自己的老板给“甩”了出去。

    没有料到闵雷会有如此举动的老板,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之下,直接摔倒在地上。而在摔倒的同时,还撞翻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并且,老板还被破碎的啤酒瓶,将自己的头部和左手各划出了一道血口。

    而即便如此,“固执”的闵雷依旧紧紧的抓住风全的衣领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非要风全“跪地磕头”才肯罢休。

    这一下,风全也是彻底的火了。

    虽然在赵世杰的阻拦下,风全并没有对闵雷“大打出手”,但他还是用自己的右手,狠狠的掐住了对方的右手手腕处。

    一秒钟后,右腕处传来的剧痛,便令闵雷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右手。而就在下一刻,强烈的报复心理,便驱使着他的右拳,朝着风全的面部击打了过去。

    不过,还没等闵雷的左拳挥出一半的距离,风全的左手一挥,便将他的左臂荡到了一边。

    而被风全荡开了左臂之后的闵雷,脚下一个不稳,便坐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风全看也没看闵雷一眼,便迅速的将路边摊老板扶了起来,然后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之后,朝着距离最近的医院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