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章:再临沪城(过渡章节)
    “什么!?协助调查?可是我们现在已经在飞往沪城的飞机上了。什么!?必须现在就过去?那如果因为调查而造成的经济损失由谁来负责?不好意思。我们不是犯罪嫌疑人,而且我们的航班已经马上就要起飞了。如果只是协助调查的话,你们可以等我结束了沪城的工作之后在过去。不行?那你就找我们的法律顾问联系吧。他的手机号码是139”

    赵世杰在说出了孙学琛的手机号码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赵哥?接受什么调查?”风全有些疑惑的问道。

    “哎,还不是那天陪你去撸串的事情闹得”赵世杰没好气的说道。

    “电话是police打来的?”

    “嗯。”

    “那我们要不要过去一趟把事情都说清楚啊?”

    “沪城那边的事情安排的那么紧,我们哪还有时间耽搁。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反正你又没有动手打他们,我现在马上给小孙(学琛)打个电话,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他。然后让他去处理就好了。大不了,就是赔钱给他们就是了。”

    一边说着,赵世杰便拨通了“风之队”的法律顾问,孙学琛的电话。

    紧接着,当电话接通之后,赵世杰便将那天撸串时的整个经过,简短的述说了一遍。

    “整个的经过就是这样。只要对方的条件不算过分,大不了就给他一点钱就算了”

    ———————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飞行,风全和赵世杰终于顺利的抵达了沪城虹口国际机场。

    由于阿迪公司方面提前便与机场方面进行了沟通,因此刚下飞机风全二人便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经由vip专用通道走出了机场的航站楼。

    刚一走出机场航站楼,便由阿迪公司方面的工作人员,主动上前与风全二人打了招呼。紧接着,便带领他们上了一辆商务车,然后直接载着他们来到了沪城世纪皇冠假日酒店。

    在为风全和赵世杰开好了房间之后,阿迪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赵世杰,下午1点钟左右,公司方面将会有专人前来与其进行会谈。因此,在这个时间之前,最后不要离开酒店。

    说罢,这名工作人员在礼貌的与风全二人进行了道别之后,便离开了酒店。

    由于酒店当天并没有提供自助午餐,于是风全在征得了赵世杰的同意之后,便拨打了酒店内的订餐电话,点了两碗面和两份小菜,就算解决了两人的午餐问题。

    ——————

    中午12点50分左右,风全所在的房间内,响起了一阵门铃声。

    片刻之后,当风全打开了房门之后,一位身穿笔挺的黑色西装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还有一名身穿乳白色休闲装,深蓝色牛仔裤,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外国女人,便映入了风全的眼帘。

    “你好,我是周瑞林,这位是依芙-海德曼。”一边说着,中年男子还非常友好的向风全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你好,我是风全,这位是我的经纪人赵世杰,赵先生。”风全微笑着说道。

    紧接着,众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开始进入了正题。

    实际上,风全这次来到沪城的主要目的,除了要参加一个商业活动,以及拍摄一段广告片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与阿迪公司方面商讨,有关自己“专属运动鞋”的事宜。

    与其他的运动员不同,如今的风全,不但是名副其实的“短跑之王”,而且在转战足坛之后,才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德甲联赛的新星。

    因此,阿迪公司一旦与风全达成协议的话,不但可以为其设计出专属的跑鞋,甚至还可以为其制作专属的足球鞋。

    这样一来,身为首个跨界运动员的成功案例的风全,无疑便可以为阿迪公司创造出更多的利益。

    于是,阿迪公司在准备为风全设计、制作专属的跑鞋,以及足球鞋之前,特地派遣阿迪体育(中国)公司的首席运动鞋设计师,德国人依芙-海德曼,事先找到了风全这个“当事人”,希望他能够在设计方面给出自己的一些意见,从而使得双方的合作能够更加的融洽、顺畅。

    由于依芙-海德曼并不会讲中文,所以阿迪(中国)公司便让通晓德语的周瑞林,前来充当翻译。

    因为风全本人非常喜欢蓝色的关系,所以他便告诉让周瑞林告诉依芙-海德曼,希望将来自己的专属跑鞋,以及足球鞋能够以蓝色,最好是海蓝色为主要色调。

    而在一些具体的细节方面,由于风全对于设计行业根本一窍不通,所以他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不过,身为风全经纪人的赵世杰,却在风全说出自己的要求之后,向依芙-海德曼提议道:“既然贵公司准备为风全推出专属的跑鞋与足球鞋,那么我个人认为,最后能够突出风全自身最大的特点。”

    “赵先生,那么请问,您希望在设计中突出风的哪方面特点呢?”依芙-海德曼微笑着问道。

    “很简单,速度。因为风全已经打破了100米短跑的世界纪录,那么现在来看他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短跑之王’了。所以,我个人认为,如果想要产品足够吸引人,就必须要突出他身上最明显的特点。而且”略微停顿了一下,赵世杰继续说道。“依芙小姐在进行设计的时候,最好能够将大全的‘速度’特点,与‘风’相结合。因为他的姓氏的‘风’字,在汉语中也可以比喻一个人的速度很快。”

    听了周瑞林的详细解释之后,依芙-海德曼便朝着赵世杰点了点头道:“赵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宝贵意见。您的提议,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其实,在与你们二位见面之前,我也一直因为,不知道怎样的设计才能够突出风的特点而有些苦恼。但是您的提议,却让我突然出现了设计的灵感。所以我要谢谢您。”

    说罢,依芙-海德曼也不管赵世杰是否愿意,便上前给他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在征求了风全和赵世杰的意见之后,依芙-海德曼和周瑞林便准备告辞了。

    临出风全的房间之前,周瑞林对风全说道:“依芙让我告诉你一声,一个星期之后,她会将设计的初稿发到你的邮箱里。如果你觉得满意的话,就让公司方面准备开始进行制作。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也请尽快通知她一声,以便让她尽快进行修改。”

    说罢,依芙-海德曼和周瑞林便离开了风全所在的房间。

    ——————

    由于风全与赵世杰同属北方人,因此并不是很喜欢对于他们来说,口味有些“过于清淡”的沪菜。

    于是,在晚饭时间的时候,风全便再次“乔装打扮”了一番之后,与赵世杰一起走出了酒店,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在行驶了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停在了一家名为“胖墩东北菜”的东北菜馆门口。

    尽管赵世杰并不是东北人,但是因为他本身对于吃饭这件事情,除了要求“必须卫生”之外,便没有什么太多的讲究。再加上与风全在一起时间长了的关系,所以对于东北菜不但不排斥,反而有些渐渐喜欢起来。

    “胖墩东北菜”的整体面积并不是很大,除了4个面积不足十平米的小包间之外,大厅内只能摆了五张桌子而已。不过餐馆内的卫生状况倒是非常的干净,再加上来自“大城市铁岭”的老板,还是风全的“辽宁老乡”,因此刚一进入这家菜馆,便让他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

    因为沪城本地人比较喜欢清淡食物的关系,即便此时正值晚饭的高峰时段,但是除了餐馆大厅内坐了三桌客人之外,4个包间也还空着两个。

    实际上,前来“胖墩东北菜”吃饭的食客中,除了一些在沪城工作、学习的东北人之外,其余的也都是北方人居多。真正的沪城本地人,是很少会到这里来吃饭的。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除了东北菜与沪菜在口味上的巨大差异之外,还与北方人和沪城人在吃饭时的一些习惯,有着不小的关系。

    与东北人,或者说大部分地区的北方人,在餐桌上为了营造较为热闹的气氛,而常常喜欢“互相拼酒”不同。沪城人,或者说大部分的南方人,并不喜欢“互相拼酒”,甚至更喜欢营造一种安静、祥和的就餐氛围。

    正因如此,沪城的本地人,才会很少光顾“胖墩东北菜”这个看上去“十分热闹”,但实际上食客几乎从来爆满过的,极具东北特色的餐馆。

    ——————

    由于客人并不是很多,因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打扰,尽管只有风全和赵世杰两个人就餐,他们也还是向老板提出,希望给他们开一个单间。

    老板也是个爽快人,并没有因为风全他们只有两个人而有什么不高兴。只是告诉风全两人,一旦出现多人一同就餐,散台无法坐得下的时候,希望他们能够帮忙腾出单间到散台就餐。

    在风全与老板“达成共识”之后,老板娘兼服务员,便带领他们两人进入了一个没人使用的单间。

    还没等风全他们开始点菜,老板娘便对他们说道:“咱们店的菜量很大,所以我看你们两位这体格也不是很胖,估计有两个菜就够你们吃的了。”

    看到老板娘竟然如此的“实惠”,再加上已经很久没有吃到正宗的东北菜的关系。于是,本来只是想要“简单吃点”的风全,却一口气点了四道几句东北特色的菜肴之后,还让赵世杰再点些自己喜欢的。

    尽管现在的风全根本“不差钱”,但是赵世杰却仍然不希望看到他这种“铺张浪费”的行为。

    于是,赵世杰便略有些不悦的说道:“行了,大全,老板娘都说了他们这里的菜量大,这四个菜应该足够我们吃了。”

    听赵世杰这么一说,风全也就不再继续坚持。

    由于餐馆内的客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仅仅过了5分钟左右,风全所点的第一道菜便已经做好了。

    紧接着,一名看上去十六七岁模样的小姑娘,便端着一盘东北大拉皮,走进了风全他们的包间。

    小姑娘名叫孙铭月,是饭店老板的女儿。因为餐馆本身的效益并不是很好,还在读高中的孙铭月,便经常会在放学后到店里来帮忙。

    孙铭月把菜放到桌上之后,刚要走出包间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双眼微眯的看向了风全。

    直到赵世杰开口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孙铭月方才答应了一声“没事”之后,慌慌张张的走出了风全所在的包间。

    又过了五六分钟,孙铭月又端了一碗酸菜白肉血肠,以及土豆炖豆角走了进来。

    由于风全此时已经将帽子和墨镜摘了下来,所以稍加注意,便可以看清他的外貌。

    这一次,孙铭月在将两道菜放到了桌上之后,并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径直走到了风全的身边。

    然后,小声的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那个奥运冠军风”

    还没等孙铭月把话说完,风全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而他身边的赵世杰,则是迅速将自己的食指放到了嘴边,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嘘,小点声。如果被外面的人给听到了,恐怕我们这顿饭也是吃不安稳了。”赵世杰开口说道。

    赵世杰的话音刚落,孙铭月便拉开风全捂住自己嘴巴的右手,然后歪着头,指了指风全对赵世杰说道:“行。不过,你得让他跟我合张影,我就能保证小点声。而且,我还让我爸给你们加菜。”

    “呵呵,只要你别告诉外面的人我在你们这儿吃饭,我就答应跟你合影”

    ——————

    一般情况下,孙铭月在为包间送菜的时候,即便是食客们需要帮忙,也几乎用不上一分钟的时间,她便会走出包间。

    可是这一次,自己的女儿进入风全他们所在的包间,已经足有两三分钟了,却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于是,餐馆老板娘柳月云的心中便不由得犯起了嘀咕。

    “月月不会是遇到色狼了吧?不然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出来呢?可是这也不对啊,以月月的性格,遇到色狼肯定会大喊大叫的啊”

    略微犹豫了片刻之后,柳月云觉得不能再等了。如果再等下去的话,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柳月云迅速的走到了风全所在的包间,都没顾得上敲门,便直接闯了进去。

    不过,当柳月云进入了包间之后,顿时楞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